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掉落的琴弦,伤了青春

鱼儿 暗潮涌动

掉落的琴弦,伤了青春 那儿有人哭了 4117 2011-11-13 21:57:20

  (抱歉,前面的章节已经修改,若是无法查看,请见谅,豆腐会尽快请编辑修复的;新章节送上)

千苑高中,下午四点,校园人工湖旁,子桐树下

"难道这都是已经注定了吗?小白?可泫?呵呵,还真是让人难以捉摸呀",自从离开琪她们,跑到这里都已经四五个小时了,一个人静静地坐在那里,靠着身边的子桐树,双眼静静地盯着这水里的鱼儿,不时划过一丝期盼与失望......

深秋的千苑此刻也是别有一番趣味.眼中满眼的金黄色无神的散落在由小石子砌起的小径,两旁幽静的树林时不时渗出一丝丝凉意,虽说天已是近冬,却依旧散发着一股热烈的味道,而这或许也是为什么总是看不到雪的影子;在这样的美景下,没有任何人会认为,在这里,找不到约会的静谧之处,毕竟在这偌大的南华市,除了那几处深山老林以外,这里便是市里面唯一几处能够算得上是情侣约会的好地方之一,所以,虽说是在这种天气下,虽说这里是校园,人工湖旁还是会有许多说着悄悄话的情侣们,而这也早已被校方默认了,因此就一直这样下去......

湖里的鱼儿依旧快乐地游着,没有丝毫的倦困感,你碰碰我,我挤挤你,好不自在,不知道这样游完一辈子,它们心里有没有什么感想,毕竟他们自从在这里安家落户以来,就已经注定了无法再回到大海了,就已经注定无法拥有那片广阔的天空了,或许此刻的他们,心里也是一阵怅然吧,应该也是会有丝丝遗憾才对......

静静地坐在那里,身边没有任何人陪着,与周围的那些情侣们相比,孤单,落寞,像极了一个独守深闺的女子,只是她与他们不同,眼中没有任何的伤感,也没有任何羡慕,"鱼儿,为什么你们就能够如此简单快乐,不用承受这份伤害,不用担心明天还会不会简单他的身影,为什么不会因为那个曾经深深伤害了你的人而永远忘记他,却是依旧念念不忘?为什么?你能告诉我吗?...筱雅好累呀,为什么他们总是会这样毫无顾忌的伤害我,为什么呢?"痴痴地望着脚下彼此嬉闹的鱼儿,眼前却是久久不能散去的那个人的身影,"为什么我还是会这样想他,明明都已久下决心忘掉他的,可为什么总是...?"落叶梧桐无意打破这份宁静,不知道是谁悄悄提醒了这水中正在欢乐的鱼儿,倏地,都已四散开去,消了踪影,只留下那越来越远的荡漾着的水波,渐行渐远......

"筱雅,原来你在这里呀"一声招呼惊醒了正在神思的她,抬头向着声音的来源处望去,"哥,你来了呀",没有多少人的感觉,但却带有一丝别样的味道;听着这回答,远处正往这边走来的枫不禁一颤,但瞬间便是恢复的原来的神情,"恩,听彦说,你今天又哭鼻子了,我不放心,所以就找了过来","呵呵,筱雅很乖的哟,你看,现在不是好好的吗?"说完便是俏皮地一笑,"哥,你今天不用上课吗?","恩,后天就要考试了,老师让自己复习,所以我就没有呆在教室里;奥,对了.筱雅.哥哥问你一件事,你可要老实回答,知道吗?"看着满脸严肃的枫,不禁笑了起来,"我说哥哥,这才几天,你就这么管着我和个妹妹呀,呵呵,好了,你说吧,我保证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你这个丫头",语气中尽是宠溺之意;转而语气变得严厉起来,"老实告诉哥哥,今天为什么又哭了?我不是说过了往后不允许在这样哭了吗?你看你这两个红红的眼圈,真是的".

