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相见欢

第一章

相见欢 Cindy浮辰L 2034 2012-01-13 11:38:44

  苏云摇了摇头,睁开眼。

周围已经没有了深渊的踪迹,微光下的地面堆满枯黄的落叶,仿若金丝织就的软垫。

这场景的变幻竟如此古怪,她不禁一阵唏嘘,挣扎着欲起身,却发现完全用不上力气重新瘫软下来,于是又环顾了四周….

原来自己正置身于一个翠绿的襁褓之中,手臂也没有了原先纤细的轮廓,变得又短又粗,活脱脱就是婴儿特有的算盘珠子的形状。

她深吸口气,好吧,变小了,没关系。

但是,这个枯井底算怎么回事。

不论是游戏还是拍戏,哪怕是穿越,也没有这样一上来就陷入生死绝境的吧

(……)

正所谓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简直就是一个困窘的井底之蛙。

苏云翻了个白眼,束手待毙。

好在上天有好生之德,没过多久,就有人在井口同一个声音哽咽的妇人讨价还价,最终是那妇人交了银子方才有人攀着麻绳沿着井壁滑下,一把抄起她,由人拉上了地面。

她在重见天日的瞬间,突然就有一种“我胡汉三又回来了”的感觉,于是嘴角一抽一抽的似哭似笑两下之后便又沉沉睡去。

当她再次醒来之后,用了三天时间终于明晰了现状。

这里应该是一个平行世界。

而她也拥有了一个全新的名字——墨冥泠。

她所处的家庭是世袭的将士之家,这家的老爷,也就是她爹,虽无多少将相之才,但却还守得住自己所护卫的方圆几里的尺寸之地,而且他是清官,不折不扣的清官。一个清到家徒四壁,一穷二白,需要自己耕地,全家上下除了他之外就只有墨冥泠、墨冥汐以及她唯一的妻子的清官。

所以,作为经融学博士的她看着那满墙白灰摇摇欲坠的危房只吐得出一个“蠢”字。

时间过得飞快,一晃眼十年过去,墨冥汐都已经娶妻,墨冥泠却还只是个发育不全的小丫头。但令所有人都惊奇的是她从能站立起来时就摇摇晃晃去了书房拿了本书有模有样的作势看起来,又拿着书执着地看着她爹。

“泠儿是想读书么?”

她急切的点点头,爬上书桌,握住一只毛笔,“字……写字……爹……教……”旋即甜甜地笑开,露出还没长全的牙。

她爹瞬间眼睛就亮了起来。

“好,爹教你写字。”说着将她从桌上抱下,放在膝头,握着她的小手,手把手的在宣纸上写下了大大的“泠”字。

她随后挣脱他的手,极认真的一笔一划写下了那个字,字体甚是清秀俊逸。

此后她又陆续读完了她爹书房里所有的藏书,而从八岁起,她就已经开始从外买书来看了。至于这些书,至少让她了解到了她如今所处环境的危险程度之高。

当政的朝廷是仪朝,而她爹虽说挂着“墨老将军”的名号,却是一次大仗都未打过,再者平时又过于廉洁,总是搞得官不聊生,于是在朝野之上弹劾他的奏折可谓是从来不缺。

所以空有一番抱负,却又只能带着妻儿从边境一路流窜到内陆,因为兵部压根儿没有人会举荐这么一个一根筋的人。

这也就是为什么他穿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枯井底了:她娘抱着她疲于奔命的时候躲在了枯井后,等官兵过去再起来的时候,手上就已经空空如也,不见她的踪影——当然了,她在井底。

急急忙忙救她出来,发现人还活着,于是皆大欢喜,继续逃命。

“泠儿,你快出来。”门外传来娘焦急的声音。

“马上!马上!”她合上手中的书,急急忙忙打开门冲进厅堂。

之后她就愣住了。

她的哥嫂正双双盖着白布,躺在草席上。

她连想都没想就冲过去使劲摇起了墨冥汐。

“你哥他……已经死了。你嫂子自从小产之后就一直状似疯癫,今日她不知怎的突然叫嚷着说你那未出世的小外甥在悬崖下面,非要下去找他,你哥哥脚下一滑,又拉她不住,就……”她说着不禁又拭起泪来,“你爹听说之后一时急火攻心昏了过去,我扶他到了里屋休息,你去看看你爹,这里有娘在。”

“好,娘,我这就去。”她又看了墨冥汐一眼,转身进了里屋。

她到里屋的时候墨老将军已是只有进气没有出气的样子了,见她来了,只张开半只眼,朝她招了招手,“泠儿,来。”

她蹑手蹑脚地走近,怕惊扰到眼前奄奄一息的垂暮之人。

他颤抖着拉过她,将一个东西塞到她的掌心,“泠儿,你爹这一生都报国无门。爹也知道你天资聪颖,将来若……若……咳咳……”

“爹,您慢些。”

“若国家有难……便全靠你了,还有……告诉你娘,我和你哥哥,必须有一人秘不发丧……咳咳……记住了吗?”

“爹您说什么呢,您身子骨向来硬朗,怎么会……”

他抬手打断,直直的盯住她,固执的问,“记住了吗?”

“记……记住了,爹。”她点点头,“您先休……”她突然停住搀扶他躺下的手臂,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看着那只慢慢垂下去的枯槁的手,接住了一个仿佛孱弱的随时会碎掉的脊背。

“爹——”她不禁失声大喊,却眼泪不断地落下。

掌心的定远将军印狠狠的灼伤了她的血肉,一寸,一寸。

然而眼前的人不顾她的哭喊,只是静静的再次睡去,带着眼角淡淡的欣慰。

她缓缓地站起,将印鉴塞进衣襟,擦干眼泪,掀开门帘看见了站在门口那个仿若一瞬间就老了几十岁的女人。

她突然有些胆怯,试图挡住那人的视线,只低低地喊了声,“娘…….”

眼前的人轻轻的苦笑一声,“按你爹说的办吧,从今以后,泠儿,你就是你哥哥,下一任的定远将军。”她握住墨冥泠的手,“只是从此就苦了你了,孩子。”

那一年,她十岁刚刚过了两个月。

“女儿一定会完成您的遗愿,您放心走好,剩下的,交给我。”

她转身走回床榻边,以额抵住床沿道,轻而坚定,有着毋庸置疑的力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