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盈盈青丝梦

第二十一章 真相只有一个(一)

盈盈青丝梦 大鲜 2772 2016-09-08 17:41:47

  那你可看到是谁人推你入水的吗?”皇上耐心的询问道。

涟郡主原本抽泣的声音也稍稍停下了,双眼通红泪眼汪汪的望向皇上点点头道:“嗯,看到了。”她一激动毫无征兆的“扑通”地跪下道:“求皇上为我做主啊!”

“你先起身说话吧,若是真有人推你下水,朕定帮你做主。”皇上也大步流星的走到涟郡主身边扶她起来,皇上继续说道:“在朕身边搞小动作的人,朕绝不允许。来,你说吧。究竟是何人?”皇上眼光慢慢的扫过众人,凌厉的眼光扫过的地方,让众人都怯怯生生的垂下头来,生怕遭殃的人就是自己。

此时涟郡主已经放开胆子,她轻抬起她的纤细右手,众人都把目光转向看她纤指落到谁人的头上,她很用力的指向我所站的角落方向,我心一提我与涟郡主都没有任何的交情,在叶轻盈的记忆中更没有得罪过她,她这是唱哪门子的戏啊?没我多想,她纤手在我这停留一会,炙热的目光也随之投向站在我旁边身穿紫纱衣的女子身上。

原来的指的并不是我而是近在我身边的紫衣女子,那女子似乎知道涟郡主指的人不是别人就是自己了,心一慌“扑通”一跪下,声音带着慌张和惊恐说道:“皇上,不是我,真的不是我,求皇上饶命啊!”

然而涟郡主却很坚定地说:“皇上,就是她,我在落水之时看到的就是她。”

皇上坐回到自己的位子上没给她辩解就直接命人把她压到跟前。皇上愤怒的说道:“你为何要推涟郡主下水,你有何企图?说。”

那紫衣女子看着有些眼熟,像是在哪里见过似的,对了,就是今早进皇家花园时得罪涟郡主的那个王烟如,可是看她柔柔弱弱的样子哪像是敢推人下水的,可是凡事都是讲究证据的,何况那涟郡主还一口咬定就是王烟如推的,看她也是百口莫辩了。

王烟如被护卫压过去然后被重重的摔倒在地上,疼痛感传遍她的身体,但是她只能咬咬牙,无声地吞下苦果,听到皇上的责难她实在难忍委屈之心,泪水就这样慢慢地溢出滑过她略带苍白的小脸,她声音梗咽的说道:“皇上,真的不是臣女,真的……”

她刚想说话,却被涟郡主打断了,涟郡主声声哭泣的说道:“王烟如,你还想狡辩,皇上你要为我做主啊。”

“皇上,这王烟如为何要推涟郡主下水,臣妾实在想不通。”皇后有些疑惑的看向皇上说道。

皇上也点头应答道:“嗯,说得也对,涟郡主你说呢?”皇上一脸疑问看着涟郡主。

“皇上,今早在进皇家花园的时候,王烟如她踩到我的裙摆,我就说了她两句,她就满脸不爽了,我也没和她多纠缠,恐怕她是怀恨在心,所以,所以就推了我下水。”涟郡主抢下画一脸委屈的说着。

皇后略有些同意点头道:“嗯,这王烟如的心思还真歹毒啊,皇上你看呢?”

涟郡主还真能编,今早她那刁蛮劲任谁看了都害怕,我刚想和玉雪抱怨一下,却看到玉雪一脸紧张与担忧的神色,我好奇也关心道:“玉雪,你怎么了,没事吧?”

玉雪没有看我依旧眼神紧张的看着王烟如,却对我带着丝丝害怕说道:“轻盈,你说烟如会不会有事啊?我有点害怕!”

