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早安,天堂(上部)

chapter11(五)

早安,天堂(上部) 落忆心彤 2614 2012-02-20 18:57:52

  当少宇察觉到馨雅已不再哭泣时,默默的伸出手,扯了扯她的衣袖小声说:“对不起。”

馨雅猛地转身,甩开了他的手,站起来,拍着胸脯。又一次带着哭腔对他说:“欧阳少宇,你觉得这样好玩吗?我愿赌服输可以吗?这就是我杜馨雅该有的命,因为撒了谎而要遭到的报应。因为公司,被迫嫁给你,我认了。因为语薇,被你唾弃,我也认了。这些天,因为你的冷淡,我也受够了。现在你又将我仅存的回忆都毁了。你赢了。在这场只有商业价值的婚姻里你彻底的赢了。如果可以,明天我们就回去,去民政局,把婚离了。”

馨雅吐露心声的话语震慑到了少宇,这一瞬间,他真的有点怀疑自己的耳朵是否听错了。但当她沮丧着脸在他面前承认失败,愿意结束这一切的时候,他的脸上并没有一丝笑意。内心的悲凉占据了喜悦,不知怎么的,他开始怜悯与同情眼前这个女子。原来她比任何人都伟大,比任何人都决绝。在她面前,他何尝不是另一个失败者。他明白,就算明天离了婚,语薇也不会接受他,反而会弄得满城风雨,狼狈不堪。得之我幸,失之我命。既然他注定要走这一遭,就认了吧。

“如果可以,我想继续跟你走下去。重新开始,我们认认真真的为彼此努力一次。我放下她,你放下他。”

“你……”馨雅以为自己听错了,疑惑的看着他,“别开玩笑了,这一点也不好玩。”

少宇走向她,慢慢的靠近,用手擦了擦她脸上未干的泪珠,然后轻轻的将她拥入怀里。用一种男人的语气对她说:“我是认真的。”

那晚,馨雅第一次将自己在青春懵懂的年纪里发生的几近疯狂,又痛彻心扉的记忆告诉除了语薇以外的人。故事并不长,但她诉说时,嘴角还是会露出笑意。这让未曾品尝过爱情滋味的少宇很是羡慕与嫉妒。虽然他偶尔会在美女面前耍耍帅,卖卖萌,但都只是一路的风景,匆匆的过客,并未走进他的心里。面对世事,他也总是以稚嫩的笑容予以回击,仿佛他永远长不大,还是小时候那个怕水的少年。他看着她洁净的脸庞,内心有种悸动。

他突然伸手紧握馨雅手时,她的心触动一下,但没有抽离,任由他握着,继续讲她那段不朽的青春。

芳华睁开眼,看到杜洪,热泪盈眶。看到他两鬓斑白的头发,再想想自己,以前所有的过往都烟消云散了。她不再怨恨,不再爱了。只想有个人能在她死去之前,因为内心埋藏许久的秘密而原谅她。她紧紧的抓着他的衣袖,张了张嘴,努力的呼吸着,发出微弱的声音:“薇薇其实并不是我的女儿,她是……”

躲在门外的语薇听到这个消息不敢置信,挪着步慢慢的走进病房,问:“妈,这是真的吗?”

语薇的出现确实吓到了芳华,但她再也不想隐瞒了,闭上眼,默认了。

语薇扔下手上的东西,哭着跑近芳华的床前,用力的摇晃着:“那我的亲生父母是谁?告诉我,我的亲身父母是谁?”

