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爱上师父之爱就一个字

爱上师父之爱就一个字

zxmmy336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1-11-15上架
  • 43295

    连载中(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中秋之殇

爱上师父之爱就一个字 zxmmy336 3418 2011-11-15 17:46:28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

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

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水调歌头苏轼(北宋)

时值中秋,月光分外明朗,皎洁的圆月悬挂中天,将它清朗的光辉照遍玉剑山庄每一个角落,让夜晚的山庄似笼罩在薄雾轻纱间,美得好不真实。

秋语欢蹑手蹑脚的向山庄外走,她不过十岁,眉目间已可以看出几年之后必是一个美人儿,她是玉剑山庄庄主秋玉轩的独生爱女,小名欢欢,因秋夫人早逝,秋玉轩对这个女儿视若珍宝,若在平日,本没有这样的机会,但今天是中秋,庄内入夜便紧锁大门,所有人都到大厅赏月吃月饼去了。

将身后的喧哗吵闹抛在一边,她已经走到高高的围墙下,墙边有一棵大树,欢欢也不犹豫,迅速的攀爬上去,动作之干净利落显然不可能是第一次,她从树上跳下便已是山庄之外了。

欢欢会在中秋夜偷偷出府倒也不是只为了贪玩,今夜她声称早早睡下本是为了偷溜出去寻小狐狸乐乐,乐乐是一只全身雪白的灵狐,几日前语欢出庄玩时无意中发现它身受重伤躺在草丛中,便替它包扎伤口,小狐狸也不挣扎,只用一双黑宝石般得眼珠子一眨不眨的望着她,语欢看着心下实在喜欢,便替它取名乐乐,有心带回家又怕爹爹不让养,便在庄外寻了个遮风挡雨之处,将小狐狸放去养伤,只待伤好再求爹爹去。反正爹爹最疼她,小狐狸又这么可爱,又不同于以前捡的小猫小狗,只要撒下娇一定能成。

今日白天一直没能出庄,欢欢实在放心不下,只好趁着月色偷溜出来了。可她不知道的是,就在她离开山庄的一刹那,数十名身着夜行衣,黑巾蒙面的武林好手已经跃入玉剑山庄,此时的秋玉轩正端起酒杯向庄内众人敬酒。看到周围突然出现的数十人,忙放下酒杯,园中众人也都抽住武器,只听他厉声喝问:“你们是什么人,竟敢擅闯玉剑山庄?”

“我们是什么人并不重要,只要你将离殇剑交出,本座便饶你等不死。”领头的黑衣人也不废话,直接说明来意,江湖传言,得到离殇、合欢二剑,便可练成盖世神功,天下无敌,为此,多少年来引出武林纷争无数,最终合欢剑为魔教所得,离殇剑却一直毫无音讯。

“好大的口气,离殇剑没有,一群藏头露尾的鼠辈,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知道今日不可能善了,秋玉轩手一扬,刚才还在觥筹交错的庄内护卫一展开阵式。

“哼,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黑衣人冷哼一声,示意事后黑衣人动手。

刹那之间,天上的明月似乎也不忍再看,缓缓向云层躲去。这哪里是在对战,分明就是一场残忍的大屠杀。前来偷袭的黑衣人个个都是一等一的高手,玉剑山庄众人手下虽也不弱,却远不是黑衣人对手。一时间惨叫声四起,鲜血四溅,秋玉轩看得目眦欲裂,长剑出鞘,大呼一声像领头的黑衣人冲去,竟用上了拼命的招式。

这黑衣人好快的身法,眨眼间,已闪过秋玉轩的致命一击,同时手中已多了件金光闪闪的奇异兵刃,似刀非刀,似剑非剑,闪电般击向秋玉轩,眨眼间已攻出七招,那诡异的招式,看来毫无章法却又似乎本该如此。沿着秋玉轩手足少阴经俞府、神藏、灵墟……等几大要穴,一路斜刺了下去。

秋玉轩平地跃起,凌空一个翻身,堪堪避过了这七招,但这时黑衣人兵刃已向上刺出,秋玉轩身为一庄之主,自然不是等闲之辈,但黑衣人身手之快,功力之高远非他能及,应付这从来未见的奇诡招式,已是左支右拙,大感吃力,加之周围哀号声四起,更是让他心神不宁,不过数招之间,身上已是多处挂彩。

黑衣人却是愈战愈勇,手中兵刃如跗骨之蛆,不离秋玉轩左右,饶是他无意马上杀死对手,却已让秋玉轩无还手之力,一时失神之下,黑衣人那件奇异兵刃已指向他喉间。

“交出离殇剑。”黑衣人喝道。

“你做梦,不要说没有,就是有也不可能交给你这等见不得人的鼠辈。”秋玉轩看了一眼血流成河的花园,痛苦的闭上了眼睛,从那奇异兵刃他已知道来人是谁,能用上魔教教主战九天独门武器金龙魔刀的还能是谁,只是没想到他们倒是看得起他,堂堂魔教教主竟然亲自出手,却不知如何得知离殇剑入了他的手,但离殇剑关系重大,决不能在落入魔教之手,好在他已经送出山庄,只是玉剑山庄已是无法逃出此劫,只苦了这些一直追随他的下人,都做了他的陪葬,还有他那年仅十岁的女儿欢欢......对了,欢欢呢,院中如此吵闹,她纵是睡得再熟也该惊醒了,怎么会一直不见她。

