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庶女成凰

从轻处置

庶女成凰 欢喜无量 2992 2014-03-21 22:58:50

  今日难眠,我忽然想起旭王同拓跋桦私交甚笃,莫非他也和此事有关?我虽和他只有几面之缘,但他毕竟是即墨衍的兄弟。又想了想,他要是想反在夺嫡时候就能反了,何必等到今日。犹不放心,吩咐备马,乘马车速速赶往旭王府。

门前那几个家仆倒是客气,通报后我便进去了。

旭王在紫竹藤下,悠然自得,泡了一壶茶。

我直接坐下,十分平静,等着他将茶倒入杯中,随意道:“王爷,我突然到访,是否觉得我无礼了。”

旭王笑着,皎洁的月光下他的轮廓渐渐明显,不同于即墨衍英气,睿王俊美无双,旭王是个谦谦君子,他温和道:“是有些,但这样的女子,相处起来却省心不少。”

我嗅着茶香,抚玩那茶杯,背上的青竹图案,绘的极好。

旭王伸出手拿过茶杯,放在桌上:“茶烫,莫伤了手。”

我暗暗想着,你既然对旁人这般细心,怎么就躲着可爱善良的怡婷郡主?话锋却转到拓跋桦身上:“听说王爷同王子十分要好。”

“近乎兄弟。”

我嘲讽道:“旭王可否告诉我,这位兄弟,究竟在京中住过多久?”上回我就觉得蹊跷,这密道不是一天两天而成的,何况还要避开三府的眼睛,这得费多少功夫和时间。只怕各府中已经有了奸细,幸好我通知了父亲,早早将那内鬼抓出来,与馨儿十分小心,说话低声细语,才不会坏了大事。

旭王微惊:”婉仪好本事,本王说了也无妨,拓跋王子因为喜爱我大承风光,便秘密建了宅子,在京中居住一年,因为不想惊动他人,我便瞒着皇兄。”

我转眸如刺般看着他:“旭王还有什么没告诉我的。”

旭王缓缓道:“他曾带了一些难民,托我好好照料。”

我掩唇冷笑:“王爷真是养虎为患,现拓跋桦欲反,那群难民只怕施展所长了。”

“什么?”旭王眼中全是不相信,又反复思量,叹气:“拓跋桦可是我同皇兄自小结交的,本王这般愚蠢,真是难辞其咎。”

素手执杯饮下,淡淡道:“王爷不是愚蠢,是心软的过了头,因此不能成大事,也不曾沾染这肮脏之事。”

他苦笑:“婉仪不怀疑我?”

”怀疑,当然怀疑,请王爷进宫,皇上自会处置,不要想告诉拓跋桦,这回护送你的可是顾家的暗卫。“

身着便服的暗卫一个一个进来,他起身:“那便告辞了,只要能洗脱嫌疑,婉仪是否还将我看做好友。”

我不置可否:“那要看王爷了。”

说罢转身离去,折起一张纸,轻轻对一小厮道:“去睿王府。小心着点”

回去休息,午后,拓跋桦的下人称为我调解与孟家关系,拓跋桦已在蒙福等候。我假意感谢,很快到了孟府,却不事张扬,换上丫鬟服装,从侧门进入,只躲在孟隐房中,果然没有拓跋桦踪影。

只见一男一女进来,我与了心藏得密实,他们愣是没见着。

任晴妤几日打扮得格外娇艳,金簪宝石,一身苏绣荷花。

孟隐果真痴情,拉起任晴妤的手道:“妤儿,你放心,等过了风头,我一定娶你。”

任晴妤小鸟依人的与他相拥,藏在袖子里的小刀正要插入孟隐胸膛,了心一个箭步夺下小刀。

孟隐呆若木鸡,我冷哼一声,坐在椅上:“孟公子还不明白?谁想害你,谁想帮你。你是选择前者还是后者。”

孟隐渐渐反应过来,握拳咬牙,瞪着任晴妤。我让馨儿擒住任晴妤,继续道:“本你和孟隐好好地,不祸及我小弟,你尚能过得美满。可你偏偏要听拓跋桦,来杀我顾家的人,引起三家的仇恨。任小姐,我该说你蠢还是说你痴情?“

“少爷,任公和顾大人在正厅议事,请您过去。”

任晴妤霎时间脸变得苍白,话都说不出。

我淡淡道:“请吧,大家都到齐了。”

我带着这一行人至正厅。三家家主神色都十分凝重。

我指着任晴妤对着任公:“任大人,你家的小姐搅的三家人天翻地覆。我顾家死了一个,所幸是孟家我救了一个,至于任小姐,又怎么办呢?”

