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千层泪,爱你到死不休

灾星劫

千层泪,爱你到死不休 闭关凤凰 3038 2013-07-18 09:57:48

  几日来即墨家出奇的安静,那位看似深沉老道的师父自那日起到现在都未在即墨冷的面前出现过,这倒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这日无聊,即墨冷如往常一样一身白衣的装扮,他今天想去祠堂见见她那六个月都未见面的母亲,不是出于思念,是怕真的忘记还有这个人的存在。即墨冷嘴角泛起一丝冷笑,真不知道这女人在祈祷什么,放着自己亲生的儿子不管不顾,没有尽到一天做母亲的责任的罪过,是她即使跪破了膝盖也无法偿还的罪。

祠堂算是即墨家的禁地,下人们是绝对不能来的,祠堂的打扫都是由母亲负责的。虽然父亲从未对他禁过足,但是由于那位狠心的女人在这,所以十八年来除了祭祖他就从未主动来过,今天算是破天荒的头一回。刚拐进祠堂的窗户边就听见祠堂里面有谈话声,即墨冷心中疑惑,祠堂除了母亲很少有人来,怎么会有人谈话呢。虽然听墙角非君子所为,但是好奇心的驱使让即墨冷将头靠向窗边。

“我必须带他离开三年,二位不可太过坚持,否则你们是会后悔的”,即墨冷听得出这是那位师父的声音,他带谁离开,是我吗?

“子信先生您能不能告诉我们这到底是为什么,冷是我们家族唯一的命脉,我们是不容许他有半点闪失的”母亲说

子信,难道是风子信,即墨冷小时听说过爷爷有一个忘年交叫风子信,此人不仅剑术无人能及,关键是有通古今的灵性,还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多少王侯想收他到旗下,均未如愿,此人来去如风,根本无人知道此人来自何方,又将去何处。风子信很少过问世事,过惯了闲云野鹤的生活,在世上也销声匿迹了十几年了,如今却突然出现在这里,还要当自己的师父,看来是有大事要发生,还是关于自己的。即墨冷眉头紧皱,眼眸嗖的射出一道寒光,不知道又将如何算计他。

“二位可否记得爱子冷出生时的天地变色、山河颠倒,那绝不是偶然,冷是天上的灾星偷偷下凡投胎,本不属于世间,若是北斗七星没有异常,可保其子能善终。但夜观天象,发现七星涣散,其子冷必是有劫。”风信子长叹一声

“此劫为何劫,可否请先生明示”父亲急道

风信子眼神一冷,摇头道“这本属于天机,但因为家父曾对我有救命之恩,我也曾答应,在我的有生之年会保即墨家族世代相传。所以我可以告诉你此劫是即墨家族的命劫“。

“难道冷不离开就预示这我即墨家族要灭亡吗?”

“可以这么说,其子只需随我离开三年,等七星归位,此劫可破。否则三年内,其子命相将克死二位,灾星最终沉落,即墨家族从此在世间消失。”

“怎可如此,上几代的家族恩怨,到底需要我们即墨家几代来偿还,那可怕的咒语莫非非要亡我即墨家,他宫……”

“夫人切莫胡说,即墨家族的禁忌希望夫人以后不可再提起。”即墨龙厉声道。

“二位不要有心悸,此劫与即墨家族的纠葛没有关系,每个人活在世总会有这样或是那样的劫数,所以我必须带走他,助他度过此劫,保你们即墨家族能再见到明日之光。”

……

即墨冷不愿再听转身离开,无非就是说自己是祸害,上克父母,下无兄妹也许就是他克的。让他去哪都无所谓,因为他从未关心过自己的生死,他这个躯壳是父母所赐,命是为即墨家族所活,至于是死是活、是去是留让他们决定好了。

母亲最后未说完的话始终敲击着即墨冷的心,他就是不明白这个即墨家族到底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抑或是造下了什么不可饶恕的罪过,致使一代又一代的去承受一个诅咒的煎熬,而他的祖代、父代终究接受了什么样的惩罚,那么自己呢,现在所有的一切遭遇都来源于那个诅咒吗?他这没有人生、没有自我的生命,只是个诅咒的开始,还是即将结束呢?他现在不知道该何去何从,也许要离开这里了,心里还是有种说不出的涩味,他慢慢的出了院子,走向后山----那个他的秘密基地。

