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千层泪,爱你到死不休

爱恨情仇(三)

千层泪,爱你到死不休 闭关凤凰 2492 2013-07-18 09:57:48

  看着用血写的咒语,其余三人也都震惊,没有想到小鸠竟是如此的决绝,她竟用自己和孩子的命去诅咒即墨拓毅。尤其是宫本霆看着血书毛骨悚然。因为那血书上分明写着:我小鸠用鲜血诅咒即墨家族世代与宫本家族的婚姻有因无果,有缘无分,永不得善终。即墨家族的男人永远得不到至爱,所生女孩将无颜见天日,所生男孩将世代受此诅咒。此咒一出,我愿魂飞魄散,永不得超生。如果此诅咒真的应验,那我的妹妹怎么办,将会有什么厄运等着她?这是宫本霆最担心的。

从劳子那他们知道,小鸠在他们还没有下山的时候就自杀身亡了。小鸠不但懂机关,她从劳子那也学了点幻术的皮毛。她知道人死的时候,将那人的名字用火烙于人的心口处,在半夜子时周围点上九九八十一根香烛,再用自己的鲜血写一张咒语书,死后枕于头下,死后的咒语便会应验,小鸠还选择了最残忍的死亡方式—剖腹,可见小鸠对即墨拓毅的爱之深,恨之切。据说此诅咒只要是死者怨恨不消,被诅咒的人将会祖祖辈辈受煎熬。

劳子告诉即墨拓毅,在他们居住的后边有一块耸立入天的巨石,巨石后边有一个洞,此洞叫劳子洞,共有十二层,一层比一层的洞口小,到第十二层也就能容下一人进出,这洞是劳子历代祖先闭关修行的地方,此洞有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每层洞穴都是机关重重,一不小心就会丧命。所以自从先师亡故后,除了小鸠母女两人能进去,就没有人进去过.

就连劳子也只能进到第七层,正是由于此洞的神秘,所以许多江湖人士曾来寻宝,都不幸丧命。而实际上劳子洞就紧紧是个洞穴而已,里面根本没什么宝物,只藏有一样东西,那是一座金矿的命脉图。此图劳子早就想毁掉了,但是由于是夫人的东西,所以夫人坚持保留劳子也就作罢。

劳子本性善良,他不忍心继续让一些无辜的人士白白牺牲,就想把机关都破了,但是小鸠母女始终不同意,她们认为贪心的人死不足惜。劳子只好将他突破的前七层机关都取消了,其实即使不设机关,一般没有深厚功底的人进到第五层也就没命了,因为此洞没有透气处,越往里空气就越是稀薄,到第五层时一般的人几乎呼吸不了。

劳子失去了小鸠伤心欲绝,但是他也不忍心看到即墨家族以后都过的暗无天日。感情的事没有谁对谁错,是小鸠心胸太过狭窄。因此小鸠之死,劳子是不怪罪即墨拓毅的,他告诉即墨拓毅小鸠的诅咒只有一个破解的方法,就是那盏夜明灯,即墨拓毅只要拿到它,在月圆之夜吸足月光,在小鸠的坟头点亮七七四九天,可化解小鸠心中的怨恨。还有那张命脉图,实际上是即墨家族的命脉图,当时即墨拓毅并不知情,但后来听父亲说后,才知道整个事情的原委。所以劳子希望即墨拓毅有幸能拿到那盏灯,在灯身里藏着那张图,拿到后立即毁了它,否则一旦落入有心人之手,找到金矿命脉,一旦毁坏了命脉,即墨家族必亡。

关键得一点是劳子说的后话,此夜明灯目前正藏于劳子洞的第十二层,能否拿到此灯只能看即墨拓毅的造化,如果真是做不到,那也只能是即墨家族的命了。

最后劳子给了即墨拓毅一个红檀木箱子,里面原来保存的是一张羊皮绘成的进入劳子洞十二层的地图,根据地图可以有效的避开机关,此图是劳子的夫人生前所绘,一直交于小鸠保管。而小鸠临死前将此图用剪子剪成了碎片,大小不一,成千上万片,劳子发现倒在血泊里的小鸠时,这羊皮碎片就散落了一地。劳子将其收拢起来知道日后必有用处。

