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我们走失在安城

第九十九章.疯狂2

我们走失在安城 晓佐辰白 2245 2011-11-17 13:23:49

  去了那个我和卿卿都常去的奶茶店,我们要了一个包间坐在里面。

刚才,陪着筱攸将那本书送回了她的寝室,她才说要和我们来这里坐坐说说。

在送那本书回寝室的时候,筱攸一直将书紧紧地抱在怀里,好像生怕书出了什么问题似的。而就连羽楠和她说话,她都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看着我的时候,我总觉得她的眼中会散射出那种让我恐惧的光芒。

“筱攸……我想,我们是不是好好谈谈?”

包间里的格调和外面的清新自然却是截然不同。玫红色的小吊灯,暗紫色的桌布,墙上也用了淡紫色的帘子做装饰,房间里昏暗的灯光让我模糊了视线。

“总是这样也不是办法,你到底要我怎样?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你说清楚。如果是因为我虐待你那件事情,我会尽我可能的一切来补偿你。我不想再让爸爸和后妈为我们操心了,也不想让羽桦和卿卿,还有羽楠为我们担心。”

温热的玫瑰奶茶在掌心里传递着温度,我紧紧地握住玻璃杯。我喜欢这样的温暖,我知道我冰冷的手掌也一定喜欢。模糊的视线里,我看不清坐在我对面的筱攸的表情。在那一刻,我突然间开始庆幸,还好我看不清,否则我想我一定想要落荒而逃。

“补偿?你对我最好的补偿,就是不要离开中国,不要离开安城,不要离开我。”

我听到筱攸那里金属小勺碰到玻璃杯清脆的响声,然而那响声却让我浑身克制不住地轻轻一颤。然而除了这声清脆的响声,包厢里却是安安静静地没有发出任何一点声音。模糊中,我还是看清了和我坐得最近的卿卿。她正一脸紧张又一脸期待地看着我,我知道她一定是不想让我离开的。

“筱攸,你现实一点好吗?现在大家都在这里,我也要很明确地说,我必须要去英国。我不想骗大家,我去英国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不仅仅是去和妈妈生活,还有更重要的事情。”

喝了一口温热的奶茶,竟又开始觉得头在隐隐作痛。为什么不能放我离开呢?在这里,我根本就是一个多余的人啊!所有人都会因为我儿不自在,所有人都会因为我……

“什么重要的事情能比解决现在的情况还重要呢?姐姐,你真的这么绝情吗?”

即使看不清筱攸脸上的表情,我却仍然感觉到她那灼热的目光,将我烧得不知所措。隐约看到她动了一下,似乎是一旁的羽楠将她拉回了座位。筱攸……你怎么可以表现得这么明显呢?我不禁开始担忧,若是羽楠知道了筱攸喜欢我的事情,以他的性格,恐怕会承受不了。

“总之我必须去英国。况且……我留在这里,只会生出更多的事端。我走了,这些状况自然而然就迎刃而解了,不是吗?”

头疼得越来越厉害,还时不时地伴着间歇性的鸣叫声,我感觉我的脑袋里一定是有一窝麻雀炸开了锅。

“筱攸,我求你了,放过我好不好?我真的……”

脑袋里发出一声尖利的鸣叫,我却感觉到胃部一阵不舒服,才吃过早饭不久,就有了想吐的冲动。

“放过?那你为什么还要说可以补偿我?奚妩,你拿什么来补偿我?我不管,我要你留下,就留在我身边!”

筱攸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大,我看到对面的她索性一下站了起来。她就那么高高在上地俯视着我,我看不清她的眼,却仍旧感觉到无所遁形。一旁的羽楠和羽桦似乎都拉了拉她,但是她仍旧不为所动。

“奚妩,我要你留下,听到了吗?我要你留下!”

“我要你留下——”

她竟开始了吼叫,手还不停地拍打着桌子。

“嗡——”

我只感觉到脑子里的麻雀不停地在乱飞乱撞,不自觉地捂住耳朵。不,我不听!我不要听!

“你给我留下——”

“啊——”

不,不要,不要这样!

筱攸的声音越来越尖利,仿佛一把匕首插进了我的脑子里。

“嘭——”

温热的液体流了一手,整个包厢里都弥漫了玫瑰的香气。

“不行——她一定要留下!给我留下——”

隐约中,我竟看到筱攸试图爬上桌子。而她身边的羽桦和羽楠一定是吓了一跳,从两边拉住了她硬生生地把她拉下了桌子。

不,筱攸,别叫!

感觉到太阳穴几乎要爆裂般的疼痛,胃部便又是一阵翻江倒海。

“啊——放开我——我不能让她走——”

“呃——”

头皮突然间传来了撕扯的疼痛,一个黑影竟跪在我面前的玻璃桌上。我看到了,是她,是筱攸!

她那双眼睛,那灼热的光芒,刺痛了我的双眼。

“你不能走,你不能走——”

头皮被她撕扯着,我看到她的裤子上已经沾满了我的玫瑰奶茶。

“筱攸,放手!”

那么多人,那么多个人影都围在筱攸的旁边,似乎是企图拉开她。

“不——你要留在我身边——不许去英国!”

可是那是徒劳的,越拽她,她便拉的我的头发越紧。

罗筱攸,你一定是疯子!

强忍住胃部的不适,我顶着欲裂的头疼抓住了她拉扯着我的头发的手腕。

冷,冰冷。

她的手竟比我的手还要冷。

“啊——奚妩——你留下啊——”

她突然间一只手抓住了我拉扯她的手腕的右手,另一只手攥着我的头发就开始摇晃。

罗筱攸,你疯了……

我想我的头一定是爆裂了,在听到巨大的“轰”的一声之后,我的世界,终于归于平静。

真好,这样的世界。

黑暗,虽然是无边无际的黑暗,但是没有了筱攸歇斯底里的吼叫。

迷茫,虽然是满心满身的迷茫,但是没有了筱攸那恐怖灼热的眼神。

孤单,虽然是独身一人的孤单,但是没有了筱攸那只牛刀疯狂的逼迫。

***

“嘀——嘀——嘀——”

是什么在响?

朦胧中我看到了头顶吊着一瓶吊瓶,还有穿着白大褂的人用电筒那强烈的光照我的眼睛。

虽然我有夜盲症,可电筒的光太刺眼了。

“她的眼珠还在动。”

什么啊?当我是死人眼珠不会动吗?

我想我真的不喜欢那个穿着白大褂的人蒙在口罩后面那模糊的声音,还有,是谁在我的手背扎针?技术真差,真疼。明天,我的手背一定会起一块大大的淤青的。

“加痒!心跳减缓,脉搏不稳,通知手术室准备急救!”

为什么,为什么要把这个透明的呼吸罩盖到我的鼻子上呢?我讨厌这种被束缚的感觉,快点拿走!

可是没有拿走,它还在我的鼻子上。没有人会在乎我的想法,是的,没有人。

“小妩……小妩!小妩,你醒醒,别吓我好吗?”

谁?是谁在叫我?

对不起,卿卿,我真的很累,我好想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