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末日之坚强的男孩

无限的纠结

末日之坚强的男孩 包子少爷 2418 2014-03-20 12:36:48

  拿着最后的一颗蓝色智慧型末日碎片,叶晨忽然有些犹豫,三颗末日碎片居然有两颗都对他的突围计划没有任何帮助,真不知是不是在末日幻境中将自己一辈子的运气都用光了。如果这最后一颗末日碎片再弄出个鸡肋的能力来,他恐怕就只能考虑在一会儿的谈判中将这些末日碎片卖个好价钱了。

叶晨无比虔诚的祈祷了片刻后,紧咬牙关融合掉了这包含着他全部希望的最后一颗末日碎片。

嘎!

“呃额滴神啊!你不是在耍我吧?”

正如墨教授当初所言,蓝色的智慧型碎片的激活的确会产生某种智慧生物,但叶晨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是,他这颗蓝色碎片所激活出来的,居然是与末日幻境中那只一模一样的大嘴巴乌鸦!

叶晨对这只该死的乌鸦可谓是印象深刻,但他实在搞不清,为什么这家伙爆出的末日碎片,居然还会重新再变回原来的乌鸦?难道说这末日幻境中的碎片和外界的碎片有什么不同?

这只让叶晨又恨又愁的乌鸦扑腾着翅膀在阶梯教室上空盘旋了一圈后,突然化作一道蓝光射入了许默的体内。与此同时,一个明显来自这只乌鸦的信息如同那些异能信息般凭空出现在了叶晨的意念之中。

“落羽乌鸦?原来这只乌鸦的真正能力居然是这个?”查询了这只乌鸦的信息,叶晨的眼中不由得露出一丝惊喜。

看来幸运之神果然没有抛弃他,能否突围成功的关键就在这只乌鸦的身上了!

落羽乌鸦的叫声似乎惊动了外面站岗的士兵,片刻后阶梯教室的门外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那名身着便装中年研究员和一名年轻军官神情紧张的破门而入。二人见叶晨依旧站在原地后明显松了一口气,但当他们看到叶晨肩头栖息的落羽乌鸦时不约而同的表现出少许疑惑,随即不由得警惕起来。

年轻军官虽然不知叶晨肩上突然出现的乌鸦究竟为何物,但他还是从现场反常的气氛中察觉到了些什么,右手在身后轻微抖动,一只小巧的手枪沿着袖口无声无息的滑到他的手中。

年轻军官自以为这动作相当隐蔽,可惜在神经反射已经强化接近人类极限的叶晨眼中,他这一举动如同地铁车厢中大跳钢管舞般明显。

许默当即将左手文件置于右臂光焰之上作势要烧,大声警告道:“把你手里面的武器放下!不要逼我,否则大家一拍两散!”

“你敢!你知道你现在在做什么吗?你是在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你是在与整个国家为敌!”既然被叶晨看穿,年轻军官索性直接将枪口对准了叶晨,利诱不成就只能威胁了。

“冷静!都冷静点!有话好说!”

中年研究员满头大汗拉住了年轻军官,毕竟叶晨一看年纪就不大,万一真被激得将文件烧了,这责任恐怕他们两人都担待不起。

肩上的落羽乌鸦轻轻拍打起翅膀,叶晨不以为然的笑了笑:“别随便乱扣大帽子,我从出生到现在都是一个遵纪守法的好公民,倭国参拜护国神社我抗议过,西南大旱我捐款过,论起爱国之心我丝毫不比你少我既然答应了黎排长要将文件交给国家,就一定不会食言,我只是讨厌有人用枪指着我。”

说话间,叶晨紧盯着年轻军官的右手,文件逐渐挪离光焰范围之外,将其缓缓搁置在一旁的座椅上。

叶晨的合作让两人似乎有些难以置信,中年研究员正待上前检查文件的真假,年轻军官却突然发现叶晨身前的空间瞬间剧烈的扭曲起来,顿时毫不犹豫的抬起手枪大叫道:“趴下!”

砰!

中年研究员卧倒的同时,一颗子弹几乎是贴着他的头顶飞过。

叶晨肩头的落羽乌鸦在这时突然全身羽毛骤然爆开,乌黑的鸦羽如飘落的黑雪自上而下完全将叶晨掩盖,并在落地的同时顷刻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逃脱,成功

半径十公里范围内随机空间传送,这就是落羽乌鸦本体拥有的唯一能力。

叶晨曾认为,这能力最让人纠结的大概就是长达二十秒的发动时间,以及传送后那如白条鸡般的扁毛畜生二十四小时后才会长出的新羽毛。

但很快叶晨便发现自己错得很离谱,原来,这一能力真正让人纠结的在于“随机”。

随着面前景物的短暂扭曲变换,许默瞬间出现在了一个狭小而明亮的空间中,但身形刚稳定便突然脚下一滑,整个人立刻失去平衡向前扑倒。

叶晨下意识的去扶面前近在咫尺的墙壁,哪知那“墙壁”居然只是一扇门,而且还没有上锁。

即便强化过神经反射,叶晨依旧无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且是在误判的情况下维持住重心早已严重偏移的身体,下意识的身体姿态调整能起到的作用也仅是让自己摔出去的姿势尽可能的好看一点尽管这似乎没什么实际意义。

最终以一个颇有气势的饿虎扑食姿势作为摔倒的结束动作,叶晨还没来得及去观察周围的环境特征,首先映入眼帘的却是身旁右侧不到三十公分处的一双黑丝美腿。

有人?

为防止被人从面具上察觉到自己的身份,叶晨一个念头便将脸上的银色面具收回了碎片空间,这才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客气的向身旁这个脸蛋平庸但身材还不错的女子询问道:“请问这里是什么地方?”

“金金星生活广场”女子似乎被叶晨的华丽出场方式吓到了,说话不自觉的带了颤音。

“呃,能再具体点吗?”金星生活广场是商山市内最大的购物中心,因为商品多为高档或奢侈品,囊中羞涩的叶晨仅仅只在开业的时候来过一次,唯一的印象就是这里的格局和迷宫差不多复杂。

“B座三楼东区洗手间。”

女子惶恐中带着一丝警惕的慢慢挪到门口,忽然大声尖叫着夺路狂奔。

很好,洗手间见鬼!怎么会是洗手间?

难怪刚出来就闻到一股熟悉的除臭剂味,那该死的乌鸦居然将他传送到了女厕所里!

“seselang啊!打selang!”

大概是刚才听到了男人的声音,旁边的单间里面冲出两位阿姨级人物,挥动手提包对着叶晨一顿狂抡,包里不知是什么化妆品的瓶瓶罐罐足有好几斤,砸得叶晨满头金星,抱头鼠窜。

不知道今天是不是叶晨的倒霉日,刚摆脱了两位暴龙级阿姨的围殴,商场内两位闻讯而来的保安便在楼梯口将他堵了个正着,叶晨本想倚仗着自己强化后暴涨的体力强行冲过去,却被其中一名似乎是退伍军人的中年保安一个搂摔撂翻在坚硬的瓷砖地上,五脏六腑差点没被震吐出来。

听说的女洗手间中抓到的selang,围观者中很快跳出了不少义愤填膺的男士,试图对地上的叶晨追打,幸好被保安及时制止,不然叶晨恐怕还要再添上几级伤残。

叶晨现在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差不多有一百来人亲眼看到他从女洗手间跑出来,他又不能说是一只掉了毛的乌鸦把他送进去的,这selang的污点恐怕是洗刷不掉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