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盈盈青丝梦

第四章 “我”的记忆

盈盈青丝梦 大鲜 3071 2016-09-08 17:41:47

  灵儿像只小鸟般拉着我的手蹦蹦跳跳地走着到我前面,而后又转身倒退着走路,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定定地瞧着我,不时地露出白皙的牙齿。

我没有多大理会她,一直观察着周围的环境。要说相府还真的是够大的了,一路跟着灵儿弯弯曲曲地走着,像我这种路痴,在“家”迷路都是正常的现象的吧!

周围一栋栋古香古色的红木楼,与参天绿树相印成趣。不知从何处引来一条河流,清澈蜿蜒,清新透彻,两岸分立,如一位位娇艳欲滴的美人,桃花时而随风轻轻飘扬,如仙女散花般梦幻,林荫小道幽静晴朗。鸟儿、蝴蝶打闹追逐着,像孩子般自由祥和。在烟朦朦远处,忽隐忽现的水榭歌台,如仙女般下凡静立观赏美景,久久不愿远去。

我被远处美景所陶醉、迷恋着。竟忘了灵儿看我很长时间里,她响起莺儿般清脆的声音道:“小姐,灵儿觉得好奇怪哦,你现在怎么给我感觉好陌生,但却又好亲近哦,真不像以前的你了。”

我恍然被她从梦幻的美景中惊醒,懒懒地道:“恩,这样的我灵儿不喜欢吗?”

她似乎以为我生气了而慌慌地说:“没有,没有啦,小姐。”

我微微露出笑意,捏着她白嫩的小脸道:“跟你开玩笑的啦。那我问你,你是喜欢以前的我呢,还是现在的我呢?说实话哦。”

她停住要走的路认真的嘟着小嘴,然后微微眨眨眼睛,一本正经地道:“以前的小姐温柔,不爱惹事,就算受到委屈也总是自己默默的承受着,现在你的嘛,突然想变量一个人似的,变得很勇敢,敢作敢当。刚才,我差点都被你吓到了。不过,我知道,小姐是好人,灵儿什么都喜欢。”

我用手抚摸了一下她的小脑袋,笑盈盈地说:“鬼精灵!”

走过长长的回廊之后,来到了曾经“叶轻盈”的住处,以后便是我“叶汐然”的住所了,哦,Myladygaga,才来多久啊,我这么快就忘了自己在现代的名字了,还是现代的名字顺耳啊!

“紫依阁”我缓缓地念道,门阀露出淡红色的锈纹,这里算是比较安静僻远。一看便知这里是鲜有人问津的吧,不过也正好有个耳根清净的地方。

灵儿像是回到久而未归的家一样,拖着我就飞奔进门去了。哇,这里雕梁画栋,瞻牙高啄,楼房外内院流水潺潺,亭台楼阁,微风拂面,香草依依。不过有点可惜的是花儿有些凋败,不免冷清了些许。这里东面是我的闺阁,右边有个小型却不失高雅的书斋,而左旁边是灵儿住房。南面有个房子却是幽黑,而最靠北的竟有一个似模似样的厨房。

旁边的灵儿放开我的手,放开声喉喊道:“兰姨,兰姨,快出来啊,小姐回来了……”由于院子空荡,那尖锐的声音阵阵回响着。

突然从南面幽黑的房子中走出一个女人,她身穿白色的外袍,乌黑又显出点凌乱的发髻,只插着几只朱花,身材削瘦,但依然挡不住她风姿卓越,面容淡白,双眼微微红肿,几行泪痕依稀可见,看来是一个三十来岁的女人。她正迎着我看来,看到我嘴角印出淡淡的笑容,眼泪却像止不住的泪堤,不断地涌出。

来到我的身旁,就是给我一个宽大而温暖的拥抱,让我不禁恋上依赖这样的感觉。她声音有些发颤地说:“盈儿……真的是你吗?是我日夜思念的盈儿吗?”

抱了许久之后,她还是有点不相信与不舍地放开我,我的眼睛正好对上她那像嵌着红宝石般水凌凌的双眼。真不知道她在多少个无眠的夜里对着蜡烛哭泣,不知她有多少个黑夜被噩梦惊醒,不知她在多少次默默等待,而又一次次的失望。对于眼前的人给我太多的震撼,太多的感动。

她抬起她那白皙枯瘦的双手微颤颤地滑过我的脸颊,并用哭腔的声调说:“我的盈儿,你真的回来了……真的回来了。看,你都瘦了。”

在这么温馨的场面,我很本能柔柔地说到:“恩,我回来了,我再也不会离开你们了。”害我我说着说着都泪光闪闪了。

灵儿终于说出话打破这沉默的气氛,道:“哎哟,兰姨,小姐回来了应该开心才对嘛,哪有这样两个泪人似的,开心点嘛,对吧。”她眼睛闪呀闪的,调皮地对兰姨和我吐了吐舌头。

我忍不住轻捂嘴笑了,然后用手假装大灵儿的小脑袋,说道:“真是小滑头”

