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千层泪,爱你到死不休

原来是你,真的不是

千层泪,爱你到死不休 闭关凤凰 1997 2013-07-18 09:57:48

  “转过身来”即墨冷站到花丛边上,看到还依然猫腰摘花瓣的丫鬟,对他的到来没有一点察觉。

即墨冷冷不然的怒喝一声,吓的小丫鬟一个趔趄,差点没一头栽在花丛里,小丫鬟猛的转过身,秀眉紧锁,双目含怒。

小丫鬟一看身后站的这主,应该就是陈妈及姐妹们常挂嘴边的英俊大少爷。看那张包公脸,还真是个不好伺候的主。

小丫鬟本想出口成脏的话,看到即墨冷后硬生生的咽了回去。

当看清小丫鬟的面容后,轮到即墨冷愣在当场,即墨冷盯着那张脸,几乎忘记了呼吸,那张他日思夜想的脸,如今就在咫尺之外。

小丫鬟看着即墨冷不断变化的神情,脸部的肌肉都在颤抖,这大少爷不会是想弄死她吧!可是自己可没招惹他啊!莫非这大少爷是个色情狂?不是吧,她命怎么这么苦啊,她可是名正言顺的黄花大闺女啊。

这丫鬟越想越怕,不自觉的慢慢往后退,一个不小心,被后边的花枝绊住了脚,人直挺挺的向后摔去。

“初夏......”即墨冷一个箭步向前,一把将向后倒去的小丫鬟拉回怀中。

“啊.....”小丫鬟大叫一声,以为会跌的很惨,谁知却跌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一股男人的气息扑进小丫鬟的鼻子,令她一阵眩晕,等她想起是怎么回事后,赶紧逃离这个怀抱。

“哦,对....不起,少.....爷,我......不是.......故意的....”小丫鬟还惊魂未定

“初夏,你还好吧”即墨冷看着好像对他很陌生的小丫鬟,心里很不是滋味,没想到才几日不见,她就把自己划到陌生人一列去了。

“什么初夏,少爷您是过糊涂了吧,现在都末夏了”小丫鬟恢复了镇定,小嘴又开始不饶人了。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即墨冷见初夏如此对自己,心里很是不爽,说话的口气有点生硬。

“我在这里,还不是拜我那狠心的叔叔,是他将我卖到你们家的。”小丫鬟很是不服的回答即墨冷。

卖,这丫头是怎么了,中邪了吗?即墨冷仔细观察小丫鬟的表情,但是说实话,看小丫鬟的表情又不像是撒谎。可是即墨家族怎么会买卖下人呢?从他记事起,他们家的下人全都是挣酬劳的,并不是终身奴隶。

而且怎么看,这丫头就是初夏,她怎么会不认识自己呢,又怎么被叔叔卖到即墨家呢?

即墨冷看着小丫鬟愣呆呆的表情,还有说话的神态和声音确实又不像初夏,难道是他弄错了。

”你叫什么名字?什么时候来即墨家的?”

“我叫青岚,具体什么时候来,记不太清了,有半年之久了吧。”小丫鬟调皮的眨眨眼看着即墨冷。

看来还真不是初夏,他记得清楚,初夏从来不会有这种小动作,他心中的初夏,不仅漂亮,还很温柔贤淑。哪像这个小丫鬟这般不正经。

这青岚面容和初夏如此相像,两个人会不会有什么关系?即墨冷看着青岚还是无法将她与初夏分开,两只眼睛一直盯着青岚看。

“咯咯咯咯......”青岚没想到在陈妈和姐妹们口中像神一样的小主,竟会这般傻呆呆的看着自己,想到这竟不自觉的笑出声来。

即墨冷听到笑声,知道自己失态,赶紧收回目光。

“你早上为什么对奶妈撒谎?”

“我....撒谎?撒.....什么.....谎?”小丫鬟试探的问道,这大少爷是什么意思,他好像不应该知道自己的事吧。

“你是想让我取了你的小命,你才说实话吗?”即墨冷向前逼近一步,说的是狠话,可是对她,自己是绝对下不了狠手的。

青岚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能站那,小手使劲的拽着衣角。

即墨冷将青岚的小动作尽收眼底,突然想到父亲遗书中交代的,如果她不是初夏,又正巧赶上父母遇害的前后来到即墨家,她该不会就是父亲口中的内奸吧。

想到这即墨冷突然出手,将青岚那白皙的玉脖捏在手里,只要即墨冷稍稍一使劲,估计这小细脖就得断了。一想到父母的死如果和她有关系,即使她长得像初夏或者真的就是初夏,他也会亲手捏碎她的脖子。

“你今早对奶妈说你在后花园摘花做香薰,还说了一大堆的道理,可是你的鞋子上去一点露水都没有,还有你明明说要摘带露水的花,可是你现在摘的花算什么,如此大的太阳照着,你该不会告诉我这上面还有露珠吧?”

即墨冷一字一句的说道,看着小脸憋得通红的青岚,心里竟感觉很不忍心,不自觉的松开了手。

青岚一得释放,大口的喘着,这祖宗还真如别人说的,冷的像个阎王,还真是一点都不懂怜香惜玉,以后自己得躲他远远的,要不一个不小心,自己这养了二十年的小命非毁在他的魔爪下。

其实自己这些年在叔叔身边倒也没受过什么委屈,叔叔好吃好喝的供着她,可是她就是不明白叔叔干嘛突然把她送来这里。

刚才说叔叔把她卖到即墨家是自己随口说的,叔叔这二十来年对自己一直是疼爱有加,虽不是经常陪在自己身边,但是却也从来没有让自己受过委屈。

可如今却把她孤零零的扔到这里来了,还要面对这样一个不讲理的阎王的欺负。想到这青岚就嘤嘤的哭上了。

即墨冷一看这张梨花带雨的小脸,心里更是疼的厉害,感觉自己仿佛是罪人。

“够了,你马上收拾东西滚出即墨家,以后都不要让我见到你,否则我要了你的小命”即墨冷甩袖背过身去,不再看那张让她揪心的小脸,他明明知道她不是“她”,可是心还是隐隐作痛。

最近烦心的是一码接一码,初夏的身影又不时的在他的脑海中跳动,撵都撵不走。他感觉真的有点心力憔悴。

所以一看到这张相似的脸,他有种想靠近,又想逃离的无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