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末日之坚强的男孩

局面扭转

末日之坚强的男孩 包子少爷 2522 2014-03-20 12:36:48

  转眼间两人已经追逃过了大半个厂区,再有几米的距离便是一片避无可避的空旷地带,一旦失去了这些障碍物的阻挡,叶晨丝毫不怀疑黑狼会在瞬间将他一顿乱拳砸成肉泥。所以,他唯一的活命机会便是在跑出这片机械区前向黑狼发出致命一击。

但在这之前,必须要想办法让黑狼的攻击停下来才行。

叶晨的双眼迅速在四周扫视,突然间眼前一亮,就地翻滚着向右侧的一处大型机械逃去。

“小兔崽子,老老实实的站在那里别动!在末rì碎片的份上,老子保证给你个痛快!要是被老子逮到,老子会让你明白什么是生不如死!”

硬碰硬的战斗黑狼打过不少,但根本不还手,只是不断逃窜的敌人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得到打不到的追逐战让他憋屈得几乎吐血。就在他开始对这场战斗感到不耐烦时,突然发现前方的叶晨居然慌不择路的撞入了一台大型机械的u型死角,黑狼顿时狂喜不已,毫不犹豫的追赶上去向着惊慌失措的叶晨发出了全力一击。

跑入死角的叶晨似乎避无可避,只能眼睁睁着黑狼那硕大的红sè拳影向他的胸口奔去。

就在黑狼的右拳接触到叶晨胸口的刹那,一件让黑狼难以想象的事情发生了,似毫无退路的叶晨居然借着他这一拳的冲力猛然向后跃去,整个身体居然从两片钢板的缝隙中诡异的挤了过去!

还没等黑狼反应过来,两片钢板瞬间恢复了原状,当即将他来不及收回的右手卡在了不到五公分的缝隙之间,锋利的边缘顿时将毫无保护的手腕割得鲜血直流。

叶晨这时已从那台机械的另一侧神情痛苦的捂着胸口绕了过来,缓缓抬起枪口指住了黑狼的后脑。

黑狼怎么也没想到居然会在这最后关头被叶晨翻盘,眼着对方轻微颤抖的食指逐渐向内扣紧,黑狼的脸sè瞬间变得惨白,豆粒大小的汗珠沿着脸颊不断流下。即便他可以做到一连杀死数人而丝毫不眨眼,但这不代表他本人不怕死,往往杀人越多的人越懂得生命的可贵。

“等……等一下!我可以把我的末rì碎片送给你,还希望小兄弟你可以高抬贵手放我一马,我保证从此在商山市销声匿迹,今天的事也绝不会向外透露半句!”

叶晨搭在扳机上的手指略微一顿,枪口略微向下沉了少许,将信将疑道:“末rì碎片进入身体后还能取出?可按你之前的说法,你死后我一样可以得到你身上的末rì碎片,不是吗?”

“等等!听我说完!”黑狼也不知是因为疼痛还是紧张,满头的长发完全被汗水打湿,如同一团乱糟糟的海藻般紧贴在头皮上,“小兄弟你起来应该是不清楚,末rì碎片虽然在杀死持有者后也能获得,但再次被吸收后,能力会发生随机重置,绝对不会和上一任持有者能力完全相同。也就是说,如果你杀死了我,即便得到我体内的末rì碎片,也绝对不会得到我的‘恶魔之手’,只有我主动将末rì碎片分离出来,你才可以获得和我相同的能力。”

“末rì碎片是昨天晚上才出现的,你怎么可能知道这么多事情?”叶晨还是很难相信黑狼。

被枪指着脑袋,黑狼不敢不如实说明,急忙道:“这末rì碎片原本不属于我,是我今天上午从另一个人那里得到的,那个人当时所使用的并不是‘恶魔之手’这种能力,而是一种没什么太大用处的能力,被我杀死后末rì碎片才重新发生了能力重置,从而获得了现在的这个强力能力‘恶魔之手’,所以我才会得知末rì碎片的这个特xìng的……要不这样,我先将我的‘恶魔之手’交给你,你再考虑我的提议如何?”说这话,黑狼仿佛生怕叶晨拒绝似的迅速伸出了左手。

伴随着黑狼右手红sè装甲的解除,一个闪亮的蓝sè漩涡开始出现在他的左手掌心,片刻后逐渐化成了一颗玻璃球大小的蓝sè珠子。

果然是末rì碎片!

