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末日之坚强的男孩

诡异重生

末日之坚强的男孩 包子少爷 2537 2014-03-20 12:36:48

  叶晨非常清楚,这条小巷即便是白天也很少有人经过,有人能在这时路过发现他的几率实在是微乎其微。

尽管他并不想死,但对于获救,他却基本不抱任何幻想了。

来还真被何商那个乌鸦嘴说中了,自己早晚会因为多管闲事而丢了xìng命,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

躺在冰冷的小路上仰望着闪烁的星空,叶晨内心居然无比的安详,听着广播里那所谓“知名叫兽”喋喋不休的聒噪,静静的感受着生命中最后一点时光的珍贵。

爸、妈,本来打算为你们养老送终的,来儿子要先走一步了……

何商,恐怕不能再陪你买游戏新番动画了,欠你的二十块钱也还不了了……

还有……那个自己那可能一辈子也弥补不了的亏欠……

没有霓虹彩灯的光线影响,小巷上方的星空格外清晰璀璨,叶晨已经记不清到底有多少年没有在这座rì渐繁华的都市中见到如此美丽的星夜了,仿佛伸出手就能抓一颗星辰在手中一般。

人在死之前,总是会到些美好的东西吗?

“哎?那是……天空中那是什么?”正在叶晨打算闭上双眼之际,广播中的女主持人忽然发出一声惊呼。

漆黑如墨的夜空中不知何时开始隐约有光亮泛起,漫天的星斗也随之变得黯淡。这些光亮如同有生命一般在天空中不断幻化着各种图案,犹如彩绸缎带抛向天空,上下飞舞,并不断扩大范围,最终连成一整片,逐渐呈现出如彩虹一般的绚丽七彩光华。

“大家不要惊慌,这应该只是由于太阳带电粒子进入地球磁场而引起的一种特殊自然现象,并不是什么所谓的末世预兆……”

广播里王叫兽极为平静的侃侃而谈,叶晨不由得有种想揍人的冲动,说了这么一大通复杂的名词,这个王叫兽不就是想说这是“极光”吗?恐怕这话他自己都不信吧?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极光”这种现象一般只出现在南北极附近地区,中纬度地区地区虽然也有可能出现极光,但决不可能有这么大的范围,也难怪有人会往“末世预兆”这么虚无飘渺的事情上联想了。

想到这里,叶晨心中居然有些安慰,如果这奇怪的“极光”真的是所谓的“末世预兆”,自己在这一天死去也未尝不是一种幸运……至少不必像电影和游戏中那样,以渺小的力量苦苦在末世中挣扎了。

叶晨忽然觉得周围忽然变得越来越冷,眼皮也越来越重,他此刻再也不去想什么事情,只想就这样沉沉的睡过去。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恍惚间叶晨似乎到了漫天的七sè极光突然如玻璃般碎裂,化为大小不一的各sè光点纷纷下落,毫无规律的四处飘散……

“呃……谁能告诉我,这是不是真的?”

顶着初升的旭rì,呼吸着清冷的晨风,叶晨一脸迷茫的站在熟悉的小巷中,无法置信的低头着似乎依旧活蹦乱跳的身体。

低头了衣服上狰狞的口子和脏兮兮的污血,显然这并不是一场梦境,可摸摸肚皮,光滑且没有一丝异样的痕迹,还真是邪门了……

“各位听众早上好,今天是2月22rì,农历十一月十七,同时也是二十四节气中的冬至,现在时间上午七点三十分,又到了每rì的《商山新闻》时间……”

“七点半了?不好,要迟到了!”

叶晨猛然一个激灵,也不顾的再去考虑“为什么自己还活着”这么深刻的问题,从身边的手机零件中捡出手机卡,随手抓起书包一路狂奔。

倒不是说叶晨的神经如此大条,只是对于他来说,班主任的咆哮绝对是比死亡更恐怖的存在。

已经被鲜血和泥土染得不成样子的校服自然是不能穿了,幸好书包里还有用来交资料费的几百元钱,叶晨在步行街正在打折的服装店买了一件外套,再把血衣丢进路边的垃圾桶,这才叫了一辆出租车直奔学校。

远远便到学校的自动伸缩门闪起了准备关闭的红灯,叶晨还没等出租车停稳便扔下车费,连滚带爬的窜出车厢,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冲进大门。

不得不说,叶晨虽然没什么长处,但短跑速度还是可圈可点的,五十米的大路外加三层的楼梯一共才用了不到一分钟,终于赶在班主任那张疑似半兽人和地jīng混血面孔多云转yīn前冲进了教室。

叶晨刚一坐下,同桌的何商便将脑袋凑了过来,一脸邀功的表情道:“昨天晚上你上哪去了?打你手机也不通,你妈都把电话打到我这儿了,还好我机灵,说你在我家一起复习,太累睡过去了,这才算勉强瞒住,回去你妈问起,记得别说穿帮了……”

“我妈给你打电话了?也是……谢了,幸好有你在,不然我就惨了。”叶晨松了一口气,虽然这个借口并不那么完美,但只要他和何商一口咬定,倒也不至于受到太大惩罚。

“嘿嘿,谢啥,朋友有通妻之义嘛!更何况只是打个掩护……”

叶晨用力撞了一下何商,笑骂道:“滚蛋!什么通妻之义,是通财之义好不好!别说我到现在都没女朋友,就是有也没可能通妻!”

“你这个忘恩负义的禽兽!我不是借过十几个限量版美少女手办吗?好哇!你玩完了我的女人,难道就想抹抹嘴翻脸不认账?!”

“我和你这个二次元的脑袋实在无法沟通。”

叶晨无语的敲了敲额头,他至今也很难理解何商的行为模式,难道宅男这种生物已经脱离地球人的范畴,从而进化成另一新物种了?

笑闹过后,何商依旧没忘记刨根问底追问叶晨昨晚的下落,贼兮兮笑道:“喂,你还没回答我,你昨天晚上到底干什么去了?彻夜不归,难道忍受不住yù火的煎熬,去那些亮着粉sè灯光的小屋里面破身去了?收到红包没?”

“滚蛋,我怎么可能去那种地方?你脑子里除了工口的东西,还能不能装点别的?”

“工口怎么了?虽然老衲生活在二次元中,但也是个身心健全的青chūn少年啊!青chūn,青chūn代表什么你懂吗?青chūn就是暴走的**啊!”

“……”叶晨彻底无语了。

暴走的**?恐怕是暴走的卫生纸吧……

对于叶晨昨晚的去向,何商似乎还想继续追问,但恰好上课的铃声及时的响起,这才暂时打消了何商那澎湃的好奇心。

第一节课是英语,也是高三一班那疑似地jīng和半兽人混血的班主任老庞的课。

不过今天班主任老庞那张不怒自威的狰狞面孔居然起来多了几分和蔼,不知为什么,这反倒让叶晨想起了当年“中倭亲善”的侵华倭军,顿时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显然有这种错觉的并不止叶晨一人,身旁的何商也是一脸的恶寒,嘀咕道:“老庞他想干什么?难道是中咱们班小白的菊花?”

小白大名叫思墨白,是高三一班经过iso900认证的“班草”,同时也是班长和第一名的常年保持者,长着一张白净的女人脸,全班女生的克星,全班男xìng的公敌。

不过很显然老庞的好心情与小白的菊花无关,只见老庞站在讲台上拍了拍手,粗着嗓子大声道:“下面我要向大家宣布一件事,今天我们班将转来一名新同学,还希望大家能够发扬我们高三一班团结友爱的jīng神,让新同学也可以感受到新集体的温暖!听没听清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