提到这后山也是邪的很,即墨家后院外就是那家喻户晓的猫头山,也就是即墨冷常去的后山,山上长满了不知名的树木和杂草,这座山有着无数神乎传神的故事,即墨家所坐落的位置据说从远处看正处于猫的左耳朵眼上。这后院外是鲜少有人来的,由于地理位置的原因,即使在酷暑的夏季,这后院外的山上也是寒冷异常,阴暗潮湿,一地的枯枝烂叶子,人一进去就会有毛骨悚然的感觉。关键是世人都说进到那里面出来的人都会变白痴。十二岁那年即墨冷将玉佩落于林中,便让家丁铁子帮他找回,可这铁子却是一去不回,即墨家的所有下人都出去寻找,翻遍了整个幽龙村都未见到人,唯独猫头山没人敢去找,即墨冷自己去了几趟,也未见半点人影。猫头山不是很大,只是树木杂草繁茂,不好找寻道路,但绝对是没有猛兽出现的,所以铁子被野兽吃的希望不大,他到底是去了哪呢。两天后一村民告知曾在猫头山脚下看到过铁子,但是他的状态异常疯癫,和他说话,也不搭理,眼神涣散,一直大笑不已,并且直奔猫头山顶去了。后父亲带人将铁子的尸体抬回,看似已死去多时,下人说铁子是在劳子洞的五层找到的,找到时铁子倚墙站立,人已死去,但是双目圆睁,面带笑意。

这之后世人更是惧怕这猫头山,传言经过添油加醋点缀,让人不得不信这猫头山上有邪灵。即墨冷从来是不相信的,即使铁子死了,他始终认为这不过是个意外,因为他去了无数次,他却依旧活得很好。

出了后院门,踩着潮湿的地面,穿过层层叠叠、杂乱无序的树木和杂草,就会看到一小片空地,空地上有一块巨大的圆盘石头,估计二十名壮汉也无法将它挪动,圆盘上凹凸不平,有许多来来回回的线条,若隐若现,貌似一副地图,人不可细看,否则就会头疼的天旋地转,不知不觉中失去意识,要则一命呜呼,侥幸醒过来的也像白痴一样,不记世事。即墨冷认为这也不过是传言,但事实上这确实是真的。那要追溯到100多年前,那时许多人都说劳子洞内有宝藏,要想顺利突破劳子洞的十二层就必须得到一个地图。一时间无数江湖人都抛妻弃子来猫头山寻找此图,后来就发现了这块磐石上的条纹,大家笃定这就是进入劳子洞的地图。但是见过此图的人不是死就是疯,最终都无人能取得此图,慢慢的就再也没有人来破解此图。

即墨冷每次也是来这片空地,他看过此石,确实有些纹路,看似像一张地图,他看了,没想法,也不头痛,关键是也不傻,也没死。他喜欢躺在这块石头上望望天,这里比他那玉石床要舒服;或是和旁边的先辈喝喝酒,所说的先辈就是一座孤坟,就在磐石的不远处,光溜溜的,上面长满了青苔,也没有墓碑,不知是谁,也不知死于何时,据说此坟在此有二百个年头了。反正自打即墨冷记事发现这起,也有十几个年头了,不管风吹雨淋,此坟真就是没变过样。即墨冷常想:如果真如世人所说此坟存在二百年了,我姑且挖开它来一看,看看它里面到底是什么。但他终究没有这么做,因为他想不到自己挖开此坟后希望发现或是得到什么。武功秘籍、财宝、长生不老秘方还是一具干尸,这都不是他想要的,何不留它原貌在此陪伴他的孤独、寂寞、冷……

夜近了,即墨冷从磐石上起身,他不想再为母亲的一句话烦扰。等他回到家时,意外的发现父亲、母亲还有那个风信子师父正在大厅等他。他当然知道所为何事,看来他就要离开了……

“收拾一下你的必需品,和风师父习武去吧”父亲淡淡的交代。我看向母亲,她始终低垂着脸,面无表情,甚至连睫毛都未动一下,我突然感觉心脏停止了跳动,竟是撕裂般的疼痛。

我用尽了所有的气力动了一下嘴唇,却只说出一个“好”字,其实我也就只能说一个“好”字。

我和风师父是半夜离开的,离开时我未见到父母亲的身影,月光却是越发的明亮,地上只有两道长长的影子,孤单的招摇着。我没有问师父为什么要选择半夜出门,也许为了破我此劫,我的离开都是见不得人的。我也不知道这位神通广大的师父将要把我这个灾星带往何处,但我清楚他是不会让我死的,他是为了让我活才带我走的。

风萧萧,路漫漫,坐在颠簸的马车里我竟沉沉的睡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