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凤落成歌

058:步步惊心(8)

凤落成歌 妃流年 1250 2012-02-13 13:52:16

  偌大的御书房,两人各怀心事,冗长的安静仿佛黎明前的黑暗。

后泠静静地看着沈彧,眸子一动不动,绵长的目光如一道道针芒直射进沈彧的心底。

仿佛过了一世纪那么久……

久到自胸腔发出一声响声都觉困难……

“呵……”后泠兀自笑着摇头。突兀地笑声带些许的凉意在空气里回荡,声声沁入心脾。

待后泠再望向他时,眼底一池怜悯。轻启薄唇,字字如石,绵绵砸向他的心底,“沈彧,值得吗?”

他直呼他的名字,还竟然问他值得吗……

沈彧不置可否地挑起眉梢,亦静默地回望着他。

两个男人面面相觑的情形的确有些诡异。似乎是察觉到了这一点,沈彧不动声色地移开了视线,落在对面半开的窗子上,久久之后,才张开了唇瓣,“我不懂你在说些什么。”

清冷的声线逸到空气里,轻若恍闻,让后泠有片刻的失神。

“放过他们。”深吸了一口气,后泠被空气呛得有些微喘,“沈彧,放手吧。”

话音刚落,便引得沈彧一阵啼笑皆非,“你这是在求我?”

“是。”后泠绝望地闭上眼睛,“就算我求你,放过他们吧……也放过你自己……”

眸光微微跳动了一下,“我没什么好后悔的。”沈彧垂目盯着桌案上厚厚一沓宣纸,声音细若罔闻,“你呢?后泠,你为何不先放过自己?”

后泠苦笑不已,“太晚了。”

已经太晚了啊……有些东西已经深入骨髓,溶入呼吸,它痛,心便跟着痛。倘若它死了,自己也不过成了一把灰,随风烟散,了无尘世。

心口骤然紧窒,绞痛翻涌而上,随着呼吸急促,唇瓣愈渐苍白。

沈彧大惊失色,“你怎么了?”

“没什么。”后泠抚着胸口,不住苦笑,“皇上,拜托你,把她身上的母蛊给我吧。”

“母蛊?”沈彧无奈地摇头,“我没有。”

“怎么可能没有?”后泠踉跄着朝前走了几步,死死攥住沈彧的衣服不肯松手,“当初不是你下的相思蛊吗?”

“我承认是我下的。”沈彧略带歉意地看向他,“不过这蛊没有母蛊。甚至不能完全叫它相思蛊。你也知道,相思蛊最关键的东西是下蛊所爱之人的最后一滴血。这简直就是当初你下的一个毒咒。不说我没有会不会去杀我爱的人,就算我有如此心狠手辣,我没有所爱之人,那么我能杀谁?所以最后我尝试用自己的血去喂蛊虫,没想到这蛊还真起了作用,她醒来后,除了我,再也记不得别人。我曾试探过她,看样子似乎不像是装的。”沈彧顿了顿,继续道:“我真没想到如今会出现如此差池,这蛊竟然会一点一点噬人心脉……不是只有你想救她,朕也想。可是朕真的无能为力……”

抓着他衣襟的手终于跌落下来,后泠的眸子里剧烈翻滚着痛苦之色,“那怎么办……我要怎么办才好……”

“你不要心急。”沈彧安慰般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这蛊不是你养出来的吗?只有你最熟悉它的本性,能破解它的,或许也只有你……”

“不……”后泠痛苦地摇头,“我探过她的脉象了……我从来没有遇到过如此奇怪的脉象,我能做的,也只是暂时稳住她的脉搏而已。撑不了多久,若是一个月之内再不找到救她的方法,那就只有……”后泠突然顿住,喉咙干涩得发不出声音来。

========【妃滴碎碎念】========================================================

姑凉们表觉得落歌……有病滴太突兀了哈……我也不晓得肿麽会突然介个样子~

可能是上帝嫌收藏太少,所以开虐了哈哈~

所以,姑凉们~

要糖还是要虐……乃们手中滴收藏说了算哦~

俺滚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