早听闻任公为人刚正不阿,此时已是老泪纵横,几欲跪下:“我对不起你们,对不起这天地。”

我扶着他没让他跪成,心软了些许。虽说以命偿命,可说到底任晴妤只是拓跋桦的一把刀。

沉思片刻:“那就将任小姐送去塞外的监狱,永世不得踏出一步。”

众人面面相觑,皆同意了。这般宽让,也不过是给了任公一个面子。

我看着侍卫把任晴妤带出去,只轻轻丢下一句话:“三位大人也明白拓跋桦要的是什么,最好先将密道堵上,再商量如何联手制裁拓跋桦。京师一旦有动,就看各位的运筹帷幄了。”

侍从早就打理好行装,我得回宫,刻不容缓。

一进宫门我就赶紧往养心殿去,刚下过雨,青砖湿淋淋,我走的也不踏实。一个丰腴的女子从养心殿走出来,斜斜看了我一眼,小跑着离开了。我只默默走进去,即墨衍正练字,眉眼顺意。

“参见皇上。”

即墨衍听我的声音抬头,有一丝意外:“怎么会来也不说一声?”

我走过去站在他身旁,揉他肩道:“皇上的新欢叫什么呢。”

他笑笑,拍着我的手:“她是母后的侄女儿,如今是研嫔。”

我并无后文,太后塞进来的人,不要也不行,只一五一十将宫外之事同即墨衍说了,他眉心一动,眼神凝起来,如一把锋利无比的刀:“这样啊,那就让他好好闹吧。”

我退了几步:“什么?”

即墨衍冷笑道:“让他找上门来,才有名头让他死啊,他的命可值钱,不知多少突厥皇子等着杀即将继承大汉的他呢,朕最看好的,就是那位拓跋应,好酒声色,只求富贵,不求权利呢。”

我殊不知即墨衍如此深谋远虑,许是他天生就有身为帝王的杀伐果断。

又担心道:“皇上有几成的把握?”

即墨衍望着远方的石阶:“朕的把握,永远是十成十。”转头命太监:“宣睿王进宫。”

我行礼退下:“嫔妾妇人,养心殿不便久留。”

即墨衍点头让我退下。

我的心却停不下,即墨衍如此计划,是否有疏漏?但这睿王可比旭王精明果断,襄助即墨衍是再好不过。

“清婉仪。”静妃站在我身前,唤一声。

我连忙俯身:“给静妃娘娘请安。”

静妃嫣然一笑:“不必,你帮了本宫这样的忙,不枉我当日救你。”

“娘娘说笑了,嫔妾本就是娘娘的人,又怎是帮忙?”说白了我与静妃只一根绳上的蚂蚱,没有她就没有如今的我,没有我她就失去了一臂之力。

一打扮不俗的宫女走上来,施施然道:“皇后娘娘有请清婉仪。”

静妃勾唇:“刚好,本宫也要去与皇后娘娘聊聊家常。”说罢径直拉着我往坤宁宫去。

早闻皇后奢华成性,不承想连宫里盛着水果的器皿都是金制的,但大承繁华富强,她这么花销,太后与即墨衍只当看不见而已。

“参见皇后娘娘。”我与静妃一致请安。

皇后表情阴晴不定,清了清嗓子:“坐吧。”

我明明知道她是为何召我来,却不动声色,倒瞧瞧当着静妃的面,皇后能说出什么来。

“小妹之事,虽罪大恶极,但我为皇后,这也是家事,定当严惩不贷。”皇后正襟而语。

她不就想让任晴妤到她手上,让我放她一马吗?

静妃说话了:“姐姐,那日任公也认同了这样处置,臣妾相信清婉仪,这般处理已经甚好。”

皇后勉强平声静气:“本宫乃国母,兹事体大,清婉仪处理不来。”

“此事让姐姐处置,我们知道还好,就不知那些小人怎么编排姐姐包庇呢。”静妃戏谑道。

我也粉面含笑:“娘娘尊贵,既然已经有了定夺,怎能劳烦娘娘再费心?”

皇后憋不住了,一拍桌子:“这事你做不得主!”

我暗暗嘲笑,皇后如此护短,鼠目寸光。要是让静妃代替其做了皇后,也是应当。本还欲假装讨好她,不过她这般蠢钝,也没什么好怕的了。

我掩嘴巧笑:“娘娘说的极是,嫔妾做不了主,只是三位大人同意了,娘娘何须操心?再者这样不体面的事,婉转的说是谋杀,可要说个明白,可是通敌啊。娘娘想让任小姐活,那任小姐活了,皇上又要拿任家的谁来出气呢?”

静妃附和道:“姐姐也不是不知道皇上的脾气,到时候天塌下来的,可没人顶的起来。”

皇后气结难消,气喘吁吁,凶目厉色,刚想指着我脑门训斥,便晕倒了下去。我只大呼:“皇后娘娘,皇后娘娘,快来了啊!”

一群奴才手忙脚乱的,我和静妃便趁机退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