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凤落成歌

070:南柯一梦(1)

凤落成歌 妃流年 1361 2012-02-13 13:52:16

  伊怜裳脑袋“隆隆”轰鸣,乱作一片。

而她的苦思冥想在沈暮白看来完全就是默认。沈暮白背过身去,不忍再看镜云阁内血腥的画面。仿佛又沉默了很久,沈暮白才淡漠地开口朝两侧吩咐道:“来人,把这个恶毒的女人给本王抓起来!”

凌乱的脚步声悉悉嗦嗦地响起。身后是一阵阴冷的风夹杂着伊怜裳凄厉的叫声,直扑向沈暮白的脊背——

“沈暮白!我诅咒你不得好死!”

夹带些哭腔的尖叫充斥着耳膜,沈暮白的背影一僵,头也不回地出了镜云阁。

沈暮白遣了一名小厮,快马加鞭把“千初雪已故”的消息送进皇宫。

此时此刻,他很好奇自己的皇兄对这件事有何反映,毕竟她也曾是他身边的女人……不是吗?

想到这里,沈暮白不由得心情大好,若有所思地勾了勾嘴角。

他的皇兄果然不负自己的期望,只消半日便派人捎来了回信:

听闻皇弟爱妃仙逝,朕甚为痛惜。

但望皇弟保重身体,切莫哀劳过度。

这寥寥二十七字,言辞得体,正是他那高深莫测的皇兄的风格。

沈暮白随手将那信抛在桌子上,侧头问身边一直跟着的小厮:“落歌姑娘呢?”

回答他的却是一片静默。

落目之处,是那小厮一张苍白得仿佛透明的脸。

沈暮白脸色一变,声音多了几分阴鸷,“说!”

那小厮吓得腿一软,“扑通”一声跪下了,“王……王爷……饶命啊……落歌姑娘她……她……不见了!”

“什么?”沈暮白眯了眯眼睛,“不见了?”

“是啊!今儿早上还在的。我听说就是丫鬟去拿药的一会儿功夫,回来后就发现没人了。我们都找了大半天了。”

“找了大半天?”沈暮白眯了眯眼,“你告诉本王,王府养一群废材何用?!给我滚!找不到就不用见明天的太阳了!”

冷冷扔下一句话,沈暮白阴着一张脸疾步走了出去。

一路来到华清居,沈暮白阴沉着一张脸站在门口好久,伸出去的手就要碰到门框,却兀地攥成拳头,收了回来。

“咣”地一声,沈暮白踹门而入,却在抬眼的那一刹那愣住了。

大厅中央分明站着一名女子——

双眸似水,带着彻骨的寒冷,似乎能看透一切。十指纤纤,肤如凝脂,雪白中透着粉红,似乎能拧出水来。

朱唇语笑若嫣然,一举一动都似舞。柔顺青丝直垂脚踝,随风舞动时发出的清香可引来蝴蝶。腰肢纤细,四肢纤长,有仙子般脱俗气质。一袭白衣委地,紫蓝蝴蝶暗纹影影绰绰。

一头乌发顺顺披下,只挑起几缕用蝴蝶流苏浅浅绾起。额间垂着一夜明珠雕成的蝴蝶,散出盈盈光芒。面上不施粉黛,仍掩不住绝色容颜。颈间一水晶项链,愈发称得锁骨清冽。腕上黛色玉镯衬出如雪肌肤,脚上一双鎏金鞋用荧光忽闪的宝石装饰着,美目流转,裙角飞扬,恍若黑暗中丢失了呼吸的苍白蝴蝶,神情淡漠,恍若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嘴角勾起一抹笑容,如同烟花般飘渺虚无而绚烂。

只一眼,便让人失了心智。

沈暮白怔了好久,才缓缓闭了眼睛,深吸一口气,努力平复话音里的轻颤,“谁让你这么穿的?”

“漂亮吗?”落歌轻抬起皓腕,挑起一缕青丝放在掌心细细把玩,不经意的一个抬眸,眼波如水,风情万种。

“说。”沈暮白简明地撂下一个字,眼睛却始终没有睁开。

“漂亮吗?”落歌依旧浅笑盈盈回了一句。

“换回去。”沈暮白“嚯”地睁开眼,眼底已是一片清明。

“不漂亮吗?”扁了扁嘴,嘟囔了一句,“我以为你会喜欢。”

“……”沈暮白没有说话,只是直直地望着她出神。

落歌再次抬眸看到的便是他这幅狼狈的样子,不由“咯咯”笑出声来,“想不想知道我为什么会知道她?”轻移莲步,落歌款款来到沈暮白身边,踮起脚尖,轻覆到他的耳边呵气如兰,“娶我,我就告诉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