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若非当年

新的开始

若非当年 窃灬笑颦 3451 2012-01-10 10:17:54

  在一片混乱中手刃了霍格,陌影飞羽扛着白杖哼着小曲轻快的走向西部荒野。西部荒野基本算得上是联盟小号升级的必经之路,这里不仅有着适合小朋友们升级的任务和密集的怪物,更吸引人的是这里有着最低等级的副本,凡是十级的小号就可以进去冒险的死亡矿井,死亡矿井是联盟小号升级被带的第一个点。

对于十一级的陌影飞羽而言,死亡矿井莫过于一块大肥肉,就算吃不到,天天看着守着,说不定天上就会掉下馅饼呢。

也许是古达克的人们热情,乐于助人或者是其他什么的,刚刚完成新任务的陌影飞羽在还任务的路上看到世界频道里发出来的一条大肥肉,呃,咳咳,好消息。

世界【劣人丶】:免费带死矿,来经验宝宝,=1……….

世界【劣人丶】:免费带死矿,来经验宝宝,=1………..

多么美好的天气,多么好的人品啊,想啥来啥,齐菲赶紧密了过去,陌影飞羽交好了一个任务,两个任务,又接了一个任务,两个任务…….没有回音,回音,音……

有时候机会稍纵即逝,陌影飞羽扛着白杖任命的走在杀猪的大路上,天上掉馅饼的事情在这个世界是会有的,只看你能不能抓的住,很显然某菲没抓住。

愤愤的继续杀猪,西部荒野的荒原上一阵阵猪嚎,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陌影飞羽从刚开始的小心翼翼到后来的随心所欲,等级也跳上了十二级。

【那年那月】说:嘿,那个你知道这个任务在哪里做不?

正在打哈欠的齐菲,看着屏幕上忽然闪出来的一行字,一个手抖,死了……

“……混蛋。”

“宝贝,你说谁呢?”冰凉凉的声音从后背传来,齐菲缩缩脖子,僵硬的转过头,看着某班花似乎已经黑了一半的脸,吐吐舌头,轻咳一声,“咳咳,亲爱的,你回来了啊,我不是说你呢,我说这个,这个人……”

扭扭捏捏的做出一个漂亮的兰花指,纤细的食指指向屏幕上站在陌影飞羽面前的大汉。

“好吧,本小姐今天心情好不跟你计较,下回小心,不然别怪本小姐下手不留情。”某班花抚抚头发,一个漂亮的转身出了门。

齐菲抚抚额头,一肚子委屈向着那个仍然站在陌影飞羽面前大呼小叫的那年那月,丫的叫你吓我,看我怎么收拾你,齐菲恶狠狠的瞪着那年那月。

【陌影飞羽】说:前面路口左转,河边就是了。

【那年那月】说:哦,谢谢啦,嘿嘿。

看着向着自己所说的路线走去的那年那月,齐菲发出一个阴深深的微笑,哼,叫你丫吓我,叫你丫装逼,哼!

陌影飞羽沿着大路乐呵呵的向着同一个任务地点走去,这年头,气是拿来发泄的,这个世界是弱肉强食,尔虞我诈的世界,也许真实,也许虚假,有的时候不需要太好心,但是也不能太恶意,陌影飞羽指出的路当然是一条正确的路,只不过……咳咳,荆棘多了点,看那个愣头愣脑的战士那股子不屈服的劲头,应该,应该,不会出什么事的。

优哉游哉的躲过几个怪物集中点,到达目的地的陌影飞羽看到了一身狼狈的那年那月,看那个样子,应该死得很凄凉吧,怀着一点愧疚,陌影飞羽挪步过去给那年那月加了buff上好恢复术,找到一个安全的地点给拉着两只高级怪的那年那月加MP。

【那年那月】说:嘿,是你啊,好巧,你也做这个任务么?

【陌影飞羽】说:嘿嘿,是啊,好巧。

【那年那月】说:刚刚我过来的时候好多怪呢,死了好多次,你没事吧?

【陌影飞羽】说:我,那个,没事,我过来的时候都没看到几个怪,嘿嘿,说不定是我走的是你走的那条路,怪被你杀了还没刷新,说起来,我应该谢谢你啊。

【那年那月】说:嘿嘿,不用客气,反正你也帮我指路了嘛,就当报答你好了,我们组队吧,这里的怪好厉害哦。

【陌影飞羽】说:好啊。

那年那月邀请你加入队伍接受/、拒绝

点击了接受,那年那月就发过来几个任务,都是陌影飞羽准备要去接的,这下正好省了很多时间,这下子齐菲心里就更加愧疚了。、

老实的战士扛着斧子冲在前面,拉一两个怪就打了起来,陌影飞羽挥舞着白杖给那年那月加好buff,上好恢复术,紧紧盯着战士的HP值。

越往前走,看到的怪物等级越来越高,已经不是十二级的牧师和十四级的战士可以应付的了,扛着一个怪物已经稍显吃力的战士喝下一个红,加快杀怪的步骤,陌影飞羽已经空蓝了,没有了MP值的牧师在战斗中显然就是废物一个,只能看着同伴的血量一点一滴的往下掉,毫无用武之地。