不知何时起,叶晨已经开始接受了这个极为贴切的称呼,至少要比神秘珠子听起来顺耳得多。

叶晨小心的走上前去,枪口始终不忘指着黑狼的头部,再次确认对方右手没可能从钢板中抽出后,这才将手伸向了黑狼手中的蓝sè末rì碎片。

可就在叶晨指尖刚刚触碰到碎片的一刹那,黑狼突然发出一声怒吼,脚踏钢板猛然向外一扯,居然硬生生将自己的右臂从手腕处扯断!随即趁着叶晨发愣的瞬间,左手迅速翻转扣住了许默手中的枪身,略微用力便轻易将叶晨手中的usp手枪夺了下来。

叶晨虽然在枪支脱手前勉强开了一枪,但却没有起到任何作用,当他好不容易站稳身体时,却已经被夺枪成功的黑狼反过来用枪指住了头。

“哈哈!臭小子!能收走我黑狼xìng命的人,恐怕还没生下来呢!给我去死吧!”

黑狼满脸狰狞的扣动了扳机,但却只听到了一声轻微的撞针声。

usp手枪只有十二发子弹!刚刚许默那最后一枪已经完全将其shè空。

“为什么会这样?你算计我?”

黑狼不由得怒吼一声张开仅有的左手向许默扑上来,但还没冲上前几步,他却感到眼前白光一闪,整个身体不由自主的摔倒在地上。

黑狼的半边身体此刻已被右腕不断喷出的鲜血完全染红,他使尽最后一点力量伸手抓住了叶晨的裤脚,面部扭曲得如同恶鬼。

叶晨惶恐的向后退了半步,下意识解释道:“不……我……我没……”

但此刻的黑狼显然已经听不到这些了。

突然又一颗红sè的光点从他的身体中飘出,片刻后化为红sè的珠子滚落,和之前那颗蓝sè的末rì碎片轻轻撞在了一处。

惊魂未定的叶晨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片刻后小心翼翼的爬过去捡起了那两颗末rì碎片,连同已经打空的usp手枪一同收在衣服的内袋中。

厂房上空不断摇晃的白炽灯的昏黄灯光下,满地的尸体和周围的机械不断变幻着光怪陆离的光影。空旷的空间内一片死寂,只有凛冽的寒风吹过破烂窗户的缝隙,发出一种狼嗥般的悲鸣。

全身几乎完全脱力的许默强撑着来到杂物堆旁拾回了自己的书包和手机,随后步履蹒跚的艰难挪回了厂房一侧的木板房内。

此刻叶晨的jīng神终于到了临界点,走入房门的瞬间突然跪倒在地上,满脸泪水的大口呕吐起来。直到吐无可吐,他虚弱的就势倒在地上,身体逐渐蜷缩成一团,不受控制的剧烈颤抖,手脚的温度冷如寒冰。

“你……还好吗?”

屋内的小女孩不知何时居然吐掉了塞嘴的东西,犹犹豫豫的开口询问道。

小女孩略显稚嫩的声音仿佛一缕阳光瞬间驱散了不断侵蚀着叶晨内心的寒冷,他挣扎着坐起身抹了一把嘴角,声音沙哑道:“没事……我等一下……再放你离开。”

小女孩的身体向叶晨这边挪了挪,好奇的问道:“刚才我听到了枪声,你杀了他们吗?”

叶晨没有回答,他静坐片刻恢复了些体力,起身走到小女孩身前,用捡来的蝴蝶刀割开了小女孩身上的绳索。

“跟我来,我带你离开这里。”

叶晨从地上拉起了小女孩,抓着她的手带着她向外面走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