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千层泪,爱你到死不休

初到幽灵村

千层泪,爱你到死不休 闭关凤凰 2859 2013-07-18 09:57:48

  东方破晓,一袭清凉夹杂着香草气的小风迎面吹来,即墨冷揉着惺忪的睡眼走出马车,什么时候到的,师父早已不见人影,独留他一人在车中熟睡。看着外边燕莺缤纷、花红柳绿的景象,这俨然就是世外桃源,站在这里呼吸着温润飘香的空气,让人有种从头到脚淋漓尽致的畅快感!即墨冷慢慢的走着,心情是自出生以来没有过的放松,真该感谢那个劫数让我在有生之年能够领略如此风光,相信此地生活着的人,个个都应是慈眉善目、和善可亲、与世无争的。

走了一段,即墨冷发现这地方不是很大,也就稀稀拉拉的几十户红琉璃瓦房分散于绿树红花之间,除了清脆的鸟叫和远处的流水声,听不到嘻嘻嚷嚷的说话声。即墨冷环顾四周,他感觉这个村子仿佛是处于一个碗底,四周都是郁郁葱葱的树木,往上看是碧蓝的天空,但往四周看除了看到绿树环绕,根本就看不到远方的天地,自己仿佛就是处于一个平平坦坦的大圈圈里,东西南北都无法分辨,看久了反而让人有一种被囚的压抑感。来时一路睡去,现在即墨冷都不知道自己是从哪面进来的,哪边又是通向外边的出口。

即墨冷循着水声走过去,不远处还真有一个仿佛从天上一泻而下的大瀑布,真有“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的气势,经早晨的万丈霞光一照,无数的七彩水珠翻滚着,即墨冷几乎陶醉了,一袭白衣站于青山碧水间,仿若一副山水仙境图,让人感觉是那么的不真实。瀑布边上有一个高耸的石碑,即墨冷发现此碑有一人多高,为上等的大理石雕刻,这碑立的着实奇怪,处于水边不说,总得让石碑的正面面对村子才是,可此碑是面对瀑布,背对村庄,又立于瀑布的边缘,想要看到碑上的字文确实有些困难。即墨冷手扳着石碑,向前探身准备看看碑上所刻之字。

“徒儿,来为师这边”,即墨冷赶紧转身,见师父站于不远处,旁边还站着三位和师父年纪相当的老头,都是面容清瘦,两鬓斑白,估计都有百岁以上了,但个个眼神犀利,炯炯有神,绝非是平庸之辈。即墨冷不急不缓的来到师父面前,“这是村子的三位长者,雨前辈、雷前辈、电前辈”师父一一介绍,“你在幽灵村的三个年头里,只要你愿意这三位前辈也可以是你的师父,你要是无事可找他们学些功夫防身,只是这三年里任何原因你都不可踏出幽灵村半步。”看着四位老头严肃的表情,即墨冷心底升起一丝厌烦,他从幽龙村来到了一个叫幽灵村的地方,看来不管到哪他都不是自由人,父母这样,他们抑或是。不知道为什么即墨冷始终觉得自己的每一步都是被安排好的,世间真的有这么多的巧合,这里竟然叫幽灵村,名字和自己的村子竟是一字之差,它们之间到底有没有什么关系,自己究竟要去承受一个什么样的命运。

见寂寞冷紧闭双唇,肌肉紧绷,众人不好再说什么,只是领着他来到一座红房子前,风师父说:“徒儿未来三年就在此安身,你的行装已有人给你安顿好了,前面拐角处就是我们几个的住所,有事可直接来找我,你先进去休息,会有人专门负责你的三餐,只是你的起居你必须自己打理”,“好”即墨冷回答完转身进屋,不再理会身后四位摇头叹气的老头。

屋子里的摆设及其简单,外屋只有一张桌子,两把椅子,一个柜子和洗漱用品,进到里屋是一张晶莹剔透的玉石床,此玉绝不次于他家那张,看来他与玉真是有不解之缘啊。即墨冷随身一躺,并不困但是不闭着眼睛躺着又不知道该干些什么。即墨冷又想到刚才见到的石碑,哪天还得去看看那上面写些什么,还有师父为什么特意交代不让他出村子,腿长在他的身上,他出去了又能怎样?难道又是牵扯着即墨家族的生死存亡吗?