队伍【那年那月】:陌,我拉住,你赶紧后撤,脱离战斗,回蓝。

队伍【陌影飞羽】:好的。

知道这种时候没蓝的自己毫无用处,赶紧后撤几步,看到自己脱离了战斗赶紧坐下吃东西回蓝,无奈的看着MP十几十几的往上升,这时候陌影飞羽开始悔不当初,早知道就不图便宜买贵点的面包回蓝也快点了,到了这种关键时刻也不至于这么郁闷。

等陌影飞羽的HP值恢复了百分之五十,准备站起来拯救英雄的时候郁闷的发现,英雄已经去向天使姐姐报道了,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找了一个安全的地点复活了那年那月。

队伍【陌影飞羽】:前面不能再走了,前面的怪物我们应付不了。

队伍【那年那月】:不会啊,我们配合得挺好的啊。

队伍【陌影飞羽】:可是……

队伍【那年那月】:刚刚那个是意外,你相信我吧。

队伍【陌影飞羽】:好吧。

看两人恢复好了,那年那月冲向了离两人最近的一只怪,获得了仇恨就跑到空旷地带,对着怪物一阵狂砍乱砍,陌影飞羽快速治疗恢复+盾疯狂的往那年那月身上丢,MP值归零的时候,怪物终于倒地了,那年那月高兴得一阵手舞足蹈,估计是动作幅度过大,一不小心拉到了另外一只怪,看着自己空荡荡的HP值,陌影飞羽只好默默的退后两步,对着前面惊慌失措的战士一鞠躬、再鞠躬……

队伍【陌影飞羽】:……

队伍【那年那月】:……陌,我死了。

队伍【陌影飞羽】:放心,我马上就来复活你,免费的。

队伍【那年那月】:0.0

默默的吃完面包,陌影飞羽执起白杖对着那年那月施放复活术,一阵漂亮的金光闪过,那年那月站在了陌影飞羽的身边,小手一挥,给那年那月上了一个恢复术,看看时针指向了六,再看看面前沙滩上一群等级高上自己不是一个两个等级的怪物,齐菲果断打出一行字。

队伍【陌影飞羽】:帅哥,吃饭时间到了,下拉,(_)/~~拜拜

队伍【那年那月】:呃,好,拜~~~

下了线,齐菲心里有点乱,陌影飞羽是她在魔兽世界里德第二个号,是否延续魔影菲菲的人生,还是重新一段人生呢?

魔影菲菲是魔兽世界里真正的小白,单纯的开心,对认识的不认识的人都是友好的,扮演的是一个善良到有点白痴的小女孩形象。

陌影飞羽是否也要这样,齐菲在心底里发出反对的信息,魔影菲菲是一个失败的作品,就好像以前的齐菲,单纯的以为所有的人都是好人,对所有的人好,只要人家发出请求就从来不会拒绝。

也许魔影菲菲也有着一些开心的回忆,但是想到那个结局,齐菲后怕的拍拍心口,魔影菲菲的时代已经过去了,虽然现在齐菲对于魔兽世界已经有了一些了解,尤其是做任务升级,简直就是到了一个移动的升级知识百科全书的地步。

所以在陌影飞羽到达八十级之前,齐菲可以拍胸脯保证,陌影飞羽绝对是一个领袖级人物,在齐菲的设想里是到达八十级之前,陌影飞羽不需要朋友,不需要别人的帮助也就不会重复魔影菲菲的悲剧。

所以和一边唱情歌、送你上西天一起任务过后,便再也没有和他们组队过,虽然偶尔调侃几句,不过也仅是闲聊几句,随着等级和任务的不同,他们之间的交集也越来越少,这样的关系按照齐菲的想法是,以后她结束这个游戏的时候也不会像结束魔影菲菲那样一般那么不舍和不安,可是今天遇到的那年那月却让齐菲感到有些迷茫,如果是自己一个人或许接得那些任务一个都完不成,十一级的小牧师在西部荒野虽然不能说一步也走不动,但是离横行这个词还是有着很远的距离的,有时候独行侠或者是不错,但是对于孤单了很久,也许是习惯了孤单同时也烦透了孤单的齐菲而言,还是很羡慕有人陪伴的日子的。

想着在冬泉谷的时候,有着夜月遥晴、小呆瓜、哭泣的叶子的日子,再看看如今好友栏依然空空如也的陌影飞羽,齐菲忽然有种想哭的冲动,玩游戏本来就是为了消磨时间,什么时候开始游戏也成了记忆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影响着自己的思维,影响着自己的心情。

觉得有些冷,齐菲关了电脑,躺在了床上,盖上被子,闭着眼,催眠着自己,“睡着了,我困了,我困了,我困了,我困了…..”

“菲菲?今天这么早就睡了啊,真稀奇。”李诗琴有些好笑的听着齐菲躺在床上喃喃自语,不客气的表达自己的嘲笑之情。

“诗琴,小声点,等会她真从床上爬起来开电脑,你就后悔去吧。”刘悦拍拍李诗琴笑得眉开眼笑的脸,咯咯的小声道。

“哦,也对,我喝点水,和我家那位聊视频,要洗澡的速度了啊,等会曝光了别怪我啊。”

“你个死丫头,我还没洗呢,你等我三十分钟啊,一会儿就好。”

说完刘悦便冲进了厕所,不一会厕所里就传来一阵水声和一声尖叫声:“好烫好烫,诗琴,帮我火开小点。”

李诗琴乐呵呵的装作没听见,出了门和男朋友煲电话粥去,至于齐菲,已经在自己的催眠中投入了周公的怀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