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茶芽儿香

第六章 电视房

茶芽儿香 零香abao 3069 2013-06-15 08:32:08

  此时的覃红妮已不知到哪里玩耍去了,樊林仙觉得呆在宿舍里确是无聊得紧。

听楼下的歌声依旧如雷贯耳,深深地勾起了樊林仙要去探看那位祸山殃民的女神人的好奇心。

跟廖灵梅打了声招呼,便起身走出门去了,下了楼梯,站在一楼走廊上,心想着要去李冰玎宿舍里约她们一同去电视房,就听到了潘雪娇那豪爽的喊叫声和毫无节奏的笑声从电视房里传了出来。樊仙转身直奔向电视房,心中感谢潘雪娇,为她省去了走弯路的时间。

站在电视房的门口,樊林仙看到了潘雪娇在麻将桌上打着麻将,这是樊林仙意料之中的事,意料之外的是,蓝明钢也参与其中。

樊林仙心中狂喜,想要借以去和潘雪娇打招呼的名义,接近蓝明钢,引起他的注意,但看到潘雪娇的身边,都或坐或站地围满了人,没有何如一个能让樊林仙挤得进身的地方,心中懊恼不已。想着干脆就这样直接去他身边的一个空位坐下算了,但这么一来,似乎目的也太过于明显得羞人,站在门口,心里踌躇了好一会。

最终做罢,转身向电视房的另一边,正在唱歌的人群走去,在一张张长椅中,

找到了一个空位坐下。

麦霸“女神人”依旧深情嘶吼着,樊林仙仔细看她,见她倒也长得清秀,白晰的皮肤,小小的脸,配上小小的嘴,留着一头乌黑顺直的长发。她有些干瘦的身躯,正支架着一件白色的长裙,立于电视机屏幕前,无风自飘着。正像一个刚从电视里爬出来的,化妆化成了人样的女鬼贞子。这样一个魔鬼般的身材,加上她那魔鬼般的吼唱,倒也让樊林仙观赏了一回真实版的“午夜凶铃”。

漂亮的“贞子”唱完了一首,又重新换上了一首《天使在夜里哭》。

“贞子”似乎用魔鬼的嗓音唱腻了,决定换另一种唱法,清了清喉咙,尖起了嗓子唱,倒是比之前的好听了些,最起码能使人的心情完全地符合了歌中要表达的意境,让人心里哇凉哇凉的。

樊林仙无心再欣赏,转头东张西望,其实是想看一看坐在后方正在打麻将的蓝明钢,只不过是用了多余的动作来掩饰自己的最终目的而已。

只见蓝明钢一边打着麻将,一边和一旁的人聊着天,玩得不亦乐乎,并没有看到樊林仙的到来。

潘雪娇被一群人包围着,有男也有女,似乎这里的男人和女人都很喜欢她。

时不时地传过来潘雪娇放肆而爽朗的笑声,看来,林黛玉般的那种“闲静时如姣花照水,行动处似柳扶风。”的质态在她身上是永远都不可能发生的了。在樊林仙看来,她是女人眼中的男人,是男人眼中的小芳。

正在想着,一个话筒递到了樊林仙面前,樊林仙抬头,迎上了“贞子”灿烂的笑脸。

“给你唱!”她说道。樊林仙顿时受宠若惊,心中感叹这女孩竟是这般深明大义、宽宏大量、以礼待人!心中不尽感激。但樊林仙还是笑着对她摇了摇头说道:“不了,还是你们唱吧!谢谢!”

其实并不是樊林仙不想解救那些“受灾难民”们,只是此时的樊林仙,因为蓝明钢对自己的忽视,心中有些懊恼和心烦意乱。并无心情唱歌,但又怕坏了别人的好心,只好再推辞道:“我唱得不好听!”

说完心中苦笑,想她这些年来,除了唱歌要好些外,也没有别的特点了!

从小到大,读过这几年的书,她别的什么奖都没拿过,唯独只拿到了一个小学文艺歌唱比赛三等奖,而且还是大合唱的那种,樊林仙虽然很爱读书,但打自读书以来就没见她成绩优过,顶多也只算个良,或是刚刚及格。

樊林仙四岁多开始上学,是跟着姐姐樊林露一起去的学校,姐姐樊林露是六岁多上的小学一年级。

当时的樊林仙还没来得及去学前班溜达一下,就被樊母丢进了一年级,和姐姐樊林露一起就读。原因是樊母家务繁忙,又要在家带着两个比樊林仙还小几岁的弟弟和妹妹,樊母已经无法再抽出时间来照顾樊林仙。所以,樊母索性将樊林仙交由樊林露专人托管。

就这样,樊林露一边上学,一边照顾着樊林仙,还顺便当她的辅导老师。

也许是樊父樊母和学校的老师们都太过于高估了樊林仙的智商了。就在樊林仙和姐姐樊林露一起进入学校的半年后,她们俩便成了学校里的风云人物,原因是,樊林露的成绩是全班第一名,而樊林仙则是倒数第一。

