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我们走失在安城

第一百零三章.过往3.

我们走失在安城 晓佐辰白 2183 2011-11-17 13:23:49

  ***

“罗晓妩,你今天是不是又不和筱攸玩了?你这个孩子怎么那么别扭呢?”

房门被推开,后妈冰冷的手伸进了我的被子里。

“后妈,我难受,我不是故意不和妹妹玩得。”

那天淋了雨之后,我一直都在发烧,没有去学校。今天筱攸放学回来说要我陪她玩,可是我实在是没有力气,便没有答应她。

“难受?你难受什么?发烧,你自己使苦肉计淋雨淋得发烧了,让你爸爸给你请假你好待在家里我都没有说你什么了。现在你妹妹就想让你陪着她玩儿一会儿,你就这么不情不愿的,你是不是找打啊?”

后妈冰凉的手指狠狠地掐上了我的大腿,疼,很疼。

“罗晓妩我告诉你,有我在的一天,在这个家你就别想有好日子过,我是不会让你妨碍到我和筱攸的!”

手,我的手臂。

后妈拉扯着我手上的手臂,伤口崩裂的疼痛让我不知所措。

“我没有,我不想妨碍你们!”

想要拉住后妈的手,可是那该死的发烧让我浑身都使不出一点点的力气。

“你还敢狡辩?”

凉。彻骨的凉。

后妈掀开了我的被子,冷风就直直地灌进了我的体内,让我的头更加地晕了。

“后妈……”

没有力气再和她争辩,我只感觉到手臂上一阵刺痛。

低下头,发现后妈不知道从哪里拿来了一根针。

一阵阵地,后妈往我的手臂上轻轻一戳,血便一点点地从本来就已经裂开的伤口里晕染到了床上。

不要,不要这样,不要这样好不好!

***

噩梦,那是我的噩梦。

不,我不要噩梦,不要噩梦!

可是噩梦在继续,它还在继续!

“啪——”

重重的巴掌落在我的脸上,后妈手上的戒指刮伤了我的脖颈。

“你这个小贱人,说,你把我的手链偷到哪里去了?”

高跟鞋尖利的鞋跟直直地踹到我的肚子上,让我站立不稳却倒在了地上。

“你说啊,你说啊,你把我的手链藏到哪里去了!”

叫声,刺耳的叫声。

疼痛,入骨的疼痛。

踢打,高跟鞋仿佛都有了节奏一样不停地踹到我的肩上,腰上,肚子上,腿上。

李阿姨不在,爸爸也不在,家里只有后妈,筱攸和我。

钢琴声从没有停过,我也没有哭泣。

挨打是家常便饭,我早已习惯。

“罗晓妩,你不要以为你不说话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你要是不把手链拿出来,你信不信我让你爸爸把你赶出这个家门!”

尖细的鞋跟狠狠地踩住了我的左胳膊,那里还有一个陈旧的丑陋的伤痕。

无法挣脱,也不想挣脱。

如果我挣脱,那么后妈一定会摔倒。如果她摔倒,我一定会受到更疼痛的踢打。

“说啊!你说话啊!”

她的鞋跟在我的手臂上来回碾压,感觉到整条手臂都要废掉了,可是我已经没有了力气。

每次都是这样,找些莫须有的罪名来惩罚我。

只要我不动,我不反抗,她打一会儿自然就觉得无趣就去休息了。可是如果我反抗,她就会用更恶毒的方式来对待我。

“不说是不是?你不说我也有办法!”

可是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后妈这样大的火气,竟抄起了一旁茶几上的玻璃花瓶朝着我砸来。

“嘭——”

花瓶砸偏了,只是蹭着我的头摔倒了地上。碎裂的玻璃碎片滚落了一地,而我小心翼翼地不让自己的头躺在地上,我怕玻璃碎片会扎到我的头。

楼上的钢琴声也停下了,我能看到筱攸那抹洁白的身影就趴在二楼的栏杆上。那是笑容吗?她是在笑吗?

“你还不说是不是!快说,我的手链在哪里!”

后妈突然将鞋跟调转方向,我的手臂也无意识地偏了偏。

“啊!”

碎玻璃扎入肌肤里的疼痛让我不自觉地叫出声来,我知道我的手臂上一定又会多了几个难看的伤疤。

碎片穿入了手臂的筋骨,我疼得几乎想要就这么晕过去。

璀璨的光芒刺伤了我的眼,筱攸,就在筱攸那里,她挥动着手上那一串晶莹的手链,手链反射出的光芒让我的手臂更加疼痛。

那个时候,我以为我的手臂一定就会这样废了。

而她在笑,她还在笑。脖间的血液似乎已经凝固,我感觉不到了流动的温热。我多么希望有一天,我也能像是这凝固了的血液一样,再也不用想那么多,只要安安静静地在那里死去,就好。

“姐姐,是我给妈妈说你偷了她的手链的。那天在学校,我叫你,可是你没有理我,你怎么能不理我呢?”

那天晚上,筱攸这样给我说。

原来,我的妹妹,我一直觉得她是那么纯洁的妹妹,是那么可怕。

***

“小妩啊,真对不起啊,后妈不是故意的。”

锋利的刀刃狠狠地划过我的手臂,就在那原本丑陋的伤疤旁边,又添了一道血痕。

“还愣着干什么?不要把血滴到桌子上了,快去止血!”

事实上在爸爸说这话的时候,一滴滴鲜红的血液已经滴到了桌子上。

疼吗?

我想我早就感觉不到了疼痛。

顺从地从凳子上站起来,我走向我的房间没有回头。

因为我知道,回头就一定能看到后妈眼中那假装的内疚,而实际上其中还藏着得意的高傲。

这么多年了,那些疼痛早就让我麻木了。

人前的后妈和我眼里的后妈判若两人,可是那又怎样呢?我甚至在学校连能帮到我的朋友都不多,我能怎样呢?

身上的伤痕一点点加多,都是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

可是我却尤其讨厌胳膊上的这些伤痕,丑陋得仿佛在昭示天下我是个不被宠爱的孩子。

看不到的,也就罢了。看到的,却让我怎么面对?

没有好好包扎,只是随便在水龙头下面冲了冲,血还在不停地流着。

听人说,割腕自杀的人一定要把流血的伤口在水里不停地冲防止伤口结痂才能真正死掉。

那一刻,我也想这样,可惜伤口在胳膊上,并没有伤及大动脉。

其实,我想我还是没有勇气,没有勇气去面对死亡。

你说我懦弱也好,无能也罢。

即使我活得这么窝囊,我也得活着。

即使我不知道生命到底哪里美好,但我想要去找寻这种美好。

可是手臂上的伤疤这辈子都抹不去了,就像那些苦痛的记忆里的血和泪,我自己的,只有自己能明白。

我怨,我恨。

恨上天为什么让我生在了这样一个家庭里,恨上天为什么让我受这么多苦这么多伤。

那个时候,真的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