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茶芽儿香

第四章 冤家

茶芽儿香 零香abao 2542 2013-06-15 08:32:08

  樊林仙来到了那张木桌,和覃红妮共坐在一条长木凳上,木桌似乎已有些年头了,桌脚松动得像老太太的老牙,稍微碰一下就“咯咯”作响,在一桌子人的轮番摇晃下,木桌沉闷而吃力地唱着一首杂乱无规无律的进餐曲,潘雪娇被它影响得没了食欲,烦躁地叫道:“别摇了!”响音停止,厨房里安静得连咀嚼菜叶的声音都没了。

樊林仙端起饭盒,低头安静地扒着饭。坐在身边的覃红妮突然站了起来,她长凳的那一头猛然翘了起来,“啪”的一声,樊林仙直挺挺地摔坐在了地上,刺辣辣的痛,在樊林仙的屁股下蔓传开来,樊林仙紧蹙着眉,强忍着疼痛,一桌子的人都慌乱了起来,

潘雪娇忙过来扶起她,对覃红妮训道:“怎么站起来也不先通报一声,害人摔成这样!”

覃红妮脸上略显愧意道:“我都不知道这凳子会翘起来!”

潘雪娇不屑道:“不信你没坐过长凳子!”说完转头安慰樊林仙道:“还好饭盒没被倒掉,不然你今晚得饿肚子了!”

樊林仙虽然心中对覃红妮有些不悦,也只得轻声道:“不要紧的事!”

这时蓝明钢一行人走进了厨房,樊林仙心中庆幸,还好她的糗态没被他们看到,不然当真是丢脸死了!

一众男子看着厨房里几个惊魂未定的女孩,一脸的莫名其妙,其中一个瘦脸男子好事地问道:“发生什么事了吗?”

他向前伸长了脖子,耐心地等待回答。几个老工人将眼光一一投向李冰玎,很有默契地将话语权交给了她,而李冰玎也不负众望,白了他一眼回道:“跟你没关系!赶紧吃你的饭去!”

男子缩回了脖子,憨笑着挠着头,也不在意李冰玎的不友善。

旁边一个满脸长痘的男子解围道:“看吧!泰鸿对你的包容之心,可是非一般人所能及呀!冰玎,你就知足了吧!”

李冰玎羞恼得满脸通红,不知是从何处,抓来了一只破匏瓢,挥舞着要向他砸过去,男子赶紧禁了声,咪起双眼咧起嘴,展示着自认为极其可爱的表情。只可惜他那长得满脸都是的闪着亮光的青春痘,让他看起来幼稚而可笑。

潘雪娇瞟了他一眼,取笑道:“蓝付年,你家的地是不是全都给买光了,怎么把豆豆全种到脸上去呢!”

蓝付年呵呵地学着石泰鸿傻笑着,没敢回话。

蓝明钢微笑着看着樊林仙,樊林仙也含笑回望着他,心中一阵温暖,这是他们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眼神的交流,樊林仙感觉自己的心跳犹如一辆坏了刹车的下坡车一般,毫无控制地加快着速度。没有言语,却能让对方感知到情意,他的笑令樊林仙着迷!他的眼神,正在传递着令她心中雀跃的爱意。樊林仙很喜欢这种感觉,令她迷恋!令她沉迷!令她回味的感觉!

“听说冰玎今天带了两位小美女进来!”蓝付年突然插话说道。将矛头对向了廖灵梅和樊林仙。

樊林仙看到了坐在一旁的覃红妮向她投射来的鄙薄的眼神,廖灵梅阴沉着一张脸低头调戏着自己碗中的菜叶,对蓝付年的话表示极度的厌恶和不屑。

樊林仙知道,廖灵梅是很讨厌被成为众之焦点的,很明显,蓝付年犯了她的忌。

蓝付年的话犹如深夜的寒鸦划过天空时孤独的叫声一般,孤寂无人应答。蓝付年有些尴尬,正在极力地摸索着为自己找台阶下。

终于,他逮着樊林仙问道:“就是你吧?漂亮妹子!”

樊林仙矍然,对他的问话无从答起,愣了有几秒钟,对他粲然一笑,庆幸他逮的人并不是廖灵梅,不然他真的又要再吃闭门羹了!

