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千层泪,爱你到死不休

再见初夏

千层泪,爱你到死不休 闭关凤凰 2339 2013-07-18 09:57:48

  夜暮时分,于管家处理好一天的事物,回到府里第一件事就是找即墨冷汇报,但是小丫鬟告诉他,少爷一天都未回来过。

于诚觉得事情不对劲,按说少爷绝对不会出去一整天也不打声招呼,少爷平时虽霸道无理,但是他从小就有个习惯,外出之前一般都会和家里人说声,以免老爷和夫人担心。

虽然老爷夫人不在了,他应该也会想到奶妈和他都会担心他,不会出去这么久还不回来,而且他也知道自己去提货回来会有很多事。

提货?难道......

于诚的不安更是涌上心头,他怎么没注意这点呢,少爷明明要去和他提货,他没同意,他就作罢。按说以少爷的脾气,他岂会那么听话。

看来昨晚他是跟自己去了,可是却跟丢了。那么现在少爷可能已经被困山中了。

“快叫奶妈过来,我有急事。”于诚一想到少爷可能会有危险,就心急如焚,他必须赶紧和奶妈商量此事,得尽快上山找回少爷。

“那个....奶妈不舒服,已经躺下了,说是不叫人打扰....”小丫鬟看着一向淡定的管家急成这样,一定又有事情发生了。

“那也得叫,快,哎....算了,还是我去吧”还没等小丫鬟做任何反应,管家已经冲向后院。

奶妈的门窗紧闭,于诚也顾不上男女有别,直接去撞门,发现门是反锁的,于诚咚咚咚的敲着门。

约莫两分钟奶妈才将门打开,于诚看奶妈面容发黄,精神萎靡,看来还真是病了,但是于诚现在也顾不上,主子都危在旦夕了,下人的命哪还那么值钱。

“哎呦....”于诚本想将奶妈拉到桌边,谁知是用力太大还是撞着奶妈了,奶妈捂着腰大叫一声。吓的于诚赶紧松了手。

“你怎么了?是受伤了吗?”于诚担心道

“哦,没事,不小心扭着腰了,你找我什么事,这么着急?”

“是关于少爷的,少爷现在有危险。”

“什么?少爷....怎么会?”奶妈顾不得自己的腰疼,一听少爷有危险,声音都带着哭腔。

“你先别急,听我和你说一下事情的经过。”于管家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和自己的推测对奶妈简单的说了一遍。

“那怎么办?不是说那地树林茂密,狼虫虎豹到处都是,而且进去的人都会因分不清方向,而在林中乱撞,最后不是渴死、饿死,就是喂了野兽。”

“我就是因为知道这个才着急,不过还好少爷武功了得,应该没事。”于诚自我安慰道

“你现在也不方便外出,我带府里的男丁去找,你在家打理一切吧。”

于诚懊悔不已,早知道这样还不如让少爷一起去。如果不是自己去提货,四隐也不会离开即墨冷,那即墨冷自然也不会有危险。希望四隐凭借敏锐的嗅觉已经找到即墨冷了。

即墨冷睁开眼时天已蒙蒙黑了,左肩处的刺痛牵扯的他连呼吸都吃力。头疼已经缓解了。他努力回忆发生过的事,但是些迷迷糊糊的画面,也不知是真是假。

肩膀处一阵阵的痛提醒他,之前肯定是有事发生,他感觉到肩膀处的伤口已经被处理过,他还记得好像有个珠子弄得他天旋地转,还有那个”鸟“的标记,他清晰的刻在他的脑子里,他肯定在哪见过。

闻着身体上传来的幽香,昏迷前他好像看到救他的是个女人,而且还是那个叫初夏的女人。

即墨冷苦笑了一下,自己又做梦了,初夏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你醒了,把这个吃了,我们必须马上离开这里。”粉衣女子不知何时出现在兀自愣神的他的面前。

呃.....初夏?即墨冷抑制住心底的狂喜,目前是什么情况,是自己又进入幻觉中,还是自己回光返照了?

“快点,有人要杀你,我必须带你去安全的地方。”初夏冲着发呆的即墨冷摇摇手,难道是毒性还没有完全清楚,不应该啊,她可是将她那家传的药丸都给他吃了,并不会伤人性命啊?

难道又是蛊虫发作,可是下蛊的人不在,也不应该啊!

肩部的疼痛还生生撕扯着即墨冷的心,看来一切都是真的,初夏真的就在眼前。

“你真的是初夏?”即墨冷强忍着疼痛,站起来,一把抓住向他摇手的初夏。

“跟我走”初夏被他的动作吓了一跳,不远处那个想即墨冷死的人还在拼命寻找他们,她来不及搭理他。

“你去了哪里?为什么会突然消失?”即墨冷动也不动,因为他觉得死也没有见到初夏重要。

初夏看着即使天塌下来也不会改变他那无所畏惧的性子又上来了,她知道就这样自己是拽不走他了,初夏顺势坐在他刚才坐过的地方。

要知道她现在是身心疲惫,就她这小身子把他从那蒙面人的手里救下,已是很不易了。可是没跑多久,又遇到一蒙面人。要不是她的夺命散好,他俩早不知道死几回了。

甩开了那蒙面人,她又赶紧弄草药给即墨冷伤口止血,并给他服下母亲给她的那颗珍贵药丸才挽回他的生命。

“不走,那就一起在这等死吧!”初夏看着即墨冷的眼睛认真的说。

“我是不会让你死的,告诉我在幽灵村你怎么会突然消失?是有人对你下的手是不是?还有你怎么会在这里?”

“呵呵呵,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这和你有关系吗?”初夏有点冷淡的说,这个男人霸道无理、野蛮、冷酷,可是她感觉在她这里,这个男人憨厚单纯,还透着一股傻气。

即墨冷被初夏的话激得满面通红,深邃的眸子结上一层寒霜。他还清楚的记得在幽灵村,她总是小鸟依人的偎依在自己的怀里,只会说些甜言蜜语。但是现在即墨冷发现他们之间的有了距离。

“你可记得你曾经对我说过的话,“我若不离,你便不弃”,还有不论发生什么事都会对我如实相告。”

初夏看着满眼充满悲伤的即墨冷,听着他嘴里吐露的陌生的话语,她知道此刻的即墨冷脑子是混乱的。看来下蛊毒的人,不光针对即墨冷,也没有打算放过她。

初夏走过去,轻轻握住即墨冷冰凉颤抖的手,说实话她竟喜欢这个不清醒的即墨冷,不霸道、不自大、不咄咄逼人,只是单纯的依恋着她。

可是她知道蛊毒一解,他还是他,她也还是她,姨娘是不会同意他们有交集的。还有那夜带走自己的那个男人,说的那些莫名其妙的话是什么意思。

突然响起的悉悉索索的声,让初夏回到现实,她知道那个人马上就会找到他们,她是不会让这个她在心底深深爱恋的男人有事的。

“如果你记得所有的誓言,如果你认为爱可以坚贞不渝,我让你证明给我看,我才会将所有的事如实相告。”

“你这是不相信我,好,你说你需要我如何证明。”

听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初夏轻起红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