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灭天伐道

第四十九章 天地终结之日

灭天伐道 丹剑穿心 3376 2012-10-24 13:36:41

  那道黑色的人影已经消失了很多天了,艾斯大陆表面上也恢复了平静。但是事实上,那个强大而又神秘的黑影所造成的震动还远远未曾消退。这些日子,守城的士兵们都很惊喜的发现,那些魔虫似乎都消失不见了,原本每日必有一次的魔虫攻城也已经不再发生了。这一发现,让所有不是这个世界核心的人都兴奋不已,暗自想着那道黑影就是某位神诋的化身!然而,人类的高层却没有普通民众这么乐观,更没有将那黑影看做神诋的化身。

人类联盟内,那座巨大地会议室中再次坐满了人。凡是有资格坐到这里的人,都是人类联盟中地位超凡的实权者。坐在首席的依旧是那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干枯的皮肤紧巴巴的贴在他的脸上,褶皱出很多的皱纹,看上去就像是行将就木,命不久矣一般。可是,在场的所有人在看向这位老人时,眼神中却充满了尊敬和······隐藏的很深的畏惧。

埃布尔坐在老人的身旁,原本,以他的实力和地位都没有资格进来。可是,他是老人唯一的一个弟子,单凭这一点,埃布尔就有资格与在座的所有人平起平坐。

“老师,您可知道那道黑影究竟是什么人吗?”埃布尔很是尊敬的向自己的老师问道。埃布尔的问题实际上就是在场所有人的问题,他们今日都会聚集在这里,就是为了探讨那天的问题的。

老人缓缓的睁开闭着的双眼,看着房间内紧张的众人,语气很沉重的说道:“我想,上古流传的预言--天地终结之日就要降临了!”

“什么?真的是······”

“天哪!”

房间内的所有人都大惊失色,虽然他们已经猜到了这个结果,可是在确定了答案后,心中依旧不争气的颤抖起来。

艾斯大陆从遥远的上古时期便流传着一个秘闻,那就是天地终结之日。秘闻说:万物有生有灭,天地也是如此。无数年过去了,原本以为只是胡说的世界终结之日,终于在这一世降临了。

“苍天呐······,为什么要让终结日发生在我们这一代?”许多人都绝望的说道。

他们当中没有一个人怀疑老人的话,无数次的事例证明,老人的话没有一次会发生错误。

“不要怪苍天了,天地都会终结,就算是苍天,也只有灭亡的下场啊!”老人的语气带着一丝丝的绝望,话中的内容更是让人惊悚。

“老师,终结之日究竟是怎么回事?”埃布尔不解的问道。在场的这些人中,唯有埃布尔的年龄最小,实力最弱,因此很多大路上很多隐秘的事情都不是他所能知道的。

“孩子,想来你也应该知道了。那终结之日便是,整个天地全部归于虚无,回到原始的形态。而天地都终结了,生命又怎么会生存下来?因此,所有的生物,不管你实力多么的强大,只要你未能超脱宇宙,超越天地,那么也就只有灭亡的下场。”老人的话让所有人都感到手脚冰凉。

“我们的世界要毁灭了?”埃布尔的声音因为心情的波动,而显得有些奇怪。

“实际上,这个世界好几次都差点毁灭!”老人很淡定的喝了一口茶,再次开口,抛出了一个大炸弹。

“大人,您说什么?您的话是什么意思?”一个人很是心急的叫了起来。老人瞥了眼大声叫唤的那人,却发现是一位成名已久的大贤者。只不过,这位大贤者现在的模样实在是没有一丝的高人风范。

“如果不是有他们舍生忘死的拼搏,我们的这个世界早就没有了!”老人的话中透着无比的沧桑,“为了这个世界,他们一个个的全都陨落了!要知道,他们可是天地间最强大的一批战士啊!而现在,劫难又将降临,他们却已经不在了,我们拿什么抵抗?唯有毁灭一途。”

老人话让所有人都沉默了,虽然老人的话中并没有说明他们是谁,但是他们心中都明白,那绝对是至尊无上的恐怖存在。老人深邃的目光在所有人的脸上划过,心中微微一叹:“天主大人啊,您老人家到底在哪里啊?您究竟有没有登上天路啊?”

叶浩宇很是艰难的从地下爬了出来,吐出嘴中的泥土,骂骂咧咧道:“妹的,好你个黑影,竟然一下子将哥活埋了。不要让哥知道你是谁,否则哥一定让你屁股开花!”

由不得叶浩宇不恼火,那黑影临走之时甩动的飓风将漫天的泥土都吹上了天空,叶浩宇当时身受重伤,根本动不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活埋,心中别提有多憋屈了!