“你年纪还很小,怎么就不读书了?”蓝付年见樊林仙表示友善,并不想放弃说话的机会。

“没钱!”樊林仙简单回答。眼角的余光偷偷地瞄着正在端着饭盒的蓝明钢,想知道他听了她的话后是什么样的反应,但只依稀看到蓝明钢安静地站在一旁,脸上的神情无法看清,樊林仙有些懊恼。

“可惜了呀!蓝付年摇头“啧啧”叹息。

几位男子拿了饭盒后,谈笑地走出门去了。

蓝付年突然回头对桌边的人喊道:“走!同我们一起到电视房打麻将去!”

潘雪娇讥笑道:“我们要真去了,还有你们碰麻将的份吗?”

蓝付年晃头嘻笑道:“我只是随便问问而已!”说完转头走开了。

覃红妮眼放光彩,望着他们消失在了门外,转头兴奋问道:“他们是谁呀?他们在这里是做什么的?也是采茶工吗?”

一直不爱搭理人的覃红妮,却对那几个男子生了极大的兴趣,令樊林仙有些疑惑不解。不过覃红妮所问的问题,也刚好是樊林仙想要知道的,最起码,里面应该渗有一些关于蓝明钢的信息。

潘雪娇瞥了覃红妮一眼,懒懒说道:“看你!一见到男人就发春!”

覃红妮蓦然恼羞成怒,悻然叫道:“我还没你那么贱!”

潘雪娇不以为然,低头扒她碗里的饭。

最后潘雪娇开口,满嘴饭菜地说道:“那群人中,名叫石泰鸿和陆建羿还有蓝明钢是这里的做茶师傅,其他人都是采茶工。陆建羿那个男孩,是四叔的小外甥,人长得帅脾气又好!茶庄里很多女孩都喜欢他!而那个叫石泰鸿的,是老板辉哥的侄子,是茶庄里众女孩们极力争抢追求的对象!”

潘雪娇说着,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李冰玎。

李冰玎羞恼道:“看我做什么!”

潘雪娇呵笑着说道:“可惜呀!人家石泰鸿只喜欢李冰玎一个人!”

“胡说八道!”李冰玎暴跳起来,涨红着脸,扬手作势要打潘雪娇。

潘雪娇急忙调整体态,做好逃跑的准备,再满脸揶揄地说道:“我怎么就胡说八道了!不信你去问石泰鸿!那可是他亲口跟我说的!”

李冰玎气得拍桌跺脚,叫道:“你就是胡说八道!”

潘雪娇笑着夸张地摇头叹气,樊林仙心中疑惑,不禁问道:“既然有那么多女孩喜欢他,为什么冰玎却是那么讨厌呢?”

“因为李冰玎忘了关窗呗!”潘雪娇没头没脑地答道。

“是不是石泰鸿偷看她换衣服了?”覃红妮两眼发光,兴奋问道。

潘雪娇抬头给了她一个白眼,但覃红妮并不理会,依然沉浸于她的想象中,说道:“但是李冰玎房间里的窗户对面不是有一面悬崖吗?石泰鸿是怎么看到的!难道他可以像壁虎一样趴在那面悬壁上拿望远镜看吗?”

樊林仙的思绪跟随着她的话语,进入了一个奇异的画面,她看到了石泰鸿拿着望远镜,如壁虎爬墙一般趴黏在李冰玎窗外的那面高高垂立的石壁上。

潘雪娇没有理会覃红妮和樊林仙的想象,自顾自地说道:“人家潘金莲开了窗,才遇到了西门庆,而你,不关窗调戏石泰鸿!”

“潘——雪——娇——!”李冰玎咬牙切齿,将潘雪娇的名字从她牙缝里狠狠地挤了出来,

“你再说!我就将你丢进烧水锅里卤了!”李冰玎叫道。

潘雪娇双手抱胸,咧着嘴巴颤抖着身子,做着夸大的惊吓状,潘雪娇最终止了嘴,可覃红妮却是不依不饶地问,坐在一边的秦月莲才接口说道:“李冰玎有一天出门时忘了拉她被子的拉链,刚好被石泰鸿看到了,然后就有了后面的事情了!”樊林仙这才算是听明白了。自嘲地笑了笑,低头继续吃自己的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