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千层泪,爱你到死不休

初夏失踪

千层泪,爱你到死不休 闭关凤凰 2211 2013-07-18 09:57:48

  即墨冷将自己关在屋子里已经一整天了,他不吃不喝,看着自己今天的成果,地图的一小角,他始终觉得不对劲,说不出是哪里不对,但是他就是有这种强烈的感觉。

他拿着那张油纸简图,反正面都看了一个遍,那是张看似很完善的地图,但是即墨冷相信问题也许就出在它身上,否则爷爷和父亲不会始终做不对。

他看着摊了一地的羊皮地图,他知道即使自己把他拼成一副完整的地图,他也和爷爷、父亲一样进不了劳子洞。也许地图是正确的,机关的位置是随便标的,根本就不是地图上指示的位置。再或者这整张地图都是假的,弄张假地图,只是为了分散求宝人的注意力。

但是如果不相信这张地图,他也许永远进不了劳子洞,永远拿不到想要得到的,就永远改变不了即墨家族的命运和他的未来。

当即墨冷被一阵打斗声吵醒的时候,发现外边已经黑漆漆的了,本来是在研究地图的,竟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他打开屋门,但是外边一个人都没有。看来已经是深夜了,今晚也是出奇的静,哪像有打斗的迹象啊。那刚才自己听到的声音,难道是在梦中吗?

看来自己真是被那张地图弄晕了,竟然连现实和梦境都分不出来了。

现在即墨冷被外边的小风一吹,一点睡意都没有了。他很不喜欢这样的夜晚,他觉得这种静的可怕的夜是有事情要发生的前兆,他总是有种不好的预感。

刚迈两步,感觉脚底下踩到了一个圆滚滚的东西,捡起来一看,竟是把匕首。即墨冷回屋拿到灯下一看,外表看是一把普通的匕首,但是却锋利无比,刀把处有一只”鸟“的图案,即墨冷从小就对刀感兴趣,所以他一看就知道这把匕首应该是有几百年的历史了,而且一定是把价值连城的宝贝。

即墨冷把玩着匕首,觉得这幽灵村不仅藏龙卧虎,还宝贝成堆。是谁将如此价值连城的匕首掉在他的门前,还是有意放在这的呢?

即墨冷也懒得浪费脑筋去想这把匕首的来历,既然有人愿意送他一把削铁如泥的宝刀,他哪有推辞之理。这也算是他与这把刀的缘分吧。

他将匕首用一块红段子布包好,压于枕头下面,他顺势躺在枕头上面。

他想着自己来到幽灵村的半年里,所遇到、听到、看到的事,件件都诡异的很。这里的人也是一样,他感觉有人真心对他,有人想要利用他,也有人希望他死。

看来自己以前真是被父母保护的太好了,从来都没有感到过自己的周围有危险。以至于自己现在感到自己陷入危机了,但是却不知道谁是好人谁是坏人。

尤其那四个老头,看着都是对自己好,可是对自己说的话却总是前后矛盾。风信子希望他和初夏没有关系,而雷老头却努力撮合他和初夏。

如果风信子是因为那个诅咒的原因,阻止他和初夏,那他的出发点可能是善意的。那雷老头就没有安什么好心,可是即使想要害他也不用这么的明目张胆啊!

再说雷老头真想要他的命,那次不救他岂不是一了百了。可能是自己多心了,雷老头可能是真心希望他和初夏好。

有人进屋,赶紧这后半夜,即墨冷始终感觉自己没有睡踏实,一直迷迷糊糊的。

即墨冷听到开门声,赶紧起身,点起灯。等看清楚来人,即墨冷心中一阵惊喜。进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即墨冷日思夜想的初夏。

她一如往日那般柔情似水,一身粉衣,灯光下显得她人更是娇滴滴的,她就那样静静的站在门口,笑盈盈的看着他,似真似幻。

”你怎么会来,身体还好吧?“即墨冷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初夏就那样盯着即墨冷看,仿佛要永远把他刻在心里一样。即墨冷突然很是不安,今夜的初夏与平时不一样,好像离自己很远。

“我要离开这里了,我们可能有一段时间见不到面,但是只要你拿到命脉图,救我于水火,我会重新回到你的身边的。”初夏突然变得很悲伤

“你要去哪里?不要离开,你留在我身边,我一样会帮你逃离那个诅咒,你要相信我。”

“就是相信你才选择离开,只有我离开了,你才会更加有动力,我们才会更有希望在一起。”

“不要,为什么非要如此残忍的方法对我呢,你在才是我最大的动力。”

“如果可以在,我也希望永远不要有分离,可是......”

看着初夏泪如雨下,即墨冷心一阵阵的抽痛。看着初夏那绝决的表情,即墨冷知道自己就要失去她了。

他仰头紧闭双眼,一滴热泪自眼角溢出,他该怎办,该如何留住初夏,为什么非要让他们分离。

等他睁开猩红的眼睛,屋里早没了初夏的身影,即墨冷一着急就醒了过来,原来只是个梦,即墨冷感觉到腮边凉凉的,一摸竟然湿湿的,难道自己刚才真的哭了,这个梦竟然如此的真实。

即墨冷想这真是一个荒唐的梦,回忆起梦里的情景,好像他和初夏也还没发展到那种程度,再说初夏怎么会与什么命脉有关系,还有就是初夏也不可能离开这里。

即墨冷看天已经大亮了,他被这个梦弄得心烦意乱的,走出屋外,今天的天竟然也是灰蒙蒙的,即墨冷感到浑身无力,干什么也提不起精神。

这幽灵村的名字起的好啊,真是不论白天黑夜都见不到人影,他感觉自己也快变幽灵了。

突然他瞥见自己窗户的下边有一段没有点燃的迷信,即墨冷走近,看上面露气斑斑的,估计是昨晚就在这了,难道......

他想到昨晚听到的脚步声,还有那把离奇出现的匕首,看来昨晚确实有人光临了,而且还想对他下手,但是却没有得逞。

他敢确定有人想对他不利,却遭到了另一个或是一些人的阻止,帮自己的到底是什么人呢?是风信子他们吗?

他觉得应该把这些告诉初灵,毕竟初灵也曾怀疑有人对他不利。

没想到一大早大家齐聚一堂啊,初灵和那四个老头都在,看着即墨冷进来,初灵示意他坐下。

即墨冷看着屋子里人的凝重表情,知道肯定有事发生了,现在这些人都在,即墨冷知道不是说那事的时候,可是自己出现在这总得有个理由啊!

初灵看着即墨冷脸上变来变去的表情,也猜到他可能有事,但是又不方便说。

“初夏失踪了”初灵冲即墨冷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