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凤落成歌

008:画堂深苑(3)

凤落成歌 妃流年 1292 2012-02-13 13:52:16

  “皇兄,怕是多想了。”

沈暮白琉璃色眸子望向沈彧,眼神淡漠而疏远。

“呵呵……许真的是朕多想了。”

沈彧收回手指,眼睛却依旧盯着落歌,无视沈暮白眼底的蔑视。

的脸,灼热的视线似要把她的脸烧出个洞来。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厅堂内所有人都被这位乖戾的皇帝吓得大气不敢出。

像是过了一世纪那么久……

久远到所有人的呼吸都停滞……

沈彧踱步走到沈暮白面前,弯下腰,凑近他的耳朵,声音轻若游丝,恍若情人间的呢喃,“她似乎……消失很久了呢……我,很想她……”沈暮白身形顿时僵硬!

似乎对他的表现很满意,沈彧笑得甚是张狂,“哈哈哈哈哈哈……皇弟好好享用午餐吧,做哥哥的,便不再叨扰了……”

说话间,那袭明黄色身影便飘至门外,转而不见。

留下厅堂内一干人等,面面相觑。

沈暮白阴沉着一张脸,周遭散发着一股冰冷的气息,让想要靠近他的伊怜裳不禁打了一个寒噤。

“王爷……”声音柔软甜腻,伊怜裳攀上沈暮白的胳膊,整个身子挂在沈暮白身上。

“滚!”没有任何防备的,沈暮白大手一挥,伊怜裳便被甩落在地上,青丝散落了几分,一张粉面梨花带雨,“王爷……”沈暮白不做声,但他骨节泛白的手说明了此刻他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

照伊怜裳这样闹下去,怕是小命难保啊……

落歌在心里默默地叹息,顺便替伊怜裳惋惜了一下。

倒依旧是袭玉知趣,她示意伊怜裳先下去,后又遣散了众人,独留沈暮白一人在厅堂之中。

青黑色的天空比起中午又阴霾了几分,乌黑之气积压在苍穹,沉闷地让人缓不过气来。

估计又将是一场大雪……落歌抬头望望天空,思索了一番,才开口问一旁的丫鬟,“王爷到现在还没进食吗?”

“可不是,不知怎的,这次王爷脾气非常大,去送饭的丫鬟连门都没进不说,还都罚了板子呢!这下啊……看谁还敢去……”

闻言,落歌

淡淡一笑,“你先去休息吧,估计王府今天也没什么要打理的了。”

“那你呢?”

“我一会儿就去。”

“哦……”那丫鬟打了个呵欠,伸着懒腰走远了。

待到完全看不到人影,落歌

才忙活起来……灶台上……一小碗银耳莲子粥还冒着热气。

落歌

端起碗,走了出去……王府书房。

“叩叩叩……”清脆的敲门声自外传了进来。

沈暮白放在书案上的指节泛白,胸口积郁了一股闷气,叫嚣着冲入脑海。

“滚!”

敲门声戛然而止。

片刻之后……“叩叩叩……”清脆的敲门声复响了起来。

沈暮白一掌拍在桌案上,震得纸窗瑟瑟发抖。

声音冰冷入骨,似一把锋利的刀子划破空气,“滚!”门外又趋于一片安静。

又是片刻后,门“嘎吱”一声,被人从外面推开,一个人影闪了进来。

逆光而立,那人浅笑盈盈。

沈暮白深吸一口气,“是你。”

“呵呵……”落歌无视沈暮白眼底的蔑视,菀尔一笑,“王爷以为……是谁?”

看着落歌

神态悠闲地一步步逼近,沈暮白竟下意识地后退了几步。

待察觉到自己的动作,沈暮白才懊恼地咬了咬牙,“你来干什么?”

落歌瞥了眼手中的玉碗,眼底笑意深不见底,“我来服侍王爷用餐啊……”

沈暮白警惕地盯着她,眼底的防备让不由苦涩一笑,“我就这么可怕么?”

【咳咳……真想不通这章当时是怎么搞的……竟然出现这么多错误……

神马“落歌无视他眼底的蔑视”……都出现了N遍!可能是当时我偷懒,码女主名字的时候是用复制的,但素一不小心复制多了……所以出现了这么个低级错误……啊啊啊啊……偶要疯了……

现在改过来了~大家原谅偶吧~

∩0∩)O】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