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千层泪,爱你到死不休

死你也是我的女人

千层泪,爱你到死不休 闭关凤凰 2202 2013-07-18 09:57:48

  即墨冷瞪着床上那张苍白的脸,想用死来逃避一切吗?他绝对不会让她如愿以偿的。

“听好了,如果你不醒来,我会让那四个老头陪你一起睡。还有即使你死了,我也会把你埋到即墨家的陵里,让你死也要做我即墨冷的女人”即墨冷如期的看到即便在昏迷中,却因他的话蹙起了眉头。他一定要让她有求生的‘信念’,他说过即使她要死也得经过自己的允许。

初夏感觉自己一直再逃,逃了好久,她好累好冷,可是身后却突然传来那个可怕的声音,她拼命的捂紧耳朵,可是那无情的话语还是在敲击着她的鼓膜。

那个坏蛋要伤害四个师父,怎么能这样,什么?还要她死也死在即墨家,她才不要呢,他太可怕了,误会她,还欺负她,是以前自己认错了他,她要离他远远的。

不行为了四个师父和自己,她还要回去,在事情真相大白之前,她不能逃避,她不想别人因她受连累,也不想自己永远被他折磨。

初夏又拼命的往回跑,感觉跑了好久,自己身上好像驮着千斤重的的东西,终于看到前边的光束,估计自己从光束出去,就会回到有即墨冷的世界了。

初夏微微的睁开眼睛,外边刺眼的阳光射进来,自己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时辰了。她周身的骨头都疼,想动才发现有个大脑袋沉甸甸的压在自己的身上。

即墨冷正趴在自己的身上,手紧紧的握着自己的小手,仿佛怕她跑了一样,看来他是真要把自己囚禁在身边啊!

看着睡的一点无害的即墨冷,初夏心里也甜滋滋的,他如果一直这么温暖多好啊!

即墨冷感觉到床上的小女人动了,抬起头果然看着那个忽闪的大眼睛正盯着自己,生命力果然顽强。

“我就知道你死不了,即使昏睡了两天,你还是做出了正确的选择。”即墨冷又恢复了那副冷冰冰的表情。初夏夜真正的回到了两天后的现实生活。

“死也要和你划清关系后,我不想死了还死的那么累。”

“划清关系?你欠我即墨冷的,就是你死上十次都还不清,你觉得你要怎么和我‘划清’”

“你......我希望你弄清楚,我什么都没有做过,更没有对不起你即墨冷”

“看来这一觉没有白睡,醒来后学会替自己辩白了。你‘没做过’指的是作案未遂吗?但是你对即墨家的血债你是永远逃脱不了的。”

“我对你们即墨家做过什么?我长这么大根本就连幽灵村都没有出过,又怎么会和即墨家扯上关系。”

即墨冷听着初夏冠冕堂皇的辩白,紧握的拳头上布满了青筋。他强压着怒火,他不想伤害刚才鬼门关回来的她。

“出没出过幽灵村你自己应该知道,那夜我受伤应该是你把我从外边带回来的,估计那次的意外你也是联合外人下的手吧”

听即墨冷这么说初夏突然想起来,自己确实出过幽灵村,救他也是偶然撞上的。自己出村也是因为电神医突然带自己去见一个人。

见一个人?

难道.....

初夏突然想起了什么,这段时间被即墨冷忽热忽冷的态度弄得自己竟然把她给忘了。

即墨冷认定跟自己有仇,难道有些事和她有关系吗?电神医让你自己好好对她,姨娘让自己不要介意她的任性,自己把一切告诉即墨冷她会相信自己吗?估计又会说自己是在找逃罪的借口吧?

关键是自己答应好好对她,怎么能为了自己,将没有证据的事推到她的身上呢!初夏自己无奈的摇了摇头。

“怎么?想起来了?你曾经演戏告诉我自己不知道出村的路,可是你不是来去自如吗?你在我面前表现的柔柔弱弱,可是你应该也是个深藏不露的武功高手吧?”即墨冷看着初夏的表情变来变去,肯定又在纠结如何掩盖自己的谎言,即墨冷不想给她辩白的机会。

她好像从来也没有和他说过自己不会武功啊,自己从小就和四个师父在一起,所以她从小就和四位师父学武,武功确实要比江湖上多半的人厉害,难道这也成了他误会自己的根源?

看着即墨冷永远可能不会相信自己的眼神,她也不想再为自己解释,因为解释的越多反倒误会的越多。除非可以看到事情的真相,可是如果真相和“她”有关,她可能也不会让”她“受即墨冷的伤害。

“对,还是这样认罪的好,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既然做了,就不要怕承担责任。你最好不要去用漏洞百出的话去圆你的谎言,因为谎言说多了你就会遗忘你曾经做的事”

初夏认真的看着即墨冷......

“你只要时刻记得你是罪人,记住从今以后你没有自我,直到我认为你还清了债”

初夏沉默......

“明天收拾好东西,和我一起离开这里。”

“离开可以,但是不是月圆之夜,幽灵村是出不去的。”

即墨冷回想自己来来回回这几次,还真是都是月圆之夜,难怪自己找不到出村的路,看来想出去,一是必须是晚上,二就是得月圆。

即墨冷没有再说什么,关门出去。屋子终于清静下来,初夏紧绷的神经也稍稍放松了下来。

“告诉我出村的路。”即墨冷找到风信子,直接劈头盖脸的下命令。

“不用我告诉,月圆之夜的子时,你去瀑布看看便会明了。”风信子不遮不掩的回答,现在没有必要隐瞒即墨冷这个,当初不告诉他是怕限制不了这祖宗的行踪,怕他会随便进出村子,躲不过那个劫数。可是到头来他还是没有逃脱那个劫数。

“瀑布?又和那里有关系?”

“对,看来你已经发现瀑布不对劲了?”

“为什么会那样?”

“这个具体的我也不知道,可能是自然规律吧,自从按照你爷爷的要求来到这里,我们就遵循那个规律进出幽灵村,至于为什么会这样,我们谁都没有去探索过。”风信子看着即墨冷不回答自己,知道他肯定已经发现那个瀑布昼行夜息的规律了。

即墨冷看着风信子的表情不像是在说谎,也就不再继续追问,他想也许有时间他要好好探索一下,没准那个瀑布与即墨家族的金矿有什么关系呢?

他突然想到,幽灵村的秘密别人不知道,估计这世上要说有人知道,也就是他们可能知道。即墨冷算算日子,离下一个月圆之夜还有半个月的时间,这段时间他也要好好利用,好好看看这幽灵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