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凤落成歌

025:公子心计(5)

凤落成歌 妃流年 1275 2012-02-13 13:52:16

  落歌似乎能感觉到厅堂之上剑拔弩张的气氛。

而这一切对于沈暮白来说却毫无影响,他闭目养神的姿态看上去确实怡然自得,可在漫姝看来,万分欠揍。

伊怜裳心知不妙,可仔细一想自己似是没有把柄落在后泠身上,继而笑道,“后公子请讲。”

“凶手已经很明显了。”后泠目光在周围所有人身上打了个转,最后落定在伊怜裳身上,“就是你。”

伊怜裳骇笑,“什么?后公子的意思是我亲手害死了自己的孩子?”

沈暮白缓缓睁开眼睛,定定地望着后泠。

后泠亦感受到他的目光,回了一抹淡淡的笑意,随即收敛了嘴角,“伊姑娘难道非要我当着王府上下几百人的面,把你粗糙的作案过程完完整整地说一次吗?”

“说!为什么不说?”伊怜裳尖锐的嗓音回荡在厅堂内,传入耳朵中竟有些刺耳。

末了,伊怜裳用手指卷起鬓间垂下的一缕青丝,妩媚一扬嘴角,“只是后公子还没说出个所以然来,还请公子别过早下结论的好……”

那最后一瞥,甚是意味深长。

后泠全然无视,望着窗外缓缓开口,“六天前,落歌去雅安居找我,路过花园,恰巧碰到伊姑娘你,你故意把自己有身孕的消息透露给落歌,以此来在她面前炫耀,奈何落歌姑娘不以为然,于是你恨意中生,想要施以报复。于是你便等夜黑风高之时,差身边的丫头在花园与恰巧从王爷之处归来的漫姑娘‘巧遇’,假意邀请她前往一叙,实则你派人绑架了她,让她暂时消失一段时间,这样所有的人都以为落歌姑娘被你请去一叙,那么就为落歌姑娘提供了作案时间,而知道你怀孕的人并不多,恰好漫姑娘就是一个。如此以来,落歌姑娘的嫌疑无疑最大,这样一来,你便可以顺利地把如此罪名扣在落歌姑娘头上,你腹中的孩子又是王爷的孩子,如今孩子没了,王爷定不会轻饶落歌姑娘。于是你趁她被绑架之时,制造了被害流产的假象,又赶紧派人通知了王爷。就在王爷找落歌姑娘之时,你又让绑架她的人把她放了。不明所以的落歌姑娘想找王爷问个究竟,奈何她却不知道王爷正等着她‘自投罗网’……”

听罢,伊怜裳掩面哧笑,“后公子真是异想天开,你说我亲手害自己没了孩子,谁信?试问,虎毒尚且不食子,我好不容易有了王爷的孩子,为了和别的女子争风吃醋,就要害了他?这对我有什么好处?”

落歌也疑惑地望向后泠,伊怜裳说的不无道理,她完全可以母凭子贵,怎会蠢到如此地步亲手杀了自己的孩子?

除非……

落歌为自己脑海里突然冒出来的念头吓了一跳,后泠却像洞悉了她的想法,认同地点了点头,转而望向伊怜裳,声音如同面色,平静得没有一丝波澜,“那不是王爷的孩子。”

伊怜裳脸色“唰”地一下变得苍白,惊慌失措地望向沈暮白,却发现沈暮白只是以看戏人的姿态,冷眼旁观这一切。

轻轻地把鬓间一缕青丝勾到耳后,伊怜裳没有发觉自己的手颤得厉害,于是连声音都多了几分颤抖,“后公子的故事真是精彩。只是后公子拿的出证据吗?”

后泠微微摇了摇头,抿着嘴不做声了。

伊怜裳笑得花枝乱颤,眼神却冰冷得诡异,“后公子,既然拿不出证据来,你又凭什么编造出一个如此可笑的故事来诬陷我?”

后泠还是摇头,只是这回他轻叹着开了口,“不是拿不出证据,只是怕把证据拿出来,你会……”

“会什么?”伊怜裳骇笑,“我只知道如果今天拿不出证据来,我会让你和落歌为我孩儿陪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