兰姨用修长的双手轻轻拂去挂在脸上的泪痕,轻笑道:“对,对,盈儿回来了,我该高兴才对,来……来,盈儿想必一定是饿了吧,来,兰姨去为你准备你爱吃的饭菜。”

兰姨不说,说了我还真觉得很饿呢,随即我的肚子还真是发出抗议,以打雷警示我。她们听到了也发出爽朗的笑声,我只能傻傻地用手抚摸一下肚皮,无奈的笑了笑。

灵儿拉着我奔向我的闺房,眼中闪过一丝欢乐道:“看,小姐,房间还和原来以样哦,喜欢吗?”

哇,布置得好温馨,很典雅啊。房间的主色调为纯白色,墙上挂着几幅泼墨山水画,清新脱俗,用笔细腻,出神入画,在看到这些画的落款人竟都是叶轻盈,真没想到她还是这么厉害的大才女呢,与自己比较真实自惭形愧啊!隔着轻纱,若隐若现地看到一方淡红色的红木古琴。满屋子都弥漫着清幽淡雅的香气,让人不禁沉醉,久久弥留。

我慢慢坐下,收拾收拾自己的心情,正经地面对她们说:“兰姨,灵儿,我不知道如何跟你们说,可能有些荒唐,但你们必须相信我,好吗?”

兰姨和灵儿见我神情严肃,又迷惑地双双对视,然后,兰姨转过脸来说:“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我静想片刻,坚定地说:“我被人下毒了,不知为什么,醒来之后,有些事记得,有些又很模糊。”我本想跟他们说灵魂转换的事,可我又想她们会不会信,要不干脆当我有病。总之,这种事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毕竟,我可能会离开这里。毕竟这里的一切不属于我的,唯独这灵魂,唯独这颗心。

她们有些难以置信,都吓得瞪大眼睛,一时不知说些什么,一直沉默沉默着,好像时间将要凝固了,好像时间被彻底冰封了。

终于,灵儿顿了顿,又轻柔地拉着我的手道:“那小姐是谁害的?”

我为了让她们不要过多的担心,轻笑了一声,拍着灵儿的手道:“没事了,你们看现在我不是好好的吗?”不过毒害的人,如果我没猜错,应该是那屋子女人搞鬼。放心,总之以后她们休想再害我们,我会保护你们的。

兰姨脸上露出一丝愤怒却又心痛地望着我说:“盈儿,我可怜的孩子,让你受苦了。”说着把我的头轻轻按到她的胸前,柔柔地抚摸着我的发丝。

灵儿道:“那小姐不记得我,也不记得兰姨了吗?”

我接过灵儿的话道:“也不是全忘记,只是忘记了一些,比如,兰姨是谁?还有这家子女人又是谁罢了?”记得真正的叶轻盈是给我看了她的过去,但又是支离破碎,要不是我脑袋理得顺,谁知她在讲什么鸟语呢。

灵儿灵光一闪,快嘴说道:“这兰姨嘛,本来是夫人,哦,就是你娘的丫鬟,一直服侍你娘的,更是情同姐妹的深交,也是从小看你长大的,也算你半个娘了后来,夫人死了,说要你和兰姨去相府找老爷,托他照顾你的。不过,我家老爷经常微服私访了,云游四海,其实你来这也有一年多了,只是一直没见过老爷罢了。不过,现在好了,老爷下个月就回来了。至于,那几位夫人嘛,老爷的正牌夫人是冰月公主,本不该纳妾,可是,大夫人一直没有生男孩,只生了双胞胎的女孩,小的未过百日就夭折了,大的女孩叫叶冰玉,你娘,老爷一直给二夫人的名号,之后又娶了三房,一位礼部侍郎之女崔菲菲,一位是丰州知县之女蓝翎,都是微服私访相识的,另一位是身份较低微的,是之前崔菲菲的陪嫁丫鬟叫柳月娥。”

灵儿急急喘了口气,调皮地朝我眨眨眼,有点撒娇地对我说:“小姐,灵儿嘴都说累了,你可清楚了吗?”

我笑盈盈地点点头道:“是,是,都懂了,我的好灵儿。”

兰姨似乎觉察到我有些疲劳了,心疼地说:“好了,灵儿,让盈儿好好休息一会儿吧,我们去给她准备些饭菜,你先睡会,醒了再吃,可好。”

我伸了伸懒腰,有点乏意地说:“那好吧,我还真的挺累的,那待会见吧。”

灵儿有些不情愿地被兰姨半拉半就地拖出去了。

闻着淡淡的茉莉花香味,让我不觉有点困意,可能真是累坏了,自己又是打色狼,又是穿山越岭,又是整人的,能不累嘛。

看到软软,暖暖的被窝,没脱去衣物,一股脑儿就躺下了,昏昏地睡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