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爱情是盐,咸到忧伤

5 .王夕的幸福

爱情是盐,咸到忧伤 水煮鱼头 2965 2013-06-10 16:04:13

  刚和维安在一起的时候我就听说过丁桐。没见到他之前,我听易丹说过好几次,说丁桐很有才华,写出来的文章自成一格,吸引了很多读者。

我并没有仔细去听,那时我的心思全部在维安身上。和维安见面的第二天一早,他不辞而别,我在心里对自己说:就当这是***吧。

上班的时候打开QQ,维安的头像不停的闪烁,我点开一看:“宝贝,我已经赶回岳阳上班了,起床的时候见你睡的很香,不忍心喊醒你,我吻了你一下。”

我回过去:“没关系,我们就把昨晚当做***吧。”

我对网恋没有信心,去百度搜索一下,网恋最后结婚还幸福的人在全中国估计也找不到几对。

“我是真心爱你的,给我点时间,你要对我有信心。”维安总是这样说。

我没有信心。维安是做软件设计的,时间相对自由,忙起来的时候没日没夜,我发十条消息,维安有时一条都不会回。最主要的是维安长的帅,就算他不喜欢别的女人,别人说不定也会投怀送抱。我们也不过从网恋开始,谁又能保证他不会在网上看中别人?现在的速食爱情时代,这种挖墙脚的事情太普遍了。

以前没有发生关系的时候,我能克制自己的情绪,可当真正拥有一个人之后,才明白心里的占有欲原来是如此强大,恨不得对方时时刻刻在自己的视线之内。

等待的日子里,每天度日如年,心情跌宕起伏。维安的一个电话能让我由地狱进入天堂,一条短信又能把我从天堂拽回地狱。我心里像有千百根针,这根按下去,那根又上来,生生扎得心疼,太累了,我开始闹小情绪。

我对维安说:“我们分手吧。请你不要再跟我联系了,任何方式。我很后悔当初和你发生关系,如果不见面,我们可以一直维持朋友关系,现在这样,你没有及时回复我的消息,我就会想你在干什么,为什么忽然不理我了,虐心虐肺的,我受不了。”

“我会证明给你看的。”维安肯定的说。

易丹轻蔑的看着我说:“看你这点出息,就跟没谈过恋爱似的。”

“我哪像你,跨过九十九道山,淌过九十九条河,早已练就金刚不坏之身。”我像泄了气的皮球软软的躺在易丹的大腿上,易丹那时正和一个做房产的策划谈恋爱。

吴可也说:“谈恋爱就像旅游,在没有看到更好的风景之前,你总会迷恋最后看过的那座城市。”那时她正筹划着去西藏,满心都是对布达拉宫的神往。

两个月之后,维安辞掉了岳阳的工作,悄无声息的给了我一个惊喜。

那天下班回家,我看见维安拉着一个手提箱站在门口,我以为自己看错了,擦擦眼睛仔细一看,真是维安。

“请问,你这是?”我狐疑的看着他。

维安一把我拉进他怀里,用深深的吻代替了回答,我热烈的回应,贪婪的想一直吻下去,直到维安的手不老实的乱摸,我才反应过来还在门外呢。

“我问你不声不响的是要干吗呢?”我推开维安。

“你不是对异地加网恋没有信心吗?我辞职投奔你来了,以后靠你养我了。”维安指指行李箱。

从此我和维安正式同居,进入热恋阶段,我高调的向易丹和吴可宣布:“本小姐正在恋爱中,没事勿扰。”

我喜欢去粤式粥铺喝粥,每次在好粥道,维安会点一大锅基围虾粥。他把基围虾全部挑出来,剥好之后一个一个喂我,直到把所有的虾子剥完。

易丹总是用她的筷子敲碗抗议:“请你们在公众场合注意点影响好不好,考虑一下旁观者的感受。”

“你不是跟策划男打得火热吗,带他一起来啊!”我充耳不闻。

“我准备跟他分手了。”易丹说。

我用勺子给维安喂了一口粥,又喂一口。

“我说,我准备跟策划男分手了。”易丹加重口气,对我的态度表达出强烈的不满。

我喝了一口粥,慢条斯理地说:“你的每一段恋情不是都来的快去的更快吗?我早已经习惯了。请问这次你想要表达什么?”