"哥,你说小白的原名是什么?"抬眼深深地望着远处那里的几只快乐的鱼儿,心里一阵阵的颤动,原本干净的双眼瞬间又披上了一层朦胧的外衣,双手不自觉的紧握着,看起来好像很紧张的样子,"看着眼前的她,这个虽然只是刚开始做哥哥的自己,心里已是一阵心疼,"呵呵,他不叫小白,还能叫什么?自从我和他接触以来,到现在的好朋友,我也是一直叫他小白,而他也一直让我们这样叫他,似乎并没有听说他有其他的名字...恩,筱雅,你怎突然问起这个了?难道说你又听到了什么?","呵呵,没什么,只是突然想到了就问问呗,没什么事",没有过的解释,也没有过多的询问,或许连她自己都没有察觉,自己紧握的双手不知是在何时已经很自然的松开了...

"筱雅,这里有些冷了,我们回去吧",枫自来到这里,就一直靠在子桐树上,没有坐在筱雅的身旁,也没有离她很远,而这个距离也恰恰很合适现在两个人的关系..."好吧,从现在起,我枫,便是言筱雅的哥哥,从今往后,会一直照顾好这个妹妹的","我言筱雅,从今天起,认枫为自己的哥哥,也一直会做个好妹妹的"......想起当日的两个人的那些话,枫的心理也是一阵阵疼痛,已经十几年了,自己苦苦寻找了十几年的妹妹,而今也只能做她的干哥哥,想想心里也是一阵不愿,为什么家里的那个老家伙不让自己认妹妹,明明都已经找到了,明明承诺过的,现在却出尔反尔,说什么不要打扰她的生活,哼..."哥,你怎么了,发什么呆呀,好了啦,走吧,我们回家吧",被惊醒的枫愣愣的看着眼前这个和自己有着血缘关系的妹妹,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哦,好吧,我们走",唉,或许现在真的不是时候吧......

高二一班,第四组,第三排

一男一女,男的穿的一身帅气的休闲服,剪得一头整齐的碎发,脸上时不时露出甜蜜的笑容;女的穿着典雅,没有那些所谓时尚前卫,但也并不保守,三千柔丝随意飘落在双肩,虽只能看到背影,却从其片刻间的言行与举止来看,便是那种大家闺秀...

"泫,你在想什么呢?想得这么入神,都不理人家?"静鼓起小嘴,很不满的看着眼前这个让自己不能自拔的男人,心里很是欢喜,自从他那天那样"伤害"她以后,就一直陪着自己,似乎是承认了自己的存在,想到此处,心里更是有股说不出的激动与温暖;"你这丫头,也不顾及形象,看看你那犯花痴的样子,把我吓得",说完还很不客气的在静那飘落几络青丝的额头上弹了一下,"哎呀,好疼呀,呜呜......"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双眼却是要泪水外涌,看起来实在是楚楚可怜,"唉,好了啦,真是败给你这个丫头了,我就免费让你弹一下我的伟大的额头吧"话语充满了调笑的语气,"哼,我不,谁让你弹人家的,我要给你一个狠狠的惩罚"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脸上更是写满了"我就是你的克星","好吧,我的大美女,你要怎么惩罚你的帅气的相公呀?"说完,便很没风度的大笑起来,还好现在教室里没有其他人,要不还不把人..."胡说什么呢?谁说你我我的相公了,真不知害臊,哼"言表不一,口中虽是如此的不饶人,脸上的的丝丝红晕却是真真的出卖了她的心灵,"咳咳,好了,本小姐就罚你陪我去逛街,顺便做个免费的劳力",说着脸上露出了一抹坏笑,"额,可...唉,那好吧,下午你就去我家里吧"......

"恩,记得,下午在家里等我,别想其他歪点子,知道吗?","哎呀,知道了,真是的,你就放心吧"...

校图书馆,三楼,典籍室

这里由于是储存典籍的专用房间,所以很少会有人上来,毕竟大多数的时候,这里是关闭的,即便是使用,也都是那些专修文学的学生或者老师,更别提那些普通的学生了.然而此刻却是有人的说话声,虽说并不奇怪,但听着声音,那人数还不在少......

