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岁岁间阻,迢迢紫陌

第七章,当时只道是寻常

岁岁间阻,迢迢紫陌 悠悠我期 5443 2011-11-24 09:06:56

  忆遥一语成谶。

她和裴女士冷战了。

不,确切的讲,应该是裴女士和她延续冷战。

高一五班的家长座谈会上,严厉端庄的班主任向正襟危坐望子成龙的父亲母亲们诚恳地宣布了校方深思熟虑作出的决策,即高一年级的下半学期,学生们正式开始晚自习。

会后还慎重留了几名家长私聊。

一腔愤怨的裴女士“有幸”身在其中,无地自容。

班主任苦口婆心地敲警钟,顺带把忆遥那次发烧请假一天的事也抖了出来。

裴女士怒发冲冠地彻查了忆遥的房间。

至此,抽烟喝酒,逃课说谎,涂指甲剪头发,夜不归宿等等触犯太后威严的罪状一条一条浮出水面。

两眼暴凸的裴女士当着辛爸和怀安的面无力无奈地对忆遥说:“辛忆遥,所幸以往我没过问你太多的事,否则,我死给你看。”

辛爸只寻到一个护短的借口,悻悻的说:“短发挺利落的,那个谁,小安的女同学,李纤芊,不也是短发嘛。”

怀安不深不浅地看了忆遥一眼,别无他言。

忆遥晓得,这个春节,她必定过得生灵涂炭。

幸得辛爸声泪俱下坚持不懈的劝说,裴女士七窍生烟的头顶终是熄了火,老大不情愿地允许忆遥随着他们同回老家探亲。

他们乃指裴女士,辛爸,怀安。

老家乃是裴女士的家,也是忆遥和怀安的外公外婆家。

大年二十九的下午,大巴客车一路颠簸,过了几个铁索桥,绕了几座大山,最后停在了一个小村庄的路边。

村里炊烟袅袅,喜气盈盈,鞭炮噼里啪啦响。

家家户户张灯结彩,门前院内挂着串串火红火红的小辣椒。

白发朱颜的两位老人迎风而立,见到忆遥的一瞬间,饱经风霜的脸上齐齐绽开了憨厚的笑容,“可来咯,可来咯……”

“外公外婆,折耳根炒腊肉香肠糯米饭海带炖猪蹄好了没,我饿死了!”

“遥遥喜欢的,我和你外婆哪有不做之理”

夹着大烟杆的外公回了话还不忘抽一口叶子烟,模样煞是可爱。

外婆慈祥可亲地执起忆遥的手上下左右来回检查,笑得合不拢嘴,“头发剪了,胖了,胖了”

“啊?我胖了啊,不行,我要减肥……”

“辛忆遥!”

提着大包小包补品的裴女士一声怒吼,辛爸立马拥着两位老人进屋,“爸妈,你看你们,这么冷的天,进屋说,进屋说”

“不碍事,建业,我们身子骨硬朗的很……诶,遥遥,来啊”

外婆扭头催促忆遥,这才注意到怀安也跟在身后,“……这位就是小安吧?”

“哎呀,妈,进去再说行不行!”

怀安礼貌性的话语直直被裴女士的责令堵了,张大的嘴只得怏怏收拢。

忆遥偷笑得胃疼。

一家人乐乐呵呵地吃着丰盛的晚餐。

刚还稀罕忆遥的外婆此刻目不转睛地瞅着彬彬有礼的怀安,“小安,你比遥遥大啊?”

怀安放下碗筷,尊敬地回答,“恩,外婆,我大…遥遥…一岁”

“不错,不错……”

外婆的自言自语弄得怀安和忆遥均是疑惑,这“不错”是说的谁?

裴女士不温不火地给怀安夹菜,“辛忆遥”

“有!”忆遥有种不好的预感,忙直起身版掷地有声。

“赶紧吃,吃完了睡觉休息,明早随我去买东西”

看吧,跑路的差事。

郁闷地扫过怀安碗里堆积如山五颜六色的菜和肉,忆遥撅嘴,“哦”

外公一记不悦的眼神飞给裴女士,遂又夹菜给忆遥,“吃饭要细嚼慢咽……遥遥,小安,你们尽管慢慢吃”

“……”

一家之主发话,谁敢反对?!

