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爱情是盐,咸到忧伤

12. 丁桐的彷徨

爱情是盐,咸到忧伤 水煮鱼头 2858 2013-06-10 16:04:13

  下午游完泳出来,王夕的情绪看上去很低落,我想问她怎么啦,脱口而出的却是:“晚上一起吃饭吧?”

易丹说随便,由王夕决定。我期待她说好啊,一起吃吧。她说她要回她他陶艺馆。

我想说吃点东西再回去吧,也不要多久,王夕却已经转过身,朝车上走去。

淡淡的失落,确切的说应该是深深的失落感向我袭来,游泳时灿烂的心情在这一刻跌落千丈。

易丹说我们去吃必胜客吧,好久没吃了。我机械的发动车子,朝芙蓉广场驶去。

必胜客的人很多,已经坐满了,必须拿号子排队,我想换一家,易丹却开心的拿了一个号子坐在门口等着。半个小时过去,终于轮到我们了。易丹把菜单递给我,我又推过去:“你看着点吧,我什么都吃。”

易丹点了一个披萨,一个法国蜗牛,两个意大利面,两个罗宋汤。

当我埋头吃意面的时候,易丹忽然说:“你喜欢王夕这个类型的女孩吗?”

夹面条的手微微抖了一下,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于是反问回去:“你想要说什么?”

“你看上去很容易接近,但是只要想靠近你的人都知道,你总是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不管对谁都是淡淡的。我很想知道对于爱情,你到底是怎么想的。”易丹用勺子拨弄碗里的罗宋汤,“你的微博有很多粉丝,其中女性占了一大半,我时刻关注你的微博,会去看每一条回复,再去看这些回复的主人,发现很多喜欢你的人,有些甚至直接在回复里向你表白,或者说一些很明显的话@你,你却从来不回复。你宁愿单身也不愿和其中的某个女生试着交往一下。难道你是同性恋?”

听到最后一句,我吃进口里的意大利面差点吐出来。

“想象力真丰富。”我说。

“或者你那个方面有问题?不然为什么都不谈恋爱?”易丹的眼睛看着我的裤头。

“吃你的法国蜗牛吧。”我瞪了她一眼。

“如果都不是,答案就是你还没有碰到让你心动的女孩,我长得这么漂亮,对你也几近于低声下气了,你还是不喜欢。微博上的女人排成长队,你正眼都不瞧一下。”易丹放下勺子,“那你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呢?王夕那样的?如果真是这样,你断了念想吧,她不会跟你在一起的。”

“为什么这么说?”重口味的披萨吃在口里忽然觉得是苦的,卡在喉咙里拼命想要咽下去却咽不下去,我端起碗喝了一口汤。

“第一,她是我闺蜜,不会抢我爱的人。第二,我是她闺蜜,我爱的人她不会爱上。”

“第一和第二有区别吗?”我头也不抬的说。

吃完必胜客,我对易丹说:“我送你回去吧。”易丹说了一句:我坐公交车。就头也不回的走了。

我把车从地下车库开出来,方向盘不自觉的往右一打拐上了五一路,车子朝家的反方向驶去。开过湘江一桥的时候,我才意识到我想要去的地方是她他陶艺馆。

可是我去干什么呢?两个小时前不是才见过王夕吗?我这是怎么啦?

我把车停在湖大,慢慢走上那条我已经很熟悉的街道。在前面的不远处,有一个叫她他的陶艺馆,第一次在路上看见它我就爱上了它,那时我还不知道里面有一个叫王夕的女孩,这是天意还是命运使然?

站在她他陶艺馆的斜对面,我忽然没有勇气再往前走一步。透明的玻璃橱窗里面,王夕的身影忽隐忽现,有几个同学走了进去,出来的时候,几乎每个人都提着东西。

又过了十几分钟,军旗出来了,看上去很失落的样子,因为吴可不在由于思念所致吗?只见他用力的踢起一个小石子,又落寞的走着,王夕站在门口目送他直到远去。

十点钟的时候,王夕终于出来了,手上提着一个大西瓜,西瓜太重了,王夕的肩膀明显向一边倾斜,走的既缓慢又吃力。我想追上去,却见她已经按响了车钥匙,车子在不远处响了两下,王夕朝车子走去,随后上车,一会便消失在车流中。

