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凤落成歌

014:有琴来歌(4)

凤落成歌 妃流年 1916 2012-02-13 13:52:16

  衣袂夹杂着风声翻飞,脚尖轻点,一个凌空旋转,稳稳落在一旁扯起的红绸缎上。

张扬的衣角随着忽而轻灵的舞步摇曳生情。

琴弦自指尖滑落,“诤……”一声琴音如涓涓流水流淌了下来……

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

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

那舞者神态娇媚,映着挂满一旁的红绸,更是满脸红润,真应了那句“云想衣裳花想容”。

琴声兀地一转,愈发激烈。琴弦随着指尖上下翻飞,如七月夏风,紧张而又热烈。

舞步快了起来,红色的身影如同鬼魅的罂粟,在阳光里急行。

弦愈紧,声愈烈,舞步愈重,那舞者额上渗了一层细细密密的香汗,折透过阳光,愈显娇媚。

琴弦紧张,晶莹的指尖渗出血珠,勾勒在琴弦上,倏而被弦穿透,崩裂在空气中……

就像是到了极限,那舞步愈加迟缓沉重,疲惫不堪。

终于……

“哗……”裂帛声自舞台上传来。那道承载着舞者所有力量的红绸,终于不堪重负,从中间裂成两段,飘飘摇摇自半空抛落在地面。

那舞者没有了红绸的支撑,摔落下来。

红色衣袖在空气中铺展,就像一只翩翩的蝶,突然失去了生气……

红绸散落一地,温柔地缠绕在漫姝的脸上。胸口剧烈地起伏,落歌一动也不动,躺在地上大口大口吸着气。

整个背部被木板硌得麻木,不是不疼,可是落歌就是不想动。许是刚才跳舞,用尽了这辈子所有的力气吧……才会感觉这么累。

台下的后泠转眼间来到自己身边,静静地看着她,眼神宁静得没有一丝波澜。

落歌眨眨眼睛,亦望向他。

真是奇怪,自己都没发现,他是怎样上来的呢。

四目相对,彼此都不做声,良久落歌才觉有些尴尬,便移开了目光,“咳……我好像还是不行啊……”

这支《流光》舞,她学了整整一周,似乎从开始到现在都无法完整地跳下来。自己的舞技……唉,还真是不敢恭维。

“你太心急了。”后泠睥了她一眼,接着淡淡说道,“流光舞是迄今为止最难学的舞。被奉为舞界至圣。你以前没有任何舞蹈底子,今日仅用一周便学到这种地步,也确是天赋异禀。只是,你太心急了……”后泠微微皱起眉头,“要知道,学舞切忌不可操之过急……”

落歌望着天空,眼神温柔清明。像是过了很久很久,才呓语般念念有词,“我也不想这样的,可是没有时间了啊……”

声音清淡似一缕清烟,若有若无地萦绕在后泠耳边。后泠侧耳过去,“你说什么?”

落歌深吸了一口气,缓缓闭上眼睛,“没什么。”

若是没听到,就当她没说过好了……

后泠亦是聪明之人,明白她不想说,便没有再问,只是蹙眉间转移了话题,“即使舞没有完全学会也不用这样惩罚自己。地上凉,小心着凉。”

落歌看着伸到眼前的玉手,带些询问的目光落在后泠脸上。

那张脸……除了有倾城之容,除了有笑意盈盈,竟找不到一丝虚假。

落歌有些心虚地搭上后泠的手。她也不知自己到底心虚些什么,只是自从见了后泠,以及他对她的万般顺从,她便会莫名其妙的心疼。

明明是不相识的,可每望见他那如月光淬染的银丝,就觉得自己的年华被什么尖锐的东西撕裂了,一缕一缕飘散,就像是躯体抽离了灵魂,那样的疼……

眼前这个男子,好像一个故事,让自己忍不住去接近……

落歌被自己这种根深蒂固的思绪吓了一跳,自己这是怎么了?难道是感情泛滥,一发不可收拾了?

感觉到手腕处凉凉的触觉,落歌缓缓睁开眼睛,后泠绝世容颜在眼前无限放大——眉眼极淡,眸光温润。

落歌不由一时怔了神,任由后泠把自己半揽入怀。

内心似是挣扎了很久,落歌才放松了僵硬的身子,闭上眼睛,这一刻,什么都不要想……

所以,这一刻的落歌,无论如何也看不到,前方不远处的墙角阴影里渐渐淡去一个人影,只留下一片轻轻煽动的风,带动着一掬尘土,在空气中,黯淡地旋转……

那一刻是后泠最幸福的时光。

就像是浓缩了所有生命,所换来的那一瞬间。

缓缓阖上的睫羽不着痕迹地轻颤,后泠揽着落歌的手臂亦变得沉重无比。

这样幸福的时光究竟有多长?

后泠满足地长叹一声。

这样就好了呢……以后每当有感叹,总是有今天可以留做念想。

【妃流年:啊哈~俺又来了~各位大人们赶紧冒泡~

甲大人:……

乙大人:……

丙大人:……

丙+N大人:……

妃流年:……各位大人这泡冒的……跟小金鱼儿似的……

甲乙丙丁大人们:您吃饱了撑的?有那时间调戏我们还不如快点爬格子去!

妃流年:内牛满面……躲在角落画圈圈……伦家……伦家真的有事嘛……各位大大……(吞了口口水,小心翼翼指了指各位大人手里紧攥的票票……),介个,可不可以给伦家啊?

众大人:……

妃流年:(泪奔……)乃们介是同意咩同意咩还是同意咩同意咩咩咩咩……

甲大人回头:众大人,刚才我好像听到山羊叫了~

妃流年不知死活地跟了上去:那是绵羊音好咩……票票到底给不给嘛~

甲大人:貌似没有声音了啊,一切很安静啊,好吧,刚才听后泠的仙曲儿耳朵出现幻觉了~来来来,我们继续讨论……xxxxxxxxxxxxxxx……

妃流年:乃们欺负银……不给票票……俺……俺俺……就不更!

以上对话纯属妃流年脑袋被驴踢了抽了僵了硬了……不喜勿喷……

来来来……筒子们跟我一起喊:拒绝霸王~打击跑堂~哦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