劳子从小鸠的遗书中得知,她将夜明灯和命脉图藏于劳子洞内,劳子明白解小鸠的诅咒唯一的办法就是那夜明灯。劳子也曾一度犹豫,要不要把这一切都告诉即墨拓毅。直到现在他已是灯尽油枯,在他离开人世之前,他希望能为即墨拓毅做最后一点事。哪怕天上见到小鸠受责怪,他为了良心安也得这么做。

师父死后,四人将师父安葬于师母的旁边,可怜的小鸠由于是自杀,按照祖例是不能埋进祖坟的,只能孤零零的埋在山头。

知道小鸠死后,即墨拓毅也是大病一场,打心底说,他一直把小鸠当妹妹疼爱,五年的兄妹之情也是很浓厚的,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几句狠话,会让她走上如此决绝的不归路。他当初认为感情的事当断不断,反受其乱。长痛不如短痛,为了让小鸠赶快从漩涡中出来,他才会不留一点余地,因为不论什么原因自己是绝对不会娶小鸠的。哪怕自己真的酒后乱性,他宁愿选择对不起小鸠,也不会因为责任就将不爱的她娶过门。

即墨拓毅怀疑那个诅咒,他认为只是一个人临死前的几句话会有那么大的威力吗?人死如灯灭,一个诅咒会应验千秋万代,岂不是太荒唐了。即墨拓毅告知宫本霆回家后不能让宫本蕾知道此事,最好也不要对父母说起。宫本霆其实开始就没打算说,不管这事是真是假,说出来终归不是好事。如果诅咒真的应验,就妹妹那种对爱一条筋的人,即使死也是要做即墨家的鬼。所以说出来只是徒增了大家的苦恼。

即墨拓毅回家后,对父母也没有提起诅咒之事,只是将师父给的药丸交于父母保管。顺便说了劳子洞内命脉图的事。即墨拓毅的父亲听到命脉图尚在人间,脸色骤变。这张图按说早就毁了啊,当时他明明看着路子瞳将它化为灰烬,如今怎么又出现在劳子洞,他太了解老子的为人,而且又是将死之人说的一定是真话,那么路子瞳那女人又一次骗了他?

路子瞳和即墨拓毅的父亲是同门师兄妹,师父路长天又是路子瞳的父亲,这路子瞳刁钻任性,从小就与即墨拓毅的父亲有婚约。而即墨拓毅的父亲为人忠厚老实,尊师重道。路长天瘫痪后一直像对待自己父亲一样照顾着。一次偶然的机会即墨拓毅的父亲为师父采药时掉进一洞里,发现了金矿和一个小盒子。拿回去师父看后知道盒子里装的就是此金矿的命脉图。这路长天长了个心眼,怕即墨拓毅的父亲有金矿后就不要他们父女了,就将此命脉图交给自己的女儿收藏着。

路长天临终时将命脉图的秘密告诉了即墨拓毅的父亲,并嘱咐他们两个成婚后立即毁了此图,以免流落外人手断了金矿的命脉。

安葬好师父,即墨拓毅的父亲几次要求路子瞳成婚,这路子瞳就是不同意,后来即墨拓毅的父亲才知道,这路子瞳爱上了风流倜傥,武艺超群的劳子。即墨拓毅的父亲并不难为路子瞳,他愿意成全路子瞳和劳子,只是她必须把命脉图给他。路子瞳于是当着他的面将那图烧毁了。但现在看来路子瞳是用假图骗了他。

也许这就是冥冥之中的报应,这路子瞳伤害了即墨拓毅的父亲,而即墨拓毅又在不知不觉中付了小鸠,这也许就是这两家注定的孽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