年三十的午饭弗一结束,忆遥便照裴女士的吩咐提着四大袋礼品带着怀安踏上了蜿蜒的田间小道。

是冬末晴天,村庄笼罩于青山绿水中,温暖的阳光徐徐照耀,时有虫鸟叽叽喳喳叫唤。

小道弯弯曲曲延伸至天际,一旁的枯黄花草也淡淡蔓出了绿色新意,似在迎接万物更新的初春。

忆遥随处捡了一根木棍子,百无聊赖地打打这里的树藤野花,敲敲那里的土地石头。

在这个喜庆的日子里,她跟一个寂静无声的“哑巴”在一起耗费时间。

更让她无气可撒的是,“哑巴”竟任劳任怨,拎着她塞给他的礼品走了十多分钟。

对她来讲,分分纯是煎熬。

“呼……”

深呼吸,镇定,淡定。

安婆婆家的芭蕉树若隐若现。

忆遥憋不住了。

“喂,宋怀安,我送你个东西怎样?”

“……”

“哑巴”无视她的建议,径直向前迈步。

士可杀不可辱!

“宋、怀、安!!”

怀安的深思被震彻天际的狂吼蓦然打断。

顿下步伐,回身,霎时一根木棍迎面旋转而来,而后在距离他一米的前方摇摇坠下。

忆遥叉腰切齿,“宋怀安,你有本事就继续走,别指望我给你引路!”

怀安也不恼,弯身捡起木棍,慢步上前,递给忆遥,“你说……”

忆遥“咻”地打开他的手,掉头往回冲。

怀安毫无防备,手中的木棍嗖地一下飞了出去,连带四大盒礼品也跟着晃了晃。

不假思索地追上去截住忆遥,“你又怎么了?”

不和善不耐烦的口气激得忆遥怒火中烧,“滚开!”

怀安拦着不让,“……你总要说理由吧,我哪里做得不对,你说,说了我好改”

小道本不宽,一边是稻田,一边是灌木丛。

忆遥的身形比不上怀安,他对着她挡得严严实实,她无路可循。

“那我又是哪里做得不对,你说,说了我也好改”

“你没有,你哪里都好,是我不好!”

急不可待的话语令忆遥的反应慢了一大拍,思忖着如何接话。

“真的,遥遥,你很好,是我走神了,没顾上你……以后再也不会了”

怀安慌于解释,忘了应该喊忆遥全名,于是又接了一句,“不是遥遥,是……辛忆遥”

忆遥揪到话题了,“谁不是遥遥啊?”

“是是,遥遥”

“谁许你叫我遥遥啊?”

“……”

怀安语塞。

忆遥觉得,她平生最大的快乐,便是看他宋怀安的难堪。

拍下冒出的愉悦感,清清嗓子,“那……你说说,是我好还是你那个…女同学…李纤芊好?”

说她好,说她好!要是敢说李纤芊好,她要他的命!

“这……没有可比性”

“……为什么啊”

“李纤芊她,是我同学,你,是我…”

“是你什么?”

“……”

辽远的鞭炮声隔着重山咚咚作响,青烟四起。

又是一处山野人家在祭祖开饭。

忆遥的眸子里闪动着雀跃的光亮,和着太阳温暖的余晖,煞是醉人。

怀安想说她是他的遥遥,然脱口而出的却又是另一番说辞。

“李纤芊不喊我哥哥的”

答非所意。

忆遥内伤了,“我也不喊你哥哥!……宋怀安,你是木头啊”

说她比李纤芊好会死啊!

“……”

怀安尴尬得满脸通红。

忆遥毫不矜持地指着他开笑,“你不是吧你,这也脸红……”

“……东西太重,我提不动了”

怀安掂量掂量他手上的四大盒礼品,示意忆遥,遮掩窘迫。

“我晓得了……莫非你是……”

忆遥鄙夷怀安的同时,手也不老实地摸上了他的下半身。

怀安防不胜防,愕然失色,“辛忆遥,你羞不羞人?!”

“我不羞啊,同是女孩子嘛!”

“喂!……你!”

怀安手提东西连连后退。

忆遥恬不知耻地举起双手装作狼外婆,步步紧逼,“哼哼,给我看看,给我看看……”

“辛忆遥!!”

“嘿!遥遥姐姐!”

倏然出现的糯糯男声阻止了忆遥对怀安的“侵犯”。

循声寻望,灌木丛上方田埂外的房屋院内,一个十来岁的小男孩兴奋交加地朝她挥手。

“遥遥姐姐,真是你啊,我还以为你不回来过年了!”

臭小童,坏她好事!

怀安耳尖地听到了忆遥的咕哝咒骂,得意地瞧着她。

那样子已然在讲,她的不良行为污染了单纯的童孩!

忆遥不甘地扬起下巴,“你看,人家才十岁,都比你爷们!”

“……”

回呛成功,忆遥的尾巴快翘到天上去了,对着小童粲然一笑,“小童,你看见安婆婆没?”

