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茶芽儿香

第三十四章 命中犯贱

茶芽儿香 零香abao 2033 2013-06-15 08:32:08

  十点钟,茶庄的老板辉哥,在众人的万分期盼下,在“苦瓜脸”和“花公子”还有“一枝梅”的狂叫声中,隆重踏进了茶庄!众人欢呼尖叫着,像演唱会下那些疯狂的粉丝!已顾不上收拾和打扮,蜂拥向四叔房间奔去,齐齐堆在了门外等待着。

樊林仙、廖灵梅和李冰玎,还有那个没工钱发也来凑热闹的潘雪娇,夹在人群之中,四周传来一阵阵浓郁而杂乱的香水味,熏得樊林仙头晕脑胀,不由小声骂道:“是谁?喷那么浓的香水!是打算要把自己腌成五香鸡吗?”

站于一旁的潘雪娇听了去,她扯拉着嗓子,以120分贝的高音将樊林仙所说的话,无名无姓无地址地向在场众人的耳膜强势袭击而去!众人护耳不及,纷纷向潘雪娇投怨恨的眼神!潘雪娇恶行得逞,得意地发出她爽朗的笑声,李冰玎睃了她一眼,冷冷道:“看吧!这家伙又在犯贱了!”

潘雪娇朗朗一笑:“算命先生说了,我命中犯贱!此生若不犯贱,必无法修得来世的福!所以啊!我得为我的来世积福才行!”

李冰玎讥笑:“哪个先生给你算的?他算得还挺准!”

潘雪娇呵笑:“就是那个给你和石泰鸿算八字说你们能生出两男两女四胞胎的老先生啊!我也觉得他算得挺准的!你还不赶紧找机会去和石泰鸿洞房!不然晚了就要错失良机了……啊——!”潘雪娇惨叫着!脖子上多出了一双李冰玎的手,只见李冰玎,正在面目狰狞地用力死捏着潘雪娇的脖子,潘雪娇吃苦,胀红着脸,大声呼救着。

樊林仙和廖灵梅急忙上前,将两人拉开。

樊林仙笑道:“好了!雪娇你也真是的!国家的计划生育抓能那么紧!你这样死逼着他们小俩口!人家会难为情的!再说了!你这不是给国家添乱了呀!”

李冰玎嗔怒:“谁和谁是小俩口了?”

一旁的廖灵梅淡淡一笑:“那就要看,是谁想和谁做小俩口了!”

李冰玎恨恨道:“我谁都不想!”

潘雪娇笑道:“其实石泰鸿这人,还是挺不错的!你都不知道有多少女孩子抢着追他呢!”

“就他!我呸!”李冰玎不屑道。

“对!配!配!配!”三人笑着附和着。

这时,陈叔从厨房里走了出来,手里正提着一个装满了的奶糖和饼干的红胶袋,是老板辉哥带进山的,众人欢喜不已,纷纷上前抢食,陈叔被挤到了一外墙角,正要发火,转头望了一眼四叔房间里的辉哥,终究是没敢发作,只阴沉着一张脸,像从他身上剐肉一般的将他手中的糖饼分到众人手里。

樊林仙接过陈叔手中的糖饼,看在糖饼的面子上,带着无比感恩和尊敬的心情,向屋内的辉哥望了一眼。

辉哥看上去有四十出头,身着白蓝红相间的方格子衬衫,麦色的皮肤,偏分着乌黑的短碎发,剑眉利眼,倒也不失中年人应有的成熟气质。辉哥身后的椅背上,披着一件黑皮衣,应该是他进山走热了脱下的,他正坐在四叔的桌边,安静地数着钱,真是最令人振奋的一幕!

四叔也一改往日的弥勒佛形象,变得严肃了起来,阴沉着一张公关脸,似乎在替老板惋惜那堆即将逝去的钞票!

二个小时后,樊林仙单独一人从四叔的房间里走了出来,手里拿着几张不同脸色的毛爷爷,心里又羞又恼!羞的是,自己辛苦了这么个月,竟然只搛到这么点钱!而恼的是,这该死的四叔,竟然让她最后一个领工钱!

在宿舍区,廖灵梅和李冰玎早已在电视房门口等着,见到樊林仙走来,忙招手叫她。

樊林仙走了过去,见自己的行李已在廖灵梅手里,歉意地笑了笑:“对不起!都是因为我,让你们久等了!”接过廖灵梅手中的行李包说:“我们走吧!”

李冰玎说:“先不忙着走!红妮和月莲都还没打扮好呢!我们还得再等一会!”

樊林仙粲然一笑:“我还以为我的蠢笨深深地把你们拖累了!没想到,也只仅次于爱美的人而已!”左看右看,似乎还少了一人,问道:“雪娇妮?难道她也和她们一样,准备盛装出行吗?”

廖灵梅说:“她才没那个心思呢!她现在正躲在房间里一边睡觉一边等她们!”

这时,覃红妮从房中姗姗走出,见众人在楼下等着,悠然转身锁了门,下了楼,笑脸盈盈地来到了电视房门口。

李冰玎不屑地睃了她一眼说:“又不是要去相亲,也不是要去嫁人!非得把自己弄得跟个花猫似的!”

樊林仙看着覃红妮那红白黄格外分明的脸,似乎和之前的妆容有了小小的变动,端详了好一会,才看出来,是眉毛换了另一种颜色!

身后传来了蓝明钢的声音:“哟!红妮姑娘今天……和平时,判若两人哩!”

李冰玎冷哼:“猪肝颜色的眉毛!”

覃红妮脸上笑意顿消,怒瞪了李冰玎一眼:“能用好听一点的形容词!什么猪肝的颜色!这是魅力褐!懂吗?”

李冰玎讥笑:“还不都一样吗?”

蓝明钢在一旁打哈哈:“对!都一样!一样漂亮!你说是吧泰鸿?”转身将棘手话题抛给刚到来的石泰鸿。

石泰鸿骑虎难下,随口应道:“没错!现在的红妮可比你的林仙漂亮多了!”

李冰玎讥笑:“就是因为有你们这种审美观错乱的人的纵容!才使得这世界上多出了那么多的妖怪!”

蓝明钢哈笑:“这大千世界,茫茫人海,总会有那么些个审美观错乱的人!冰玎你就宽恕一下泰鸿的口味吧!”

石泰鸿不满:“你不也说人家红妮姑娘美了吗?怎么单单就我一个人审美观错乱了?”

蓝明钢冁然而笑:“石兄莫要误会了!我说是猪肝颜色和魅力褐颜色是一样的美!”

石泰鸿嗔怒:“好你小子!敢阴我!”

蓝明钢笑道:“我可没阴你!是你心有所想,扭曲了我的话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