“你先看看这是谁,在做决定吧。”就在这时,黑衣人手下已堆出一个十来岁的小女孩,,而小女孩显然已经吓呆了,早已哭不出来,浑身缰直的立在那里,秋玉轩一看,原来是管家王叔的女儿妮妮,只比欢欢大了一个月,王叔夫妇早已躺在血泊中,这孩子显然被当成了欢欢,可是欢欢又去哪里了,难道又趁自己没注意溜了出去,他心下一喜,脸上却不显,就让他们把这孩子当欢欢吧,反正魔教行事向来鸡犬不留,这孩子是没活路了。

“放开我女儿。”秋玉轩厉声大吼。

“放开也不是不可以,只要交出离殇剑。”黑衣人冷冷道。

“剑根本不在......”

“别急着否认,你那八拜之交对自己的爱子可比你对女儿好得多。”黑衣人不待他说完,便冷冷的制止道,若非有确切消息,他也不会轻易出手。

“你把他们怎么了。”原来是这样,义兄想是受了自己牵连,才导致这些个瘟神上门。

“哦,你倒是不怨他出卖你。”黑衣人见他不觉愤怒,反而关心对方,不由有些意外,“只可惜除了有用的人,本座手下不留活口,尤其是背信弃义之人,他的儿子嘛,既已答应,本座向来说一不二,自是让他走了。”

“事到如今,怨又有何用。”义兄贪杯,酒后失言之事由来已久,若非自己无意透露,又怎会引来祸事,何况为人父母者,又有几个眼见自己儿女将死而不妥协的,如果今晚面前的是欢欢,他也不敢保证自己还能这般理智。

深深看了一眼面前犹自呆愣的小女孩,秋玉轩在心底说了声对不起,用尽最后的力气一掌挥向妮妮,整个人往前倾,魔刀划破喉咙,鲜血四溅,眼看已是不能活了,妮妮还来不及哼一声,已倒地不起,气绝身亡。

饶是黑衣人见多识广,也断然想不到秋玉轩会如此做,不由一时傻眼,随即狠狠一脚将他的尸体踢出老远,对众人命令道:“给我搜,不留一个活口,把离殇剑给我搜出来。”

却说欢欢找到小狐狸乐乐,见它的伤已经好了大半,便将手上准备的鸡肉递给它,津津有味的看它吃着,到底还是个孩子,,又和乐乐一起玩了会儿,竟不小心睡了过去。

也不知睡了多久,欢欢觉得有些冷,便抱起乐乐往回走,既然乐乐的伤已无碍了,还是带回去求爹爹收留吧,老往外跑,爹爹肯定比这更不高兴。就在她移步离开的时候,漫天火光映红了天际,熊熊大火自玉剑山庄燃起,整个山庄顿时笼罩在一片火海之中。

欢欢扔下小狐狸,也顾不得它是否会受伤,疯了一般向山庄跑去,眼看着便扑向火海之中。

就在这危机关头,只见眼前白光一闪,欢欢已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是一个白衣少年,风采绝世仿若九天之上下落凡尘的谪仙,让人不敢仰视,只听他轻轻一叹:“还是来得太晚了。”

欢欢才不管他的叹息,尖叫着踢打他,一边叫道:“放开我,我要找爹爹,你放开我。”

“小姑娘,你是玉剑山庄的人,谁是你爹爹。”白衣少年手轻轻拂过,欢欢已是动弹不得,只听他柔声问道。

欢欢只是恨恨瞪着他:“关你什么事,我要进去救我爹爹,你快放开。”

“你叫欢欢吧,玉剑山庄秋庄主是你爹爹对不对。”想到秋玉轩有个十岁的女儿,与这女孩差不多年纪,便如是说道。

“你是谁,你认识我爹爹吗,那你可不可以救救他,,你武功很好是不是?”像抓住一株救命的稻草,欢欢连珠炮似的发问。

“我是你爹爹的朋友,这样的大火之下,再好的武功也是枉然,何况魔教行事向来心狠手辣,断不会留下活口。”手中拿出一柄白玉小剑给她看,白衣少年说道。

“魔教,那个与天下武林正道为敌的魔教吗,我爹爹从没有得罪过他们,他们怎么会下这种毒手。”欢欢已经十岁了,倒也并非完全不谙世事的小姑娘,她知道对方没有说谎,能有玉剑山庄信物白玉剑之人也绝对是爹爹信得过之人,她的泪水如泉水般涌下,待白衣少年轻拂解开她被制住的穴道,她不由瘫坐了下去。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这离殇,合欢二剑还不知要害多少性命才回罢休。”白衣少年无奈叹息。

不知何时小狐狸乐乐已经到了她身旁,默默依偎着她,欢欢揽过它柔软的小身子,无声的呜咽,乐乐可算是救了她一命,却也是让她第一次感觉到失去亲人的痛,比起娘亲去逝时的懵懂无知,这种痛已让她几乎没有了活下去的勇气。可她不能,上天既然让她活了下来,这杀父灭庄之仇岂能不报。

欢欢在心里暗暗发誓,此仇不共戴天,总有一天,她要那些个丧心病狂的杀人放火者血债血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