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爱上师父之爱就一个字

第十九章 镇国公府(五)

爱上师父之爱就一个字 zxmmy336 1589 2011-11-15 17:46:28

  昔日权王府邸,入目便是雕栏画栋,繁花似锦,周边亭台楼阁,精致奢华。

南宫非凡师徒二人跟在南宫宇明身后一路走过,一旁的侍女仆从纷纷上前施礼,师徒二人无视那些或惊艳或疑惑的人,他们二人对身外之物全无兴趣,身为武林第一神医,多少人不惜倾家荡产以求保命,又岂会缺了这些俗物。

“凡儿,这位姑娘是......”南宫宇明看向冰焰,这时冰焰脸上再无遮掩,那样惊人的美丽走在南宫非凡身边也不见丝毫逊色,白衣红裳,看上去竟有天生一对的感觉,只是那女子浑身散发冰寒之气,让人难以亲近。

南宫宇明见过的美人无数,南宫家的子女男俊女美可是奉都闻名的,可却没有及得上这两人的,说句不敬的话,就美貌而言。连皇后南宫翩翩,他那以才气和美貌闻名于奉都的女儿也永远不及。可凡儿还有个未婚妻,等了他已经十八年了,按宁亲王的意思,有不等到誓不罢休的意思。

“她是我的徒弟秋语欢,这孩子自幼没了亲人,是我一手养大的,为人有些冷漠,还请舅舅不要见怪。”南宫非凡道,并没有让冰焰上前行礼,他深知冰焰最是反感那些俗礼,什么都喜欢武力解决,也不会因为视自己为亲人就把自己的都当亲人的可能,所以并不为难她。

“哦,”南宫宇明应了一身,虽对外甥有一个比自己小不了多少的徒弟有些不解,但他对江湖事所知不多,只要不是妻子和红颜知己就好。

“舅舅,凡儿这些年一直在外行医,医术也算小有所成,这次上门也是希望可以治好外公的病。”南宫非凡说道。

“你会医术,难道这些年你不是被那人带走了。”南宫宇明提及那个间接害死姐姐的男人就有些咬牙切齿,一直以那人称呼,甚至不想承认那是姐姐孩子的父亲。

“是,当年镇国公府一别,我便再不曾见过他。”

“那你试试看吧,那些太医实在帮不上什么忙。”说话间,几人已走到门口。

镇国公南宫政和现年六十八岁,在奉天王朝已算高龄,但他自幼习武,虽比不得真正的武林高手,强身健体自不在话下,而他这些年来也确是无病无痛,原还待过了七十大寿便将爵位传给世子回祖宅,也算是落叶归根。

奉天王朝世代勋爵都是父死传子,所以要先承位必得皇上同意,而且必须提前三年上折子请求,镇国公正是在孙女南宫翩翩坐上后位之后上的折子,也有表明镇国公府忠心,削减自己权力的意思,毕竟南宫政和年轻时军功无数,南宫宇明成年后国泰民安,两人孰轻孰重一目了然。

不过终是人算不如天算,谁曾想原本再活十年也不成问题的南宫政和,一气之下竟病入膏肓,长卧不起。

走进镇国公的卧房,一股浓郁的药味直袭而来,床上的老人形容枯槁,那里看得见半丝当年驰骋沙场的模样。

卧房中只有两名御医在诊治,只见他们眉头紧蹙,一副束手无策的模样,这些天,每天必有两名不同御医上门,然后回御医院商议,却始终拿不出一个好的方案来,只开了些静心安神的药物日日服用,却无半点好转迹象。

南宫宇明上前让御医退于一旁,坐到父亲旁边道:“爹,你看,凡儿回来看您啦。”然后示意南宫非凡上前。

“凡儿?可是蝶衣的孩子。”南宫政和似乎精神一振,费力的看向南宫非凡,然后轻轻一叹,“长得和蝶衣多像啊,可惜我的女儿再也回不来了,枉我堂堂镇国公连自己女儿也护不好。”

南宫非凡心中一怔,眼前的老人和他心中所想完全不一样,当年的他太过年幼,才会以为这一家人因为恨屋及所以不喜欢自己,全然没有想过当年母亲的去世给他们带来多大的伤痛。

“外公。娘已经去了这么多年,她要是知道您还在为她自责,一定不会安心的。”南宫非凡想起母亲,眼睛也有些湿润,在他的幼年,母亲身边只有他,说的最多的不是深爱的宁亲王,而是疼爱她的父亲,也正因为如此,听到镇国公病重,南宫非凡再不想踏进这个门也不得不来,还有一件事便是他的未婚妻已经十八岁,这婚姻是结是退终要有个交代。

“是啊,爹,姐姐怎么会怪你,您要快好起来,现在凡儿回来了,若蝶郡主也已经十八岁,您可还得为他们主持婚礼呢。”南宫宇明也在一旁说到。

南宫政和脸上扯出一抹笑意,就这样简单的一个动作,似乎已用尽了力气,整个人有些恹恹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