为此,樊林露也曾在深深的自责中极力地抢救辅导樊林仙的学习成绩,但终以失败告终,最后索性都和樊林仙一起受苦,每次班里到了老师要求学生默写完作业,交了作业后才可以放学时。学校就会上演一幕妹妹在教室里挠头苦想,而姐姐在教室外焦急等待的戏码。几乎每一次,直到天黑,樊林仙仍交不出作业。老师也只好放人,原因当然不是为了樊林仙,而是为了心疼门外那位一起受罚的,班里成绩第一的樊林露。

这种现象出现的频率,已经普遍到连村边小卖铺的赵大叔都习以为常。每次在天黑时,姐妹俩一背着书包经过那家小卖铺门口,正在门口端着饭碗吃饭的赵大叔就会呵呵地笑道:“哟!妹妹又被留了呵!”

学校的同学和老师给她们取了个外号,叫“天下第一双”。

班主任对樊林露那是即心疼又头疼,但还有更令他头疼的。

一次,同级的一位体肥脸圆的,高大结实的男生,看到樊林仙年纪小,又生得白白粉粉的极是可爱,忍不住捏了一下她的脸。

樊林仙怎受得他这般“非礼”,却是吓得“哇哇”哭了起来,闻声而来的樊林露,上前就对那男生一顿暴打,硬是把那大她一个头的胖男生打得鼻青脸肿。

后来,樊林露和胖男生被叫去了校长室,他们俩被罚放学后打扫校园,而樊林仙则相安无事地站在一旁观看着。

打自那以后,在樊林仙心中,樊林露就成了她心目中的偶像,是她的守护神,是她的女侠!

电视房的歌声依旧,只是,已不在是那位漂亮的“贞子”了,她不知什么时候,跑去了麻将桌那边,而且还是坐在了蓝明钢的旁边。

樊林仙心中翻涌着无名的酸味,她开始讨厌起那个“贞子”!讨厌她为什么要坐到蓝明钢身边,而且还坐得那么近!那么亲密!樊林仙越想越气!越看越烦!决定起身,回房间发呆,眼不见为净!

樊林仙低头向门外走去,走到了门口,电视房的歌声突然安静了下来。

一个声音叫道:“嘿!漂亮妹子!”樊林仙下意识地停住了脚步。虽然,樊林仙自认为自己也算不上漂亮,但女孩总有爱美的天性,不管是在哪里,只要是听到一些具有赞美言词的喊叫声,总会下意识地回头,去找寻那位“爱慕者”。樊林仙也不例外,虽然下场很可能会令人尴尬。

樊林仙转头,望向麻将桌那边,寻找声音的主人。

麻将桌边的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射到了樊林仙身上,樊林仙突然有一种万箭穿心的感觉,说不出的惊慌和羞涩。

愣愣地站在原地不知是走还是留。蓝付年对她露出满脸的灿烂笑容,让林仙确定了,他确实是在叫自己。

“林仙!愣在那里做什么!过来呀!”潘雪娇叫道,樊林仙心中好笑,终于潘雪娇还是看到自己了!

樊林仙向麻将桌边走去。蓝付年坐在潘雪娇的对面,笑着对她招手说道:“来!来!来!漂亮妹子,坐到我这边来!”他将他身边的一名男子推开去,腾出了一个空位置,樊林仙走过去,在他身边的空位上坐下。

潘雪娇抱怨道:“什么时候来了也不告诉我!害我以为你已经在楼上睡觉了呢!”樊林仙心中好笑,想道:此时若是谁,能在这样歌声如雷的情况下还能睡得着的,那还真是令人佩服了!

樊林仙的左边坐着蓝明钢,而蓝明钢身边,还在“贴”着那位漂亮的“贞子”。后来潘雪娇告诉林仙她叫甘柔希,是蓝明钢和蓝付年的初中同学,只见甘柔希,正借着看牌的名义,将上半身以四十五度的倾斜依靠在蓝明钢的肩膀上,过分亲密得犹如一对正在热恋中的男女!

樊林仙怨怼地瞟了一眼那只仍还搭在蓝明钢肩膀上的白晰玉手,心里酸溜溜的难受极了。只好将脸转开,刻意不去看他们,但耳边仍然时不时地传来甘柔希的娇笑声,折磨凌虐着樊林仙的心灵。

林仙的右边桌子坐着陆建羿,借着这个机会,林仙得以仔细地观看他的面容。他那被太阳晒得呈麦色的皮肤,显得格外的精神和刚阳,但依旧遮掩不掉他那一身的儒雅气质。高挺的鼻梁、刚毅的面部轮廓,加上他温和的眼神,给人一种安全感。看来潘雪娇说他人好又帅,算是没错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