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茶芽儿香

第十二章 约会

茶芽儿香 零香abao 2013 2013-06-15 08:32:08

  廖灵梅羞恼,举起手作势要打樊林仙。

樊林仙闪到一边,笑道:“可是他的神经病才传到你身上,怎么硬是变异成了相思病了呢!”

“樊林仙!”廖灵梅着急地涨红着脸叫道

“别再这样取笑我了!”她双手抱膝,坐在床上,黯沉着脸,一副要哭的样子。

樊林仙收了笑,坐回床边,抱歉地望着她。

廖灵梅看了一眼樊林仙,说道:“我发过誓,我要送钟武上了大学后,才去谈恋爱!”

樊林仙又惊又气,不敢相信她竟会有这样荒唐的想法,说道:“你不觉得,这跟本就是两码事吗?”

樊林仙道:“灵梅!你以前不是这样的!怎么我们才分别几年……你整个人都变得我都快不认识了呢?”

廖灵梅望着樊林仙惊讶的表情,苦笑道:“仙儿,你是不会懂的!自从我爸和我妈走了之后,家里就只剩下我和钟武两个人!我们这几年来,所受的冷眼太多了!我希望钟武能有出息!我不想让别人看不起他!”廖灵梅的声音开始有些哽咽起来:“这几年,我和弟弟受尽了别人的冷眼。记得有一次,弟弟生病发高烧,我妈妈之前留下的钱已被我们花完了,我没办法,就去找我大伯家借钱,我大伯母不肯借!走时还被她骂了一顿,她说就让我弟快点去死了算了!你知道我当时的感受吗?我恨啊!”廖灵梅含着泪说着:“仙儿你知道吗!”她右手握拳,愤愤地捶打着自己的胸口说道:“他们这样对我!我心里凉透了!恨透了!“她怆然泪下,低头啜泣起来。

樊林仙听得心中难受,但一时也想不出来要如何去安慰她,只好安静地坐在一旁。

廖灵梅抬头,吸了吸鼻说道:“我父亲还在的时候,我们两家关系都挺好,父亲在临了的时候还嘱咐我们姐弟俩,说以后有困难,可以去找大伯,说他会帮我们!只是没法到……”

樊林仙无言以对,安静地坐在木椅上看着廖灵梅,廖灵梅心情平静地望着窗外,房间外仍是一如既往地吵闹,但房间里却是异常地安静。静得连蚊子都不敢太过于大声地嗡吵!

过了好一会儿,廖灵梅似乎想通了一般,仰头长叹道:“唉……在利益面前,又有谁能顾得了别人呢?亲戚又能怎样!连最亲的母亲都弃我们而去了,这世界上,还有谁更有资格来爱我们疼我们呢!”

“你恨你母亲吗?”樊林仙问道。

廖灵梅并没有回答她,低头用手捏着放在膝盖上的被角,她捏得过于用力,连指甲盖都泛着白了,但她脸上却是出奇地平静,犹如是在回忆着一事无关痛痒的事,她开口淡淡地说道:“记得那天,她提着行李要走了,我抱住了她的脚,哭着叫她不要走,她答应了,但是等到第二天,我和弟弟醒来后,却再也找不到她了!”

樊林仙叹气道:“她或许……是有苦衷的!”

廖灵梅继续捏着她手中的被角,没有再说话,房间里再次陷入沉静。

惭惭地,不知是体力困乏了,还是精神累了,她放缓了手中的揉捏,眼睛无神地望着窗外,平静地想着她的心事。最后,她将视线收了回来,望着樊林仙的脸,取笑道:“瞧你!两个眼睛红得像两个大红灯笼!丑死了!”

樊林仙羞恼道:“你真坏!把人惹哭了还这样来取笑!”

这时,覃红妮推门而入,她是被四叔安排着和樊林仙和廖灵梅同住一个宿舍。

覃红妮似乎意识到了刚才这里好像发生了什么,惊奇地将两只眼睛瞪得跟牛眼一般的圆大,或许连牛都要自叹不如!而且那两只眼睛还越睁越大,随时都有夺眶而出的可能!樊林仙看得心急,恨不得要拿个碗冲上前去接住她那即将要掉出来的眼珠子!覃红妮的嘴巴半张着,像垂死的人想要说话但又说不出来的惊态,还没等樊林仙拿碗去接,覃红妮已收住了她的“惊悚”之举,兴奋而焦急地追问着发生了什么事,樊林仙望着廖灵梅,而廖灵梅也不抬头,只淡淡说道:“没什么事!刚才林仙不小心撞墙了而已!”她撒的这个谎,估计连藏在暗处里的蚊子,都不会相信,更何况是覃红妮!

覃红妮怏然不悦,嘟着嘴巴睨着眼睛生着闷气。但很快,她发现了樊林仙手中的书本,又重现兴奋,犹如一只蹲守了很久才等到了一只飞虫的青蛙,猛然伸出了她的黑手,夺过了樊林仙手中的书本,兴致勃勃地翻看了几页,皱起了眉头,咧着嘴厌恶道:“就这种破书,你也有兴趣看!”

说完准备合上书本,但见她眼睛倏然发亮,从书中取出了一张纸片,好奇道:“这是什么?”

樊林仙伸出手,想要接过来看看,但覃红妮却迅速地闪开去,嘴中高声念道:“春造百花现彩兰,似是久失今复还。清风百般戏枝叶,只为博你一回眸。今宵星月与谁共?彩蝶替我叙传情。唯恐芬芳不解顾,独留孤影碎梦游。”覃红妮念完,将纸片递给了樊林仙,很不屑地说道:“写的什么烂诗!简直俗不可耐!”她怏然不悦地对着那首诗做着痛恶的评判,

樊林仙接过书,这本书是她自己刚从蓝明钢那里借来的,再看看那张纸条,见上面的笔迹刚毅潇洒,那应该是蓝明钢所写的。

樊林仙不知道那纸片上所说的彩兰所指何人,是甘柔希吗?还是另指他人?这样想着,心中徒然生起一股醋意,胃里刚吃下去的晚饭,奄然已化作了一胃的酸水,汹涌翻滚着向全身浸开而去,难受得想要吐!

廖灵梅抬眼关切地望着樊林仙,张嘴要说些什么,嘴唇嗫嚅了一会儿,终是没说,低下头去继续看她的故事书。

覃红妮看到了樊林仙的异样,深深地挑起了他的好奇之心,她脸上那双牛眼睛,发亮得能拿来当照明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