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相见欢

第五章

相见欢 Cindy浮辰L 2453 2012-01-13 11:38:44

  于是,很快的,源军就看到了鉴典城门开后,出来迎战的骑兵。

这些人……太不正常了……每个人的眼里都泛着绿莹莹、阴森森的光,就仿若一群久未觅得食物的饿狼看见了一群肥羊在草原上缩成一团任“狼”宰割。

源军不禁向后退了一步。

但是谁又会在乎自己肥羊的感受呢?

于是源军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帮人用着自己从未见到过的武器射出如同暴雨一般倾泻而下的带着火花的钢珠,并且在城楼火炮的强力帮助之下,源军很快就被打了个精光。

而此时的墨冥汐刚刚喝完一杯明前龙井,对着急匆匆冲进来报信的士兵闲闲道,“打完了?”一边还把玩着手中的瓷杯。

“总督,是胜仗,几乎没有伤亡,只有两人轻伤。”

“哦。”她放下杯子道,“让他们看着点,把那些战死的源军都埋了吧,然后在城门前五米的地方挖一条深一点的沟。”

她笑了笑,胸有成竹,“我期待着这个不太友好的邻居的再次来访。”

是的,他们一定会再来的。

【两日后】

浩浩荡荡的源军终于前来,远远的就看到了站在城门前的那排传说中的“饿狼”,心中不禁也寒了几寸。但想想自己毕竟人多,两万的骑兵总能打开这道被严守的门的。

于是大家鼓足勇气,冲破薄雾,终于见到墨冥汐为他们设下的陷阱——那条沟壑,远远地将他们隔在一旁,即使过得去,也总是会让火药留下几个不大不小的窟窿。更为可怕的是,城上守军专待到他们的前队抵达城门附近时便集中火力将他们的后队与前队打散,由城下的骑兵分区域逐个击破。

源军终于感到了面前这座城池的可怕。然而早已来不及了。

当墨冥汐再看到那个两日前来报信的士兵的时候,不紧不慢地将手中的毛笔放下,“又赢了?”

“是!”语气里透着压抑不住的喜悦。

“我知道了,你下去吧。”语气依旧没有丝毫波澜。

最终以源军的全军覆没为结局,史称“鉴典大捷”。

然而墨冥汐却从此刻起一改往日镇定,整日在房中焦急踱步,一副惶惶不可终日的样子,另一边,图突亦是坐卧不安。毕竟自己好端端的两万多人的精锐部队被别人用半天的时间就给打没了。好不容易逃回来的也一个个跟中了邪似的,别人一问,便口齿不清地叙述仪兵有多么地骇人。导致军中恐惧、慌乱、军心涣散,几乎成为一盘散沙。

这样下去,哪还用仪兵来打,自己就要内讧了。

传令下去,将散布谣言的士兵斩首悬在军营前,图突将自己关在帐篷里,一关就是一天一夜。

他不甘心哪,不甘心。都打到鉴典城下了,用不了几年本就可以灭了仪朝,功成名就封王拜侯的,若是现在退缩……可恨偏偏这个时候杀出来这么个墨冥汐。自己几番试探都摸不到他的底儿,而他这般阻碍他的试探,又是为了掩饰背后的空白还是要诱敌深入呢?

这是他平生第一次感到幽深难言的恐惧与不安。

如此城府,听闻竟只是一个十二三岁、乳臭未干的小子……图突不禁心下一颤……这样的人,且不说多年之后将有如何的作为,仅是沙场上成王败寇的世态炎凉与诡奇残酷的生死追逐,很快就会给予他兵书里得不来的种种一切,这一切再配上这般天资聪颖之人……怕是源朝在损失些精锐部队就永远无法翻盘了。

而几天前还十分焦虑的墨冥汐前几日还不得不在士兵面前强装镇定,现在却是真的心境平静了很多。

凌印钦虽不胜她工于兵法,却观察力极强,“总督这两日总算定下心神了,再这样下去我们都不知道怎么办了。”

墨冥汐长叹一声,“若说即日前取胜的可能是六成,以现在图突的毫无动静看来,我们的胜算,是八成了。”旋即又蹙起眉陷入了思考之中。直到凌印钦快进至门口时方沉沉道,“帮新兵们开个酒宴,叫他们不要多喝,等源军彻底撤了之后我再给他们开一个更大的庆功宴。”

翌日,源朝撤兵的消息传来,仪军上下无不鼓舞欢腾,当晚墨冥汐便于营地的栏杆内开了庆功宴。

宴会并不奢华,可是不论品阶高低都聚在一起。抛开今后是生是死不说,而今鉴典自战败以来终于再次获胜,而且这一打就是连着两场仗。像是接连两个月的极夜之后天边终于透出的一丝熹微的晨光。谁又能不高兴呢?

只是墨冥汐虽表面上十分松懈,却不停地接收前方探子的来报,直到源军回到其关内之后才放下警惕,与士兵们同乐。

“这次鉴典的胜利大家都是有功之人,若非你们,鉴典也许就会一直为源朝所欺凌。所以,为了鉴典的百姓……”墨冥汐端起一碗酒,一口喝干,“我墨冥汐敬你们一杯,只望你们不要辜负百姓重托,今日守得住这里,往后也要守得住这里。”

“总督言重了。”凌印钦回敬一碗酒,“这是总督英才。”

“凌将军。”墨冥汐摆摆手,“这次战果里人人都有一份,或出力,或献计,却又不是为了个人的荣耀,只仅仅,为了保住这里。”

她微微一笑,“至于今晚,这里没有总督,没有将军,没有士兵。只有一群因保全自己家乡而聚在一起的人。”

“多的话不说,今天大家该吃的吃,该喝的喝,该聊的聊,明日拿起火锍,又要开始新的厮杀,谁知道活得到几时,不如今日就一醉方休,以解心头苦闷,来日再为乡亲们赌上自己的一条命也不迟。”

话音刚落,是一片空寂的宁静,随后便是不怎么齐整但却异常响亮的掌声和叫好声。

【五日后】

圣旨传来,除例行的赏赐之外还御赐了这支军队的名号——金戈幽骑。

军营上下无不欢腾,圣上金口玉言御赐称号,金戈幽骑算得上头一例。能获此殊荣,可见朝廷的重视。

而两个时辰之后,源朝的探子更是带来了喜上加喜的好消息:源朝决定派使臣谈判。而拟定的几位人选也都在源朝身居要职,由此可见源朝态度诚恳。

至此,墨冥汐终于大大地呼了口气,“如此便好了。”

一旁的士兵不明所以,“总督之前难道还有所顾虑么?”

“是啊。”她把玩着手中的茶杯,淡淡道,“但是现在已经全然不用担心了。”言罢,不在开口,只兀自笑得难以捉摸。

图突,你终究是输在了谨慎上。

一步一步地走好每一步?

那是多么愚蠢的想法。你的确是一个很出色的战士,但却是一个一窍不通的赌徒。何况,你不像我,我没有选择的余地,我只能赌,可你有资本,你又怎肯押上你与你百万雄师的身家性命为赌注同我赌一局呢?所以,即便你再占优势,也无法赢过一个穷途末路的人。这就和看家狗比不过急得跳墙的狗是一个道理。毕竟,傻的怕横的,横的还怕不要命的呢。

于是新兵的训练也逐渐接近尾声,墨冥汐派工匠又分别前往修葺石名与门华两处西至点与南至点的边境城楼。

一切在日复一日的重整修缮中终于走上了轨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