这个村子真的好静,仿佛不曾有人居住,迷迷糊糊间即墨冷又来到那个石碑前,他脱去鞋袜,拉起长袍站于水中,他要看看石碑上写些什么,但是始终有层水雾遮挡着,模模糊糊的看不清楚,他使劲的垫高脚,让自己离碑近一些,突然感觉脚下的水退去了,自己正站于深坑中的一块大圆盘石头上,石头上若隐若现的有些条纹,即墨冷弯身看去,却突然一个落空,自己陷入一个无底黑洞。即墨冷猛然坐起,惊的一身冷汗,这真是个奇怪的梦,瀑布怎么会突然干涸呢,自己也不会站于水中的,真是个荒唐的梦。即墨冷起身来到外屋,发现桌子上已经摆好了饭菜,这里人还真是奇怪,做什么怎么都不说一声啊,师父一声不响的把他扔在车上,饭菜来了就放着凉着,即墨冷随便吃了一些就走出屋外,他倒是要看看村口在哪,无聊时也出去走走,他可不想因为师父的一句话就在这个圆圈圈里呆三年。

外边除了鸟语花香还是见不到一个人影,莫非这幽灵村就只有他和那四个老头。即墨冷以自己的房子为起点,选了一个方向,向前走去,多年树叶和花瓣的积攒,地面踩上去软绵绵的,走了一会即墨冷才发现这一排排的树木绝不是随意栽种的,这七扭八拐的转了几个弯自己竟不知道最初选择的方向是哪面了,看来这些树木不是按着八卦图栽种的就是什么迷宫图,要是沿着树趟走,估计是走不到边上了,更别提什么出口了。即墨冷在树趟间穿梭了有一个时辰了,他现在根本找不到来时的路。即墨冷突然明白这幽灵村并不小,而是大似海,估计是没有边际的,因为他看向四周还是那密密麻麻、郁郁葱葱的树木,他看不到边,自己仿佛还是在一个碗底,想出去就要往碗沿上爬。也看不到那些零散的红房子了,他应该离村中心出来一段距离了,他现在不是要找到村头,而是要想个办法回到他的住处。他闭上眼睛,可以听到风吹树叶声、鸟叫声还有就是水声……对,水声……瀑布……即墨冷突然记起早上看到过的瀑布,找到那他就可以顺利回到住处,他循着水声走去,但半个时辰过去了,他感觉自己并没有离水声近一些,水声明明听的很清楚,感觉就是在前面,但是又一直走不到,的确有些邪门。

即墨冷站在原地,闭上双眼,他记得小时候村头经常有人设一些阵势,可让别人去破阵,以此赚些小钱。曾有一老头设一梅花桩阵,当时无人能破,许多江湖人士也慕名来破,但都未成功,这个梅花桩一时成了江湖上的奇桩。即墨冷因此也去看过,他去那日围观的人很多,价钱也涨的出奇的高,破一次桩要支付一锭银子,破了此桩者可得十锭黄金,确实有许多能人贤士去破桩都没有成功。此桩最后竟是被一瞎子给破了,瞎子一没武功,二无特殊才能,但是却轻松破了此桩,当时无数人称奇,但瞎子告诉众人:有些东西看不见比看见更能做好,有时被迷惑的不是双眼,是人心。

即墨冷从衣服上撕下一条白布,遮住双眼系于脑后,听着水声,慢慢的穿过树丛向前走去,不出半盏茶的时间,他就感觉到水汽迎面扑来,他拽下白布,果然不远处就是那飞流直下的三千尺。看来这个村里真有能人,能布得此阵,绝非等闲之辈,一个风子信就了得了,那三个老头虽然在世上没什么名气,但是本事肯定不输于风子信。走到瀑布边上,本想看看石碑上的字文,但由于天色见黑,估计也看不清楚,不如哪天再说。自己折腾了这大半天,差点把自己丢了,中午饭菜是凉的,不是很可口又没吃饱,他现在是饥肠辘辘,又口渴难耐,只得顺着师父领着走过的路回到住处。

屋里的桌子上饭菜又摆好了,还是四菜一汤,吃罢,即墨冷今天也没有精力再去研究那些树木阵,便去里屋躺在玉石床上沉沉的睡去,不多时好像有碗筷的响动,估计是下人来收拾桌子,但实在困乏的很,即墨冷也懒得起身看来人是谁。便又深深的坠入那无底的梦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