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庶女成凰

第五章 倍受排挤

庶女成凰 欢喜无量 2230 2014-03-21 22:58:50

  自那次侍寝后,即墨衍再没有翻过我的牌子。他这般厌弃我不知是帝王之心果真多疑,还是他爱顾漪爱的刻骨。昨日听闻他封了顾漪为端懿皇后倒也在意料之中。

这些日子以来江媛宠爱颇多,却不如顾蘅芜,一连侍寝两晚,风头一时无两。毓秀宫的人因着这个,不敢随意怠慢我。

兰烟却看着急了,成日里想尽各种让我夺宠的法子,我只充耳不闻。

我成日无事,相伴我的也只有江媛。吩咐兰烟制了鲜花饼,带往江媛住的关雎宫若水阁。

正在门口,却被一老太监拦着,我认出他是皇上的贴身太监李公公,他只轻轻道:“小主午膳后再来,皇上正在里面呢。”

我转身欲走,里面出来一小太监,小心翼翼跟李公公说了什么。

“小主里边请。”

我顿时不明所以。碎步而进,即墨衍正与江媛用膳,江媛见是我十分欣喜:“姐姐可来了。”说罢上前拉我入座。

那小太监咳嗽一声,江媛面色堪忧,我知是即墨衍召我进来,摇摇头,示意她回去。

江媛慢慢坐下,却无心吃食。即墨衍依旧用膳,似乎胃口大开。我站也不是坐也不是。

忽即墨衍手中的银筷子掉落在地上,小太监正欲捡起,从即墨衍口中发出清晰的声儿:“便让清选侍来伺候吧。”

我默默上前布菜,江媛脸上的五官都快因焦急拧成一团。我定睛一瞧菜品,有蝴蝶暇卷、姜汁鱼片、五香仔鸽,鸡丝豆苗、珍珠鱼丸。汤是红参母鸡。菜虽不算多,但甚为讲究。我想了想,即墨衍吃惯了山珍海味,夹的清淡的总是无错。

用银筷夹了些鸡丝豆苗在他碗里。他也不说好是不好,便用起来。随即我夹的是珍珠鱼丸,亦是清淡菜品。

见他吃的甚好,又夹了姜汁鱼片,差点入他碗里,小太监咳嗽两声,我赶紧撤下,却一不小心落在即墨衍衣服上。

我心暗叫不好,他毫无情绪,直挺坐在那。

我退了几步,清脆声儿,那碗被他摔在地上,碎片差点伤找我,我惊慌失措地跪下请罪,整屋的人都惊动了,纷纷跪着不肯起来,江媛咬牙道:“一切都是妾不好,请皇上责罚。”

“哦?你何罪之有?”即墨衍挑眉问道

江媛见他愿意听下去,到:“姐姐进来有头晕的毛病,本该是妾布菜,谁知姐姐在这时犯病,冒犯了皇上,是妾没及时禀告,自当请罪。”

屋内只听得到呼吸之声。

即墨衍忽然发话“你倒是有情有义,起来吧。”

江媛闻声起身,即墨衍又道:“走吧,待朕换身衣裳,你也陪同去御花园走走。”

听这事也就这么过去了,江媛喜形于色,谁知却高兴的太早。

“清选侍从明日起,每逢夜晚,便在宫墙边罚跪两个时辰思过吧。”

夜晚?两个时辰?他当我是铁打般的身子,一条贱命,我便是有一天死了他眼睛都不会眨一下。如今他还留着我,只因为顾家倾力辅佐他,一时之间不想动我罢了。

“皇上.....”江媛仍不死心。

我绝望至极,他的心如雪般冰冷,我早知道得不到他的心,谁知他当我是手中玩物。我自小人人都恨不得往我身上踩一脚,下至奴仆,上至大夫人。既然如此,何不给我个痛快,非要折辱我至苟延残喘之时吗。

“妾遵命。”

瞧着江媛不明我为何如此顺从,恨不得我将这句话收回去。

即墨衍却踏出门槛,盯着江媛:“还不走?”

江媛只无奈的跟着他走了,目光却在我身上挪不开,渐行渐远

我回不过神来,提起食盒欲回去。正走到院中,一宫女忽来行了个礼:“见过清选侍,沁修仪有请。”

早闻沁修仪乃即墨衍最宠爱的妃嫔,在即墨衍登基前曾救过他一命。

我随侍女进去,见着一佳人在执笔轻点墨,在纸上写一青字,靠近一看,好如行云流水。见了她面容吗,不由一惊,她正是我在长姐府中看到的那位埋香囊的女子。

她浅浅一笑,却雍容至极。指着身旁椅子:“妹妹请入座。”

我坐在她身边。

“妹妹如何看着这青字是何意?”她声音十分好听。

我想了想:“世间美好花草大多离不开一个青字,人人皆爱清心之物,娘娘也是如此吧。”

她却讲纸轻轻拿过来,拿起笔:“我意并非如此。花花草草我只爱万年青一个。”

说罢又在纸上添了几笔,变成了“清”,方把笔放下:“清虽是有高雅纯净之意,却不如万年青活的长活的好。自古文人雅士清高的多不胜数,可那又如何,下场不过穷困潦倒。”

我此时明白她不过想将我收于髦下。

她不甚在意我是否回答:“知道那日你选秀时那番话,便知你不是蠢钝之物,可想和我共求富贵”

我只愿在宫中宁静的生活。哪怕一生平庸被欺。何况.....她说不定与长姐的死有关,今日之话,虽是真,谁又知她是否也想害我。

她见我一脸惊恐,面上温和:“妹妹不必着急,回去考虑三天。我在宫中静候妹妹答案。”

我假意不曾知道那香囊之时,就此退下。此事我拿不定主意,毕竟我在宫中无权无势,也无宠爱。江媛虽好,这确实我的家务事。如此看来顾蘅芜是我唯一可与之商量的人。

兰烟早在撵子边等我,笑脸相迎:“小主要回宫了吗。”

我平静道:“去麟趾宫。”

兰烟嘴巴张大了:“小主.....”

我知我从未同顾蘅芜有太多往来,今日实在是让兰烟惊讶。可在众人面前不便明说其中原因,上了撵子,什么也不说,去了麟趾宫。

接近麟趾宫,便听见轻灵的笛声,其中忧思之意甚浓。我打发了兰烟与其他宫人,只身进去,顾蘅芜正于院中,在树荫下吹奏。一曲毕她却张口道:“无事不登三宝殿,说吧。”

我见她不甚耐烦,再加上近日诸事不顺,便不搭理她。

她却把笛子丢在桌上:“若是想靠我搏恩宠,我劝你一句大可不必。”

我安然道:“你若是不想听我的话,长姐之死,便就这么过去。”

她恶狠狠握紧拳头:“你说。”

我将事情原原本本说了一边。她竟苍然落泪,我向来以为她只是个傲气之人,却没想到她对长姐是如此真心。

“你听着,既然沁修仪有意拉拢你,你便放心的去,找时机查明真相。”她的眼睛红肿,令人觉得尤为可怖。

我张目结舌。虽是全心为长姐报仇,害怕至极,却应承了她。

伫立在宫道上抬头看着四方的天,身心疲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