“见了的,她刚才还过来找我妈妈要辣椒呢”

“嘿嘿,等会儿姐姐给你带好吃的来,别乱跑哈!”

“谢谢遥遥姐姐!”

忆遥小手豪迈一挥,小童便乖乖地坐回摇椅,晒太阳去了。

转首见怀安还愣着,她大概猜到一二,走过去抢走两袋礼品,“这是我送安婆婆的,那是你送你外婆的”

“外婆”两字忆遥故意咬得很重,说完也不管他,侧身踏步离开。

忆遥怀安一前一后到达了栽种着芭蕉树的院内。

院子清理得很干净,两颗绿油油的芭蕉分种于院内靠外田土的两角,阳光充足的一方还铺着大片小辣椒。

紧闭的大门上贴了张福字,门檐边绕了几圈苞谷梗子。

怀安怔仲地环望四周,未料他有朝一日,竟会走入这个母亲曾声声念念的老家。

刹那间,说不出的百转千回。

忆遥静静站于一旁,凝视着呆愣立于门前的怀安。

也许,每个人心里都有一座城池,等待午夜梦回伺机出现,偏偏又那么的不堪回首。

而宋怀安的那座不堪回首的城池,就在这里。

他先前的失神和不安,她似乎有点体会了。

思酌片刻,忆遥兀自抬手,叩门的那一瞬,手猛地被人拉下。

怀安温润地锁住她,如墨般的眸子里蕴着几分恳求。

忆遥心底无由泛过一阵酸楚。

沉默须臾,她回握住他的手,巧笑倩兮。

手上灼人的温度熨烫了怀安渐冷的身体,恰如汪洋中沉浮不定的孤叶扁舟找到了愿与他同行的雨后彩虹,他迫不及待地紧紧抓住,无节制地索取一瞬即逝的温暖抚慰,千万千万,给他足够……

分不清是谁轻叩了房门,只听“吱呀”一声,年迈的老人佝偻着背朝他们和蔼的笑。

昏黄的眼睛忽亮出异彩,突又灭了开去。

忆遥慌不择忙挣开怀安,用手戳戳他的腰,“安婆婆……”

温暖远远不够,她怎么可以放手?

怀安硬生生地挤出一个礼貌的笑,开口的声音也暗哑了几分,“你好”

你好?忆遥想撞墙!

安婆婆脸上的皱纹更深了,“进来吧”

屋内的装饰很简单,没有一丝多余之物。

忆遥拖过怀安提着的礼品,同她的一块儿搁在了沙发上。

安婆婆进里屋拿了盘瓜子花生和糖果摆在火炉上,“来就来吧,买那些做什么”

忆遥拉着怀安熟门熟路地坐在炉子旁,“嘿嘿,我也不想破费啊,可我妈非得买!”

“你这丫头!”

“对了,婆婆,公公呢?”

倒了两杯水一一摆在忆遥和怀安面前,安婆婆方才坐下,“你公公去集市了”

“哦”

“你们什么时候回来的?”

“昨天下午”

“叫你爸妈他们各处拜完年后,再来玩几天,能有多忙啊”

“婆婆,你和公公一起去我外公外婆那里吃年夜饭吧,到时候你给他们说,我的意见不起效用!”

“饭就不吃了,意见嘛,我负责讲”

“但是……”

“诶,婆婆说不用就不用”

“哦”

安婆婆似把垂头喝水的怀安当做透明空气,别说讲话,连眼神都吝啬给一个。

“那个……婆婆,我突然记起我妈说让我赶紧回去包汤圆,不如我先……”

“那就不留你们了”

“……”

安婆婆冷冰冰的言语塞得嗑瓜子的忆遥久久无话。

怀安缓缓抬首,风平浪静,“打扰了”

说完便起身牵起忆遥往门口走。

忆遥愣着不知如何反抗,前脚方才跨出门,忽地灵光一闪,甩开怀安的手,朝安婆婆大喊,“婆婆,你让小安哥哥给你写幅对联吧,他的字写得可好了,开学还要去北京参加比赛呢!”

室内室外均是静默。

忆遥锲而不舍,欲垂死挣扎。

安婆婆却松口,“可以”

忆遥坐在院内的小板凳上取了几片芭蕉叶认真地编了个头环。

怀安写完对联出来,她立即藏在身后,背着手笑意盈盈,“这么快?”

“一幅对联能写多久?”

“……”

最好写到正月十五,闹元宵!

