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茶芽儿香

第十八章 刚下蛋的母鸡

茶芽儿香 零香abao 2016 2013-06-15 08:32:08

  但这段时间,木楠大姐却是对她起了十万分的兴趣,总是主动来找樊林仙搭讪,讨论着恋爱的滋味和传教着保卫爱情的秘诀,再主动热情地要教樊林仙织毛衣和织围巾,她对樊林仙说道:“你知道吗?男人就是喜欢女人给他们送些亲手做的东西!像这毛衣和围巾,既实用又实惠!而且心意还很浓!想当年,我就经常这样织毛衣送给我家男人的!他每次都欢喜得不得了哩!”

木楠大姐和他的丈夫是典型的先婚后爱,她和丈夫的第一次见面,是在拜堂的当天上午!在一群迎亲队的敲锣打鼓声中,隆重地相遇了!

虽是这样,但木楠大姐早已有先见之明,早在她少女时期和青年时期,就已经将她准备在恋爱中所要赠的订情礼物都提前做好了!什么各式各样的毛衣、毛裤、毛鞋、毛袜、毛帽和毛围巾,在结婚的那天,统统打包成了嫁妆!一股脑地全送给了素未谋面的丈夫身上!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木楠大姐把自己的丈夫,成功地塑造成了一个一身是“毛”的形象!而且那些造型和花样,基本十年不变!但木楠大姐并没有就此停手,仍打算将自己的传奇延续他人!或许是看到了樊林仙太年轻太稚嫩太单纯太无知了,又或许是因为担心她不懂得爱的表达,也或许是因为担心蓝明钢会受冷冻伤,所以她便慈心大发,决定代替樊母将樊林仙培养成一位贤内助,主动送上-门来,推师献技。

木楠大姐的热情已经泛滥到了让樊林仙招架不住的程度!在她极力地宣说织毛衣的种种好处下,樊林仙终于答应了,买她的毛线跟她学技,听到樊林仙的应答,木楠大姐兴奋得像一只刚下了蛋的母鸡般,乐颠乐颠地跑回她的房间去取织毛衣的针线。木楠大姐走后,一旁冷眼旁观的廖灵梅终于开了口,她淡淡地说道:“看来她真是想钱想疯了!”

樊林仙惊道:“此话怎讲?”

廖灵梅抬头幽幽地看了一眼樊林仙,似乎在怜悯樊林仙的无知,遥了摇头说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木楠大姐那么爱财!她那么死乞白赖地要来教你这些鬼东西,你以为她就白教,不收你钱啦?”

樊林仙半信半疑说道:“应该……不至于吧!这些东西我妈妈都会!我在家时只是因为懒得学而已,她要真收费的话,那我就不学了!”

灵梅笑道:“现在才想着不学!已经来不及了!她哪里还肯放过你!”

“那怎么办!”樊林仙嘟嘴愤愤地坐到了床边,独自一人生着闷气。

过了好一会儿,樊林仙又幽幽地问道:“是不是你把木楠大姐想得太坏了?茶庄里谁都知道,你和她向来不和的……,其实我是觉得,我那么善良!她应该不会这么忍心欺负我的吧!”樊林仙臭美地说着。

廖灵梅笑道:“依我看呀,你何止是善良!你还很傻很天真很白痴呢!”

樊林仙娇嗔道:“姓廖的!你怕气不死我是不是!”

廖灵梅翻了翻白眼,不耐烦地说道:“我亲爱的小天仙!你单纯!没错!但是,请不要把别人也想得那么单纯!你会受伤的!”

樊林仙说道:“我又没受过伤!我怕什么!”

廖灵梅苦笑道:“我受过伤!我尝过那种滋味,所以我怕!”

樊林仙说道:“你曾经也单纯过不是吗?不然也不会变得那么有心机了!”

廖灵梅说道:“我和你终究是不同的!”

樊林仙说道:“对!我们俩在面对事情时的态度和想法总是不同的!就好比我们碰上了一个小偷,他偷了我们的钱包,我的第一个反应会是:我为什么那么笨!我为什么没有把钱放好!我恨死自己了!而你的反应就会是:他竟敢来偷我的钱!怎么会有这么可恨的人!他为什么要偷我的钱包!我恨死他了!”樊林仙晃头晃脑,装模作样地说着。

廖灵梅被逗得扑哧一笑,说道:“就是因为有太多你这样的人的存在!才会把这世界上的小偷都养得这么肥胖!”顿了顿,她又笑道:“可是你这会儿要养的可不是一个小偷!而是一个强盗!不信你可以等着看!据我所知,木楠大姐曾经有教过楼下覃月清和莫国芳她们织过一次毛衣,都收了费!还不便宜!还有她在庄里所织的毛鞋毛袜,都拿着到处去哄骗卖钱,那价格贵得让你脚都发软!”

“别再说了!”樊林仙惊慌道,缩坐到了床的一边,又抬头弱弱地问道:“灵梅,你说……我可以反悔吗?”

廖灵梅漠然道:“这个我可做不了主!”

樊林仙恼羞成怒:“姓廖的!你明知道木楠大姐是那样的人,刚才也不见你提醒一下我!你什么意思呀!”

廖灵梅眼睛依旧盯着她手中的书本,不温不火地回道:“别想来冤枉我!刚才我又不是没给你使过眼色!谁知你爱夫心切!执意要给你心爱的蓝明钢做那个什么爱的礼物,对我的眼神熟视无睹!我还能有什么办法!你都不知道,刚才木楠大姐瞪我的那个眼神,如果她的眼神是把刀的话,估计我现在已经是血肉模糊地躺在你眼前了!”

樊林仙又羞又怒,叫道:“什……么叫“爱夫心切”!你滥用成语!”感觉自己脸上开始一阵阵地滚烫!

廖灵梅瞟了她一眼,嘴角动了动,似笑非笑地说道:“我所说的并不是你所想的那样!”

樊林仙问道:“那你想的是怎样?”

廖灵梅回道:“我想的是怎样不重要!关键是你想怎样而已!”

樊林仙叫道:“我当然怎样都不想啦!”

廖灵梅讥笑道:“我看你想着呢!脸都红成那样了!”

樊林仙羞恼地站起来,叫道:“廖灵梅!你到底要怎样啦?”

廖灵梅笑道:“我一直都不想怎样的!只是你想怎样而已!”

樊林仙怒道:“我想杀了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