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凤落成歌

039:悲欢几何(4)

凤落成歌 妃流年 1490 2012-02-13 13:52:16

  【妃流年的废话……】

介个……为毛这次俺滴废话写在最前面了捏……为毛捏?为毛捏捏捏捏捏捏捏……(滚……)

因为撒、俺遇到困难了,俺遇到挫折了,俺抑郁了……俺脑袋卡壳了……(众人奋起踹某人一脚,我看你是脑袋被驴踢了吧……

某妃:躲在墙角画圈圈,很小声滴说:可素刚才明明是你踢我的……按正常的思维,你是是……驴?Orz……

众人:暴跳如雷……妃、流、年!!!您能告诉我您有正常思维吗嗯?有吗!!有吗!!!有吗!!!!

某妃:很没骨气地继续蹲在墙角画圈圈……嗯,我错了……)

唉、实话实说吧~俺这章开头憋不出字来了……俺瓶颈了貌似……嗯,哎、哎!……别拿烂菜叶砸我……停……停!!!某妃怒,那谁,丫你砸够木有?!ok……俺大人不计小人过、俺去码字、码字、哼!(众人:我靠、您咋这么土?您咋这么懦弱?你咋这么弱智……)

废话少说,正文开始……

=============================

东方即白,暧昧的瑰红层层叠叠地铺满半个天际。逸王府巡夜之人早熄了灯笼,回去休息了。门庭洞开,就连沈暮白所在的品轩阁也不例外。

新换的贴身丫头沐儿也不失灵巧,熟稔地拿出一件青灰色的衣衫套在沈暮白身上。沈暮白伸展双臂,悠然立着,末了,状似漫不经心地问了一句,“落歌姑娘呢?”

“奴婢刚来的时候,见漫姝身边的丫头听儿立在华清阁门外,大概是姑娘还未起吧。”沐儿最后为沈暮白束好腰身,满意地看了一眼一身青衣的沈暮白,道。

别人都道人靠衣装马靠鞍。可王爷就是个例外,他无论穿什么衣服都是这般好看。

沈暮白“哦”了一声,随即坐到铜镜前,淡淡吩咐道,“不用束发。”

“是。”沐儿拿起玉梳,细致地把沈暮白墨色长发梳理柔顺,因为沈暮白吩咐不束发,所以也未加白玉簪子,只是任那一头青丝全数垂落在身后。

沐儿无奈地在心中长叹一声,王爷明明纳了侧王妃的,却一直不肯绾发,依旧保持着未成亲之时的装束。王府上下一干人等,每每望见镜云阁那位深居浅出的主子,无不悲悯惋叹。如此曼妙红颜,却过早失宠,这一生都注定要孤独终老。

可是谁又能说什么呢?那是王爷的女人,那是主子的家事。他们这些做下人的,唯有安守自己的本分。

思索间,门外一阵慌乱的脚步声愈来愈大,紧接着就是一阵“呯呯哐哐”的敲门声。沐儿惊得手下一颤,扯下沈暮白几根头发,沈彧吃痛地微微皱眉。

瞥了门口一眼,沈彧语气里略带几分不悦,“门外何人?何事这样慌张?”

话音刚落,门外便传来听儿略带哭腔的喊声,“王爷!王爷!大事不好了!”

沈暮白兀地站起身来,眉头紧锁,大事?门外听去是听儿的声音。听儿又是她身边的丫鬟,莫非……她出了什么事?

沈暮白大步朝门口走去,“嚯”地一声拉开门,声音里有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担忧,“出什么事了?”

门外的听儿跌坐在台阶上,满脸泪痕,声音哽咽地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落歌姑娘……姑娘她……”

沈暮白心中一沉,连声音亦如被寒冰淬过一番,“快说!”

听儿被他这一喉,哭得更凶了,“小姐,小姐她离家出走了!”

离家出走?沈暮白不由冷哼一声,落歌,你到底,要玩什么把戏?

因为昨日恼怒自己派卿桦跟踪她,所以气氛地离家出走?

沈暮白不信,也不可能信。

那如今她又唱的哪一出?沈暮白微微眯起眼睛,略勾起的嘴角,在听儿眼里却是危险至极。

“她有没有留下什么东西?”

“哦。”听儿恍然想起,手忙脚乱地从怀中掏出一个信封,“小姐在房中留了一封书信。”

“拿来看看。”

沈暮白自听儿手中接过信封,撕开来,里面飘落一张信纸。

沈暮白弯腰捡起,展开来看,脸上的阴霾越来越重。

满脸愠怒地把信掷在书桌上,沈暮白寒声道,“沐儿,随我去找袭玉。”说话间便带着沐儿风风火火地出了品轩阁,只留下满脸泪痕的听儿傻站在原地。

听儿痴怔地拿起桌上被沈暮白抛下的信书,一看,便彻底傻了眼。

只见那张薄薄的信纸上龙飞凤舞地写着八个大字——

“一别无期,勿念勿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