易丹不吭声。

吴可对易丹的恋爱态度充满不屑,认为易丹是在玩弄爱情。

“总有一天,你会受到爱情的惩罚。”吴可言之凿凿的说。

过了一个星期,策划男不知道从哪里弄到我的电话,可怜兮兮的跟我说:“易丹铁了心要跟我分手。你能帮我劝劝她吗?”

“她为什么要和你分手?”虽然对于这个必然的结局,我早已预见。

“她说不爱我了,她爱上了另一个人。”策划男说。

“那你想要我怎么帮你呢?”我憋住笑,觉得自己有点不厚道。

“我问她爱上谁了,她不肯说。我又问她那个男的爱不爱她,她说不爱她,你说她爱上一个不爱她的人,是不是脑子有问题,我知道你是她最好的朋友,你帮我劝劝她吧,我真的很爱她。”策划男在电话里求我。

对待爱情,易丹总是玩世不恭的样子,每段恋情,短则一个月,最长也不过半年,开始的轰轰烈烈,结束的潇潇洒洒,甚至连打扫战场的的时间都不用,就迅速投入下一场恋爱。

她每次的交往对象我都第一个知道,这次是谁?而且对方还会不爱她?从认识她到现在,我还没见过她追不到的男人,更别说单恋了。

思考的时候脑子里忽然闪过一个人名:丁桐。这是易丹跟我提过最频繁的一个名字。

难道易丹喜欢上丁桐了?

我把丁桐写的文章找出来看,他写的都是别人的爱情故事,用平淡的笔调述说着尘世间的爱恨情仇,写作手法像极了我喜欢的一个美国作家欧亨利,看的时候觉得很温暖,看完之后却不知道从哪个时候开始心里莫名的多了很多思绪。

我想这是怎样一个人,他怎么可以如此驾驭自己的情感,任性的释放着自己的心情,用简单的文字诉说着平凡的生活,却又好像这一切都跟他没有半点关系。我想象着丁桐的样子,以为能写出这种文章的人一定长着一张忧郁的脸。

我跟吴可说:“易丹这次好像真的要谈恋爱了。”

吴可再次表示不屑:“她哪一次恋爱刚开始的时候没说她这次是真心的?”

“可以把大作家丁桐介绍给我们认识一下吗?”有次去喝咖啡的时候,维安喝了一口咖啡,装作很崇拜的说。

“到时候再说吧,作家一般都很忙。”易丹也装一本正经的样子。

我和维安以为不久就可以见到丁桐,却不知道死神已经张牙舞爪的向维安扑了过来,他永远都不可能有跟丁桐见面的机会了。

维安在不久的一天对我不告而别,吴可从西藏回来也不再想上班,辞职开了她他陶艺馆,我成为陶艺馆的常客,周末常腻歪在那里,把喜欢的陶瓷都随手涂上很喜欢的四格漫画,吴可说我画的东西顾客很喜欢,让我别上班了,跟她一起守着陶艺馆,当她出去旅游的时候,就不用考虑店铺是关门还是继续营业了。

我只答应吴可,她去下一座城市的时候我就请长假帮她看店。吴可感激的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拥抱。

后来很长的时间里易丹再也没有说过丁桐。2011年刚过完五一的周末,我正在陶艺馆泡咖啡,易丹打来电话说要介绍丁桐给我和吴可认识。

吴可对我说:“你去吧,我不去,就算认识了不用过几个月又会变成陌生人。”

我软磨硬泡,吴可终于答应一起去。正在跟朋友一起玩的军旗也被强行召回来看店。

没想到丁桐跟我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长得很帅,一米七五左右的个子,看上去温文有礼,脸上没有一点忧郁的痕迹,很难想象这个人就是写了那么多爱情故事的作者。

更奇妙的是,在易丹把丁桐介绍给我和吴可之前,我们已经在她他陶艺馆见过了。我看着他写的文章被他写的故事所感动,猜测着他的模样,他却以再平凡不过的姿态跟所有的普通人一样走进了她他陶艺馆。

送吴可回去的时候,吴可忽然问我:“王夕,你信命吗?”

我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我相信一定有宿命存在。我们不知道自己会在什么时候遇见什么人,也不知道谁又会在什么时候离开。比如维安的忽然消逝,比如丁桐几次在陶艺馆出现,我都没有记住他,今天最终还是相识了。”

“看出来易丹很喜欢丁桐。”我说。

“丁桐不会爱上她的。”吴可很直接的打断我。

“为什么。你对易丹有偏见。”我稳住方向盘。

“直觉。”吴可说,“才子爱佳人。丁桐是才子,易丹却不是佳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