我转身往湖大走去,路上行人稀少,一对情侣亲昵的从我身边走过去,不知道男生在说什么开心的事,女孩笑得很大声。回家的路上,我慢悠悠的开着车,夜晚的风透过开着的车窗扑在我脸上,竟然有一点点凉意。拧开收音机,音乐优电台传来黄小琥沙哑的声音:没那么简单,就能去爱,别的全不看。

到家,打开电脑发了一条微博:秋天该很好,倘若你在场。

前面的微博评论很多,没心思一一查看。我在微博里说的话,想要表达的真实想法,没有人知道。

有个女生给我私信:丁桐,我是你忠实的读者加粉丝,我也在长沙,能有幸认识你吗?

我关掉微博,给张恩辉打电话,张恩辉听说我站在陶艺馆对面不敢进去,哈哈大笑。

“你小子也有今天啊。”张恩辉好像在吃什么东西,含糊不清地说,“你站在云层的顶端,曲高和寡的发着霉,认为下面的女人都过于平凡过于平庸,没有一个人能入你的法眼。”

“说人话。不然就闭嘴。”我又加了一句,“还有,把口里的东西全部吞干净再来跟我说话。”

“你小子在我手机上装了双眼睛呢?吃一口冰激凌都被你知道了。”张恩辉说,“看样子这一次你是真动心了,你完了,丁桐。”

“晚上在必胜客,易丹问我是不是喜欢王夕这个类型的女孩,她还说如果是的,让我断了念想。”

“我说没那么简单吧,你非要往火坑里跳。退出来吧,趁还没开始,现在还来得及。”张恩辉诚挚地说。

“对我来说,已经开始了。”我不想说话,挂断电话。头很痛,我用双手大拇指来回搓动着太阳穴,站在阳台上,点了一根烟。

手机传来短信提示声,易丹发过来的:你爱上谁都可以,只有王夕不行,我无法接受。在你面前我如此卑微,介绍你跟我最好的闺蜜认识不是让你爱上她的。

“你想多了。”我回复。

过了两天,我控制不住自己的脚步,再次走进陶艺馆,王夕正在专心的给一个笔筒画丹顶鹤。对于我的到来,既没有意外也没有惊喜。

“这个杯子,帮我画一个丘比特之剑吧。”我把一个杯子放在王夕面前。

“你不是买了一个杯子吗?”王夕抬头看我。

“我是一个杯子控,我的杯子是用来收藏,不是用来喝茶的。”我看着王夕说。

“军旗说要和吴可分手。”王夕说。

“为什么?他们关系不是很好吗?”我想起早两天晚上军旗从陶艺馆出去时的样子。

“就是因为你写的故事都是悲剧。你就不能换一种风格吗?”王夕答非所问,沮丧的说。

“好,答应你的要求,从今以后,只写幸福的故事。”我竟在这一刻心软,答应了王夕的无理要求,“现在可以说,军旗为什么要分手吗?”

王夕没有说军旗为什么要跟吴可分手,却说:“易丹跟我说过她很喜欢你,我们家易丹那么漂亮,心地又好,你们看上去很般配,你仔细考虑一下?”

听到这话,血直往上涌,我想赌气地说:“行,你想让我跟她交往那我就跟她交往。”说出来的却是:“好女人那么多,难道我要全部收纳?如果你有微博的话,搜索丁桐,数数看说要跟我结婚的女粉丝有多少。”

“我没有微博。”王夕云淡风轻地说。

“你敢不敢申请一个微博对丁桐加关注?”我挑衅的看着王夕。

“我对微博不感兴趣。”王夕又埋下头去画丹顶鹤了。

空气里弥漫着一股说不出的火药味。我有一种隐隐的感觉,王夕已经洞悉了我的心事。

“吴可到哪里了?路上顺利吗?”为了缓解空气里莫名的尴尬,我换了一个话题。

“已经到理塘了,她说路上有很多便车,只要可以坐人,招手就会停下。我打开她的空间给你看,很多美丽的照片。”说到这,王夕来了精神,在QQ上找到吴可,打开她的空间,点开相册。眼睛贪婪地盯着那些照片,不愿离开。

“你想去西藏吗?”我问王夕。王夕还没说话,门口便进来两个学生模样的女孩,王夕微笑着迎了上去。我坐在电脑前,登陆我的QQ,把王夕加进了我的好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