“你怎么这么担心她啊?她是你什么人啊?”王烟如和玉雪绝对是有亲密的关系的,不然平白无故地也不会这么关心一个陌生人的,我好奇的问道。

“她是我的表妹亦是我最亲的闺蜜,你说我怎能不担心她啊,轻盈,烟如她会不会真的有事啊?”玉雪依旧没有看我,双眼闪烁着点点泪花,眼睛似乎迷上一层层薄雾般朦胧。

“现在的所有的证据都对她及其不利,在加上涟郡主似乎是有意要陷害她,所以……”我把事实一一分析与她,其实结果很明显,只是玉雪不愿接受罢了,听到我这样近乎绝望的分析,薄雾的双眼顷刻间决堤般奔涌而出。

明明知道烟如是冤枉的,是无辜的,明明知道是涟郡主有心陷害的,难道还是让真相掩埋着吗?难道因为怕惹事就让清白的人喊冤受屈吗?虽然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很多时候都会不会有好果子吃的,无论在古代还是现代。我没有建宁公主的权利,更没有小燕子的好命,但是当我看到烟如那含泪无辜的眼神时我就说服不了自己什么事都不管。

我的内心在无数次挣扎中,明白其实我也是想要找出真相的,抬头望向蓝天,唇边挂着淡淡的笑容对玉雪说道:“玉雪,你在这里好好看着烟如,我去事发现场看看,我马上回来。”说完转身就离开,玉雪欲要张嘴却没料到我走得如此快。

皇上旁边高高在上的宸亲王,不经意间看到匆忙一闪而走的叶轻盈,这个可恶的丑女人又不知道去干什么,想到她两次戏弄本王,他的气就不打一地出,从没有人这么大胆过,她,本王一定要她加倍奉还。隐忍着怒气,表面依旧冷峻冰霜,一切都看似平静如水,波涛汹涌的心何人知?

既然涟郡主是在荷花池中被人推下水的,那么重回现场勘查是一定要的,总有什么重要线索留在现场的,以前在看破案的警匪篇时,在现场总有一些疏而不漏的东西等着来侦破的。

荷花池碧波明亮,荷花的香味如此的浓烈,“啊楸”天啊,这香味有够浓的了,这不像自然的荷花香啊,但是却明明是荷花香啊。旁边隐隐听到女子在荷花池旁谈论着,她们在整理涟郡主失足弄坏的现场花草。

“小兰,你说真是烟如小姐推涟郡主下水吗?”一个女子疑惑着问道。

另一女子停下手中的活深思了一会很是一本正经的说道:“这女子的妒忌心可强了,我想啊,多半是烟如小姐是妒忌涟郡主才起坏心眼的。”

一旁的女子也想了想附和着她点点头连声称“是啊。”

“不要在后面乱嚼舌根。”我厉声一吼,吓坏了她们,她们跌坐在地上一脸茫然,随后一秒后就反应过来对我毕恭毕敬的行礼:“叶小姐,我们知道错了,你就扰了我们吧。”

“嗯,知道错就好。我要勘查一下现场,你们先到一旁候着吧。”我也没时间和她们多说,勘查现场才是正事。

她们很听话,乖乖地退到一旁,我走向前仔细的查看涟郡主被推下去的地方,杨柳树下的确有涟郡主脚印,在涟郡主站着地方很明显有刚刚涟郡主打滑滑下池水的痕迹,环顾四周除了涟郡主的脚印,还有其他救涟郡主纷乱的脚印,根本分不清是谁的,现场很是杂乱。

刚刚那两个小丫鬟整理现场应该会看到什么吧,我转身问道:“你们两个刚刚整理这里可有什么发现啊?”

两个丫头面面相觑,生怕说错了些什么:“没有,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

“啊,对了,叶小姐,我忘了说,刚刚整理的时候我和小兰捡到一只鞋子,应该是涟郡主的。”说着从身上掏出一只粉红色的绣花锦鞋,很似好看。

我接过鞋子继续道:“你们确定这是涟郡主的鞋子吗?会不会是烟如小姐遗留的呢?”

那个小丫头很自信的说道:“叶小姐,奴婢的记忆很好的,这鞋子确实是涟郡主的,而且刚刚我还看到烟如小姐那洁白美玉般的莲花绣鞋呢。”

另一个叫小兰的丫鬟也争着附和道:“对啊,对啊,烟如小姐的莲花绣花鞋可当真美得很,听说还是烟如小姐的一双巧手绣的呢。”

如果烟如要推她下水必须走到杨柳旁,也就是说必须占下污泥才对啊,不可能还是这么洁白的,唯一的说法就是她没来过这里。

但是也不排除她推了人再换上新鞋啊,“啊楸”又来了,这荷花也太香了吧,我忍不住抱怨道:“这荷花也太香了吧。”

小丫头接着我的话说道:“这荷花池的周围都喷有荷花香料的,因为皇后娘娘最喜欢这荷花池了,所以每次娘娘来我们都要多喷一些香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