两人一前一后原路返回。

怀安在前,忆遥在后。

忆遥瞅着她编的头环,欣喜地发觉自己的手艺是越发的精湛了。

再看前方的木头,欣喜顿失滔滔。

“喂,宋怀安,你写的是什么呀?”

怀安尝试过忆遥的脾气,量他有九个胆也经不起她的折腾。

更遑论他无一个胆。

停住脚步,毕恭毕敬地回答,“写的对联”

废话!!

“……嘿嘿,我问的是你写的内容,内容,知不知?”

“雪里江山…”

“雪?……这里又不下雪”

“不是不下,是不常下”

“切,装清高!”

怀安无奈,不论他说什么,她亦是不屑。

“你手有事?”

“啊?……哦,没事啊”

“没事?……那你一路背在后面”

怀安甚是怀疑,眼睛有一搭没一搭地往忆遥身后瞟。

忆遥偏不给他看,躲躲藏藏向后退,“宋怀安,好奇害死猫!”

怀安难得挑眉,“哦?这里没猫”

“你……啊!”

忆遥一跟头直往后栽。

“辛忆遥!”

怀安大惊失色,眼明手快地一把捞过她。

两人同松一口气。

“遥遥姐姐,我的好东西呢?!”

从灌木丛上面传下的小童的质问冷不防震慑了怀安,稍一失手,忆遥便惊大眼摇摇晃晃地朝稻田里歪。

“辛忆遥!”

“瑶瑶姐姐!”

忆遥一脚踮在小道的边缘,三分之二的身子临空。

深绿色的芭蕉头环随着摇摇欲坠的晃动扑通一下跌进小道的下面。

下面浊黄浊黄的稻田霍然历历在目。

怀安胆战心惊,欲伸手拉她。

“别过来!……你别过来!”

怀安嗖地止步,双手朝她放平,“好好,我不过来…不过来……”

忆遥奋力稳住自己另外三分之一的身子,左左右右摇晃半天,摇得冷汗层层。

她悔不当初,当初的那几节走平衡木的体育课,她到底在做什么!!

怀安越看越心慌,“你就这样,别动!我保证我拉住你,好不好?!”

豁出去了,忆遥咬牙闭眼点头。

头顶上空的世界有一刹的静止,难道这是所谓的绝对运动相对静止?

“好了”

清越飘渺的声音扯回了忆遥的魂魄。

熟悉的清香环绕,陡然睁眼。

怀安稳稳当当抱着她。

忆遥却委屈地扁嘴,眼泪汪汪,“没了……”

怀安以为她不愿他碰,急忙放开。

一得空闲,忆遥迅速蹲到小道边指着稻田,瘪嘴,“散了……”

散了?

怀安凑上去,将她微微护在怀中,看向她指的地方。

浑黄浑黄的稻田里,漂浮着几片绿油油的芭蕉叶,正慢慢浮向沟壑纵横的深处……

“你藏芭蕉叶?”

忆遥恨死了宋怀安的不解风情,“什么芭蕉叶!那是我给你编的花环!”

花环?戴在头上的?

“……芭蕉叶头环,我戴那个何用……”

怀安的喃喃自语一字不差地飘入忆遥耳中,气死她矣!

胳膊肘重重地往后一撞,起身欲跑。

怀安大骇,双腿一麻,蹭地站起,心惊肉跳地箍住她,大斥:“辛忆遥,你是想我们一起变猫吗?!”

变成两只给“好奇”害死的猫!

许是没缓过头环丢失的悲哀,忆遥乖乖地挨在怀安身上一动不动。

噼噼啪啪的鼓掌声伴随着叫好声倏地传来,怀安定神看上去,以小童为中心,四五个孩子煞有其事地眺望着他,哈哈大笑。

要命!这小童确是他的克星。

“死小童!你在上面看好戏是不是,给我滚下来!”

忆遥仰头目露凶光,喝得一群小孩屁滚尿流哄开。

近处山间,祭祖的阵阵火炮噼噼啪啪,烟雾顿时弥漫整个村庄。

怀安的手掌即刻捂住忆遥的耳朵。

良久,烟消云开,村子又恢复一片静好,仿佛除夕未至。

“宋怀安,怎么办?我送你的新年礼物……没了”

“……不如,我也送你”

“花环?!”

“咳咳……我不会编”

“……”

“我送你一幅字吧”

“不要!”

“为何?”

“……你写的字乱七八糟的”

“……”

“笑什么笑!”

“……那,我写幅正规的给你”

“……”

“遥遥……就这一次,许我叫你遥遥,好不好?”

“……”

“谢谢你……”

谢谢,你和你的家人,给我机会,见到了亲人。

只一面,已足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