“薇薇,你……”出乎芳华的预料,语薇并没有不相信她说的话,只是这疑问来的太突然。她一下子明白了,原来早在骨髓匹配的时候,她就知道了。

“薇薇,你干嘛,这样摇,你妈会受不了的。”杜洪用力的将不理智的语薇推开。

芳华微喘着,用着最后的力气,很努力的一字一顿:“你的父亲是……”

她很想抬起手,指着那个人说,薇薇,这就是你的父亲,远在天边,近在眼前。但油尽灯枯,上天没有给她再多的时间去解释。她像是被棍子一棒打晕一样,耳朵里听不见任何声音,身体的疼痛感越来越强烈,呼吸也变得急促,模糊的视线中看见医生和护士紧张的跑过来互相说着什么。就这样,芳华闭上眼,走了。

“有件事,还是得告诉你。虽然你母亲已经走了,但她住院期间的医药费,还是得付”语薇看了一眼费用单上的巨额数字,悲痛欲绝。对于她来说,世上最可悲的事莫过于,母亲死了,还要替她还债。她翻开手机,努力的寻找着可以助她一臂之力的那个人。她不想母亲得不到安息,不想再因为钱而苦苦挣扎。

杜洪临走之前,因为愧疚留下了20万给语薇。随便安慰了几句就走了。多年的朋友,最后也会因为某些原因而不愿提及,就这样跟她匆匆道了别。语薇用手紧紧的拽着那张支票,有时候,友谊还不如一张值钱的纸。但远水解不了近火,这远远不够。语薇的朋友很少,有钱的除了馨雅没别人了。她深吸了一口气,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但令人失望的是,对方的手机无法接通。她本想打给少宇,但一想到馨雅,还是放弃了。他已经给了她很多,她不敢再奢求了。她拿着电话,望着医院的走廊。深夜的医院,空荡荡的,值班的护士也没了踪影。她无助的流下了眼泪。这一刻,孤独感油然而生。她卸下了坚强的护翼,有的只是悲凉的伤痛。这种痛就如同一把刀,深深的刺进了她心里。无数遍在内心否认的答案还是被如约而至的认同了。从今以后,她彻彻底底的成了一个孤儿。被父母遗弃的孤儿。她硬咽着,哭的小声却又撕心裂肺。

今晚的慈善晚会跌宕起伏,就像看一场演出,精彩又不是乐趣。所有人都满意的回了家,期待明天娱乐新闻的头条会是什么。唯独绮芸一直跟彦翔生着闷气,即不肯坐她爸的车回家,也不肯坐他的车回家。一个人拎着高跟鞋,赤脚走在江边。无奈,怕她出事,彦翔只好跟着。

“已经很晚了,我送你回家吧,小心着凉。”

“苏彦翔,你今天的战利品能不能送给我。”

“这个。”彦翔想了想,还是摇了摇头,“如果你要,我画一幅一摸一样的给你。”

她看了看为难的彦翔,心一软,缓了口气,无所谓的说道:“算了,看在你今天替我解围的份上,饶了你了。”

彦翔很不明白她到底在生自己什么气,但还是跟随了那句话:“那我送你回家吧。”

绮芸欣然接受。

到家时,绮芸才发现身上披着的外套是彦翔的,但车早已开走了。她下意识的摸了摸口袋,翻出手机,6个未接来电,显示的名字都是陆语薇。她想了想,很自然的拨通了电话,打了过去。

看到彦翔的来电,语薇的心惊了一下,希望就在眼前,她擦干了眼泪,接听:“彦翔,对不起,这么晚了我真的不该打扰你,但我真的有事相求。”

“什么事,跟我说吧。”

“蓝绮芸。”她的声音她还是听的出来的。就算猜不到,刚才的报道也证明了一切。她默然神伤,“我……我……没什么,你们继续。”

“需要钱是吧。”

语薇惊讶。

“别紧张,这种情况除了要钱还能是什么,你,我又不是不知道,当初还不是为了钱……”

“你……”

“放心吧,这事我替你解决,需要多少我给你。”

“不用了,不需要你的好心,我自己可以解决。”

“话别说的那么绝,我可以给你80万,也不需要你还,但你必须得离开彦翔,离开这个城市。”

“……”语薇沉默。

“犹豫什么,你能在这么晚打电话来,想必是没有朋友帮你了。这么好的交易你去哪找。”

“好,我答应你。”这对语薇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现在的她只想摆脱现状,摆脱钱带给她的沉重。而彦翔,喜欢了这么多年,是可以结束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