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早安,天堂(上部)

chapter10(一)一夜柔情

早安,天堂(上部) 落忆心彤 2020 2012-02-20 18:57:52

  芳华睁开眼睛,看到一双双关心又惊奇的眼神,感到恐慌:“你们……”

“妈,你醒了。”语薇激动的握着母亲的手,“刚才真的吓到我了,以后你别乱跑了。”

“微微,对不起,妈让你担心了。”

“芳华,你病的这么重,为什么都没跟我说呢?”杜洪在一旁责怪她,表现出一副很关心的样子,“如果只是因为缺钱,你可以跟我说。我们都这么多年的朋友了,没什么好尴尬的。”

“谢谢,到目前为止,真的还过得去。”

“阿姨,刚才你晕倒真的把我们大家都吓坏了,特别是语薇。如果下次你想去哪,可以告诉我,全程保护你的安全。”少宇完全不顾站在一旁拉扯他衣袖的馨雅和其他人诧异的目光,很随性的关心着语薇所有的事。

语薇感觉气氛有所不对,也不想因为母亲而影响馨雅的婚礼,更不希望看到少宇因为她而有一丁点对不起馨雅。在许多问候与叮嘱的话语过后,语薇就以母亲休息的名义打发他们回去了。一路上,少宇、馨雅、杜洪三人都若有所思。

看不到语薇的夜晚是寂寞的,少宇拿着酒杯想着以后的生活,苦笑着。喝着一杯杯亲朋好友递来的恭喜酒,然后傻乎乎的开怀大笑着。像个疯子,整晚的到处撒泼,让馨雅尴尬又难堪。最后少呈将烂醉如泥的他扶到床上,对馨雅说:“小馨,你们今天在医院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小宇喝的这么醉。”

“少呈哥,没事,他只是太开心了。很晚了,你去睡吧,他我会照顾的。”

“那晚安。”

“晚安。”

入夜,房间的灯未开。彦翔一个人坐在地板上,头依靠着沙发,抽着烟。脑海里不停浮现着今晚,他和她会发生的事。心情压抑的难受,泪水无力的夺出眼眶。他掐断香烟,往酒杯里倒满酒,“馨雅,我祝福你。”随后一饮而尽。

“微微,很晚了,赶紧回去睡吧,明天还上班呢。”芳华一觉睡醒,碰了碰趴睡在床边的语薇。

“好,妈,你要是有什么事记得给我打电话。”语薇随便的收拾下后就离开了医院。夜晚的天气微凉,随着微风的拂面,一股清新舒适感随即而来。‘以你母亲现在的状况,恐怕是撑不了一个月了。’医生的断定以循环式不断的敲击着语薇的脆弱处。她无力的游走在大街上,走到某处角落,蹲下身,暗自哭泣。哭完,抬头,看着某处。不知不觉就来到了彦翔家的楼下,但那里的灯未亮。他应该睡了吧。语薇这样想着。站了许久之后,她转过头,带着一丝心痛离开了。彦翔打开灯,来到阳台,伤心的抬头看着天空。并未发觉楼下正离开的语薇,但此刻,他们的心是这么的近。

馨雅看着躺在床上醉熏熏的少宇,禁不住流下了眼泪。她想起少宇抱起芳华去医院的画面,心里就特别的恨。听着他嘴里含糊的喊着语薇的名字,苦笑道:“你喜欢有什么用,付出全部又有什么用,她一点也不喜欢你。欧阳少宇,既然你把我拉进来了,就休想逃出我的手掌心。”馨雅轻轻的解开自己的衣服,雪白的肌肤一点点的暴露在外。她深吸一口气,将身体渐渐靠近少宇。温柔的用双手替他宽衣解带,并在他耳旁轻声说,“我们一起下地狱吧。”然后趁着他分辨不清,正做着甜蜜梦的时候,深深的亲吻着他。少宇迷迷糊糊的睁开眼,误以为眼前的人是语薇。两眼迷离的看着自己爱的人,顺着她的指引,俯身贴耳。一个强势的转身,将馨雅压在身下,握起她的手说:“我喜欢你。”

“嗯,我也喜欢你。”一句梦寐以求的回答立刻激起了他的荷尔蒙,深情稳重的亲吻着馨雅热热湿湿的唇,温柔细腻的侵蚀着她的每寸肌肤。而馨雅在那一刻决定放空自己,试着去回应少宇。随着脑海浮现出那个夜晚和彦翔甜蜜的情形。她开始肆虐般的将自己最美丽最柔情的一面展现。双手抚摸少宇的背,尽情的享受着蔷薇花开下的柔情似火。顿时,房间内温馨漫溢,彻夜的缠绵让他们进入了自己营造的美梦。

馨雅睁开眼,看着旁边躺着的少宇,并没有多大欣喜。她悄悄的掀开被子起身,走到窗前,用力的拉开窗帘。刺眼的阳光透射进房间,恰巧照在少宇的脸上。他慢慢的睁开眼,正看到馨雅诡异的笑容,吓得滚下了床。再看看一丝不挂的自己,想到了什么,很惊讶的问:“难道昨天我们……”

“你惊讶什么,昨天我配合你做一个温柔的妻子,你还满意吗?”

“杜馨雅,我原本以为你会是个好人,没想到你这么卑鄙。趁我喝醉酒,居然……”

馨雅听着他说的话,并没有争论,而是不紧不慢的从衣橱里拿出几件衣服给他:“赶紧穿上吧,爸妈还等着我们吃饭呢,我亲爱的老公。”

少宇第一次从她温柔的眼神里看到了邪恶,没想到一夜之间,会发生那么多。“昨天的事,你最好忘了。”

“我们已经是夫妻了,还有什么是不可以的。”

少宇看着她离开的背影,愤怒的握紧拳头,狠狠的砸了一下坚硬的墙。

饭桌上,馨雅尽显妻子本分,让欧阳铭威夫妇笑的都合不拢嘴了。连在一旁的少呈都觉得不好意思了。一直叮嘱着少宇要好好对待少宇。

少呈看着这么相敬如宾的少于和馨雅,心里感觉很安心,随口问了句:“小宇,你们都结婚了,有没有想好去哪里度蜜月。”

少宇抬起头,很不高兴的说:“哥,能不能让我吃饱再谈。”

“行。”少呈看了眼尴尬的馨雅,再看看惊讶的父母,勉强的回答。也打住话题,随便吃了几口早饭出门了。

少宇看着其乐融融的一家人,感觉自己是多余的,也随便吃了几口早饭出门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