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千层泪,爱你到死不休

宫本夏换替身

千层泪,爱你到死不休 闭关凤凰 2029 2013-07-18 09:57:48

  宫本夏再出现在宫本灵的身边时已经是三年后的事了。

让宫本灵诧异的是过了三个年头,宫本灵和三年前离开时一样,什么都一样,因为从宫本夏的身上没有看到成长的痕迹,她一如三年前离开时的那个瘦小的婴孩。

宫本夏还是伸出小手知道找姨娘抱,还是一句完整的话都不会说。仿佛这三年的时间宫本夏根本就没有存在过。

宫本灵看着和宫本夏一同出现的电子胥,满眼都是疑惑。

电子胥知道宫本灵想知道什么,这也是行医以来第一次用这个旁门左道为人治病。

电子胥将宫本夏带到自己归隐的地方时,宫本夏已经没有了气息,电子胥赶紧为她施针护住她的心脉。看着宫本夏那渐渐失去血色的小脸,电子胥行医以来第一次害怕,他怕救不活这个小生命,害怕从此失去这个小家伙。

电子胥拿出师父给他的还魂丹,师父说这丹药里有千年人参的成分,所以估计世上也就仅此一颗。

师傅给他这丹药是希望自己能帮他找回走失的女儿,并将此丹药交给他的女儿。

电子胥看看丹药,又看看那个即将消失的人儿,他决定先救眼前人,毕竟师傅的女儿已经走失了四十多年了,是否还尚在人间都说不准。

为了自己心底深处的一点私心,他只能违背师父的遗愿了,但是他不会放弃寻找师父的女儿。几年来,他走遍了大江南北,只为寻找师父的女儿。他这辈子除了动了这颗丹药,其余的对于师父他是问心无愧的。

将还魂丹研成面用水送入宫本夏的体内,剩下的就是要看宫本夏的生命力了。

经过了十二个小时的考验,电子胥摸到宫本夏那微弱的脉搏,心中一阵惊喜,虽然宫本夏还是挣扎在死亡线上,但是终于有了生命的迹象就有了生还的希望。

电子胥用尽毕生所学的医术,但是始终参不透宫本夏的病因在何处,宫本夏表现出的症状像是中毒,又不像是中毒,脉象极其紊乱。一时他竟无从下手。

经过将近半个月的诊治,电子胥几乎试了所有对宫本夏有效的方法,但是到头还是白忙活,看着宫本夏气若游丝,电子胥有生以来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学艺不精。

他将是那本厚厚的《医典》翻出来,以前师父叫他看,他不屑一顾。因为里面记载了一些治病的旁门左道,他觉得看这些东西会玷污医术的神圣。

他如今是走投无路,为了宫本夏,他绝不会放弃一点挽救她幼小生命的机会,即使玷污了他医者的高尚纯洁。

《医典》里面记载了一条将死之人,可用换替身的方法挽救生命,远离灾难。

所谓换替身就是扎一个纸人,将另一个人的生辰八字写于纸人的背部,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一边叫着被换替身者的名字,一边将纸人用火烧成灰烬,这样另一个灵魂会进入将死之人的体内,从而延缓将死之人的生命。

电子胥也不管有没有效,他决定都要试一下,他按照这个方法给宫本初夏换了个替身。

换完替身宫本夏的脉搏真就恢复正常了,而且还有了均匀的呼吸,但是人醒不过来,一直像睡觉一样躺着。

不管电子胥如何叫,如何针灸,宫本夏始终在睡梦中。

电子胥翻看《医典》,上面关于换完替身后的事,只字未提。电子胥只得又独自研究关于宫本夏的病症以及她何时能苏醒过来。

电子胥整日如着魔一样,翻看医书,品尝采药,他觉得想要宫本夏醒来,首先要清除他体内致病原。

终于功夫不负有心,电子胥的研究终于有效了。他发现在宫本夏体内有股倒流的气息至寒,他就想用至热的东西去克制它,经过他千百次的实验,他发现红果的热性正好克制他体内的那种寒性。

时间转眼间就过了三年,电子胥虽然克制住了宫本夏体内的寒流,但是她始终是在沉睡。就在电子胥要放弃时,宫本夏突然就醒过来了。

宫本夏一睁开眼就如没生病时一样,是个健康、快乐的小姑娘,唯一点让电子胥担心的是,三年过去了,宫本夏一如三年前,身高没有长,体重也没有长,甚至还是那个嘤嘤呀呀的小婴孩。

到现在电子胥也还是不明白,宫本夏这三年为什么一点变化都没有,她是如何一直停留在三年前。难道换一个替身还要休眠三年不成。

宫本灵知道电子胥没有说谎,既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宫本灵也不想再逼问。其实这也是挺好的,她当初还一度因为宫本夏离开这段时间,她没有宫本夏成长的印迹而遗憾。

现在算是如了她的所愿,她可以继续将宫本夏养大,在宫本夏的记忆力没有这三年的记忆,她也就不必去刻意提醒,就将这三年埋葬在心里最底处吧。

即墨冷听着初灵给他讲述这一切,仿佛是一场场的梦,有太多让他难以置信的事了,也有太多的疑问。

即墨冷一下子听到这些很难消化,所以他暂时不想去解决他心中的疑问,他需要解决的是如何让自己的心平静下来,去接受和消化这一切。

即墨冷头一次在心底为自己的父母感到心疼,他们是彻头彻尾的受害者。父亲即使是伤痕累累,却依然有心去保护自己;母亲痛苦万分,却依然祈祷保他平安,遇到这样的父母,他是何其有幸啊!

即墨冷倚靠在门前的树干上,他思索着初灵说的一切:世上难道真的会有诅咒吗?爷爷爱的宫本小姐真的是诅咒的受害者吗?那个宫本柯又是被谁所害?为什么没有人去追查?初夏的父亲又是谁?雷鸣和电子胥又是何许人

物?为什么要竭力救初夏?还有那个羊皮地图,为什么始终拼不对?劳子洞内是否真的有灯和命脉图......

即墨冷怎么也想不出来,他不想去相信这世上有诅咒,他始终觉得这一切发生的就像安排好的一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