"老爷,我们真的要这么做吗?那件事都已经过十几年了,言小姐都已经长成大人了,老奴实在是不忍看到小姐再受到任何伤害了","何叔,我知道您疼筱雅,毕竟这十几年来要不是您,小姐都......现在他诗家想骑到我言家头上,更是不顾及十几年前的约定,哼,不自量力的虫子,十几年前我能够翻手覆了他诗家,现在照样可以","可是...",被一声喝断,"好了,何叔,筱雅的安全就交给您了,其余的事,就交给我和段天去办吧,我不能负了大哥临走前的嘱托,好了,你们都给我听好,都按照我之前的安排去做,如果坏了事,哼,你们知道我言家的规定,知道吗?","是",齐声一口,没有任何拖沓,"好了,你们几个去安排吧,何叔,您留下,我有些事需要拜托您老去办","恩"......

......

"何叔,叶家已经到了南华市了吧?","恩,他们在五天前已经到了,现在在天朝花苑住下了,现在正等着家主的通知呢","恩,那就麻烦您去通知一声,让他们开始行动吧,还有,让叶南和他的小女儿到这里来一趟,就说我有急事需要他们去办,记住,这件事不能让其他人知道","老奴知道了,不知道家主还有其他的是需要我去办吗?"......短暂的沉默,"恩.对了,你去给严华说一声,就说暮鼓已经能够响起,不知道晨钟何时敲响,切记,让他管好他女儿,否则的话,哼","是,那陈家呢?...现在都已经打算动手了,他陈家不能就此躲过","恩,何叔,你就顺道警告一声,若是他们敢胡来,就灭了他们",声音里不带一丝感情,丝丝威严让人不寒而栗,不怒自威,"是,家主,老奴现在就去办"......

整个三楼又再一次变得安静了下来,没有任何人看到有人从三楼下来,即便是有,或许也没有人会在意吧,毕竟那种地方大多说人都不会感兴趣的,但就在声音消失的那刻,一个黑色身影匆匆的从三楼楼梯口下来,没有任何迟疑,直接往往外奔去,似是很着急的样子......

校门口,小卖部旁

"彦,你跟我说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小白怎么说他叫什么师可泫?"琪一脸的激动,同时又是十分的担忧,"不知道,你要是想和我们好好的在一起,就不要再问什么,有些事不是你能知道的,否则的话,于己于你,都不是什么好事,还有,回去给你老爸说,如果你陈家不想被灭的话,就让他安安静静的,否则的话严家会让他尝尝十几年前的痛苦",没有人知道为什么现在的彦变得和一个凶神一样,与之前那个文雅的彦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一点让琪心里很是担心,同时听着那些话,心里也是一阵心惊胆战,泪水更是不由自主的落了下来......

枫有话说:这个世界上有些事不是我们能够掌握的,世事变化万千,有多少的秘密被我们用生命守护,有多的秘密被我们用一生去守护,而有些秘密却是不能永久的保留在心底;为了不伤害某个人,为了给某个人所谓的的更多的幸福,即便是伤害,我们也要死死守紧一个秘密,这或许也就是为什么明明爱的人却只能在暗地里祝福他能够拥有更好的幸福,而自己却是傻傻的认为自己这样的做法是对的,然而,谁又能想到,这或许会伤害两个灵魂,让彼此都承受一份来之不易却狠心挥手离去的爱,我想这样的人,或许才是最笨的吧......一个没有紧紧抓住幸福的人,是最笨的,他们往往都是单纯地认为自己是正确的,却没有想到这或许会成一辈子的遗憾,所以,枫在这里,希望各位能够紧紧抓住一份来之不易的感情,毕竟错过便不再来,青春是可以犯错的,我们应该做的便是无悔于青春的时光白白流逝,这样,或许到了最后,我们都能够拥有一份能让自己体味一辈子的记忆......二样的人生或许才是没有遗憾的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