叶浩宇身上的衣服,早在渡劫之时就被那些雷电劈成了灰,如今只能尴尬的光着身子了。当然了,叶浩宇也不会在意这些的,毕竟这里除了他外,就没有其他人了。

叶浩宇想的不错,这里确实只有他一个人。并且,由于天道和那道黑影所留下的残余道痕使得其他生命体没有办法进入此地,除非那个生命体的实力大过那道黑影和天道。但是,没有其他人,却不代表没有没有其他生物的存在。

就比如说,在叶浩宇不远处,一大团的泥土正在缓缓的上升,看起来就仿佛一个史前巨兽即将破土而出。

叶浩宇知道那泥土下面的是什么,可是却没有任何办法。他的身体受了很严重的伤,在地下的时候,虽然很将肉身的外表修复的差不多了,但内伤则只有暂时性的压制。而就是这样,却也将自己好不容易积累的一点灵力几乎全部消耗光了,所以,叶浩宇此时可以说是,已经没有再战之力了。

叶浩宇满眼鄙视的看着那不断凹起的小土包,嘴中大骂:“你妹妹的母虫,这样子都没死!”

“碰~~”

小土包升到了一定高度,终于裂开来,里面的东西也暴露了出来。果然不出叶浩宇所料,里面的生物便是母虫。只不过,母虫如今很是凄惨,原本肉色的皮肤早已变成了焦黑一片,庞大的身躯也缩水了大半,残缺不全,哪里还有作为魔虫霸主的威严。

“小虫子,你还没死呐!”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叶浩宇已经站在了母虫那残缺不全的身躯前,在他的手上,则是那把散发着森然寒意的铁剑。不知何故,这把原本很是普通的铁剑在那黑影出现后,似乎变得有些不太一样了,隐隐约约间,流淌着黑色的光芒。只不过,叶浩宇的心神都被母虫所吸引,根本没有注意到铁剑的变化。

叶浩宇那原本黑色的眼珠已经彻底变成了紫色,一道道细碎的紫色雷电在他的眼眶中闪耀,看起来是那样的吓人。

叶浩宇一边挥动手中的长剑,一边说道:“我原本以为,我是一个自私的人,永远不会为了别人而牺牲自己。可是,如今看来,我还是很伟大的嘛!”

叶浩宇的长剑狠狠的砍进母虫那焦黑的身体内,一道道黑色的鲜血顺着长剑砍出的伤口,缓缓的流了出来。

叶浩宇双手狠狠的抓着剑柄,深深的喘了俩口气,似乎这一剑耗费了他极大的体力。一丝丝的鲜血顺着叶浩宇的嘴角慢慢的滴了下来,淡金色的血液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更加的灿烂夺目。

叶浩宇强行透支着自己的本源,砍出了那一剑。可是,身上的那些被强行控制住的伤却一并发作了。

叶浩宇的胸膛剧烈起伏着,依旧咬牙汲取着丹田内的本源。一道道鲜血从他的七窍中缓缓渗出,淡金色的鲜血将他那已经被电的漆黑的面容衬托的无比诡异。

母虫被叶浩宇砍了一剑,却只能愤怒的吼了一声,不可一世的它也已经是强弩之末了。夜逆天听见母虫愤怒的声音,和它那不断抽搐的身躯,低声嗤笑了起来。

“哈哈······咳咳、、原来,你也早就不行了,害我还抱着必死的心态来砍这一剑!看来,我可能还不用死。”叶浩宇将嘴角那抹鲜血擦掉,很慢却又很坚定的,一点点的将自己的剑从魔虫的身躯中拔出来。

“我今日就算是耗,也要将你耗死在这里。呵呵,你想不到会死在一个人类的手中吧!”夜叶浩宇猛地将自己的剑拔出,带着一抹黑色鲜血。

母虫的身躯再次剧烈的抽搐了下,隐秘的一角,一道细长的肉链从地下窜出,狠狠的抽向夜叶浩宇的身体。

“早就防着你这一招了!”叶浩宇一直暗防着母虫,这条肉链并没有逃脱他的目光。他的身子陡然向着身后滑出了数十米,险之又险的擦着那条肉链而过。

“碰~~”肉链将大地击出一条深深的沟壑。就在数十米外的叶浩宇暗暗心惊,如果那一下子抽到自己的身上,以自己现在的状态,难保不会被抽成俩半。

肉链腾空,似乎想要再次抽向叶浩宇。但是,叶浩宇已经不会再给它任何机会了。

“天罚--紫霄雷光!”

叶浩宇的双眼紫光缭绕,俩束紫色的雷光从他的眼中爆出,紫色的雷光带着噼里啪啦的声音,摧枯拉朽般的将那条细长的肉链击成灰飞。余势未消的雷光,直接罩住了那已经奄奄一息的母虫身上。

“嗷!”

母虫在雷光中剧烈挣扎,奈何它已经是油尽灯枯,在这驱魔辟邪的紫霄雷光中没有任何的反抗之力。那漆黑的身躯在雷光的照耀下,一点点的化为白色的光点,缓缓的消失在阳光下。

母虫化为灰飞时的景象很是辉煌,奈何叶浩宇却没有办法看到。他的双眼紧紧闭着,淡金色的鲜血不断的从眼缝中流出。叶浩宇强行使用了紫瞳的能力,已经使自己的眼睛瞎了。而且这种瞎,极可能是永久性的。就算日后复原,想来紫瞳也很可能就此废了。

叶浩宇躺在地上,任由眼缝中的鲜血流淌,自言自语的说道:“呵呵,只用一双眼睛换你灰飞烟灭,值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