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凤落成歌

051:步步惊心(1)

凤落成歌 妃流年 1357 2012-02-13 13:52:16

  琴渊阁香雾缭绕,缕缕青烟盘旋升空,自轩窗溢出,沉香扑面来。

落歌站在琴渊阁门口踌躇不已。

今日陪沈暮白吃饭时提及后泠,听沈暮白说后泠已许久不出琴渊阁,至于原因他也不知。

自己大概也是自那次他把自己从地牢救出后就再没见过他了吧。说真的,还真有些想他,所以才会刚陪沈暮白吃完饭就迫不及待地跑到琴渊阁。

可是……落歌收住刚踏出去的右脚,抬眼望了望悬于头顶龙飞凤舞的“琴渊”二字,突然有些惆怅。

罢了罢了。还是不见了罢,即使见了,又能说些什么呢?他们终究算不上亲密的人。他是自己的琴师,自己是他的学徒,仅此而已。

转身,不顾身后香烟繁繁,抬步就要离开。于此同时,琴渊阁的门却“吱呀——”一声,开了。

落歌转头看向门口,但见着一身红衣的琴初端着药碗,紧蹙眉头,一动不动地盯着她。

落歌被盯得浑身不自在,只好扯出一抹僵硬地笑意,伸手打了个招呼,“琴姑娘。”

琴初冷哼一声,直拿眼白瞧她,“既然来了,干嘛又急着走?”

落歌被问得有些尴尬,只能傻笑,找不出话来回答。

琴初也无意再为难她,侧身让出一条道,拿下巴指了指屋内,道:“喏,进去吧。公子就在里面。”

再说不进去那就是矫情。落歌默声点了点头,提步进了琴渊阁。

刚进门,那种淡淡的薰香便扑面而来。清新中似乎还夹杂着那么一缕奇异的香味。

落歌心中一顿,眉头不自觉地挑了起来。

落歌撩帘进了内室,一进门便见后泠躺在床上。他的面孔红润得有些不自然,连一头银丝似乎都失去了光泽,不再灵动。

后泠听到响声,便侧过脸,冲落歌笑得风情万种,“来了。”

“嗯。”落歌有些不自然地开口问道,“你怎么了?”

“没什么。”后泠压抑地低咳一声,“受了点风寒。”

“吃药了吗?”

“嗯。”后泠吃力地从床上坐起来,一旁的落歌赶紧扶了他一把。后泠倚在床边,微微喘气,“你找我来……有什么事?”

“没事就不能来看看你么?”落歌佯装生气地反问道。

后泠从头到尾只是唇角含笑地望着她,眼神专注得仿佛是在看一件稀世珍宝。

绵绵目光如同一丝一缕柔韧的线,裹着落歌,落歌呼吸愈发急促,“其实……我有一件事是想告诉你……”

“什么?”后泠浅浅勾起唇角,唇边的笑容如同春天和煦的暖阳。

“嗯……”落歌皱眉苦想,似乎很难开口,“流光舞……我不学了……”

后泠静静看着她,嘴角的笑容宛若透明的花瓣。

他在等她继续说下去。

落歌装作无所谓地耸耸肩,“应该没那个必要了,所以……”

“咳咳……咳咳……”后泠突然急咳了几声。

后泠抬起一双温柔的眸子,双颊因咳嗽而泛着桃花红,嘴角的笑意却愈渐苍白透明,“所以,我可以离开了是吗?”

后泠用尽所有力气压抑着心脏阵阵的抽痛,可是声音里还是有细微的,不可察觉的颤抖。

就仿佛物尽其用,于是就再也没有了存在的理由。呼吸渐渐急促起来,胸腔里汹涌地痛楚仿佛要把后泠溺死。

“不……不是这样的。”落歌急忙解释,语气急促中带一点迟疑。自己只想着,既然沈暮白不让自己参加选秀,那流光舞学它又有何用。却不曾想,倘若自己不再需要后泠,那他又将何去何从?沈暮白没作任何表示,自己也没了主意。落歌为难地看着后泠,不知该如何开口。

“不要赶我走。”后泠急促地呼吸声在空气里微微荡漾……“不学流光舞没关系,我可以弹琴给你听,甚至可以教你弹琴。你不需要天天来学,只要你想起,什么时候都可以……我还可以……唱歌给你听……只是拜托你,不要赶我走。”睫羽不停地颤抖,后泠唇边的笑容一触即碎,却依旧倔强地微笑,倔强得让人心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