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相见欢

第四十四章 一舞绿腰

相见欢 Cindy浮辰L 2041 2012-01-13 11:38:44

  只见墨冥汐一路顺畅地走到了悠月坊的后门,然后潇潇洒洒地一路招呼打过去,显然是来过此地多回的熟客。

万俟承怿不曾来过,又和墨冥汐隔了一段儿地方,厨房里眼尖的人立即便看得出这是个生面孔,万俟承怿只好板了板脸,道,“我是同前头那位大人一起来的。”说着,大踏步地便准备往里头去。

小杂役的手还挡在他身前,听此一言,又看了看万俟承怿周身掩不去的天家贵胄气派,心想此人即便不是同墨冥汐有关系,大约也不是什么好惹的人,自己一个厨房的小杂役也犯不着惹什么事儿,随即便松了手,看了万俟承怿两眼,自顾自忙去了。

然而,就是这么个空当,墨冥汐便已换了身侍儿的衣裳,摘了半扇面具,分分钟混进了人群里,叫万俟承怿瞬时间便不再能从人海里一眼捞出她来。

一把推开挡在身前的小杂役,万俟承怿皱了皱眉,立即追进了大厅。

喧嚷的大厅中飘散着浓烈的脂粉气儿,却不见墨冥汐的身影。他不由握了握拳,暗想这墨冥汐怕是已经发现自己跟在后面了,方才使计将自己甩开来。

他寻了个桌子坐下,突然忆起墨冥汐刚出府门时穿的鞋子的式样,心下一亮,想着墨冥汐到这里来怕是为了避开外人见什么人物来,自己虽然未曾见得墨冥汐的模样,但是身量加上一时之间难以换掉的鞋子,想必还是寻得着的。

于是万俟承怿也不耽搁时间,立即起身,塞了几两银子,装作醉酒的样子,揽了个姑娘在怀中便大喇喇地朝着雅座的地方去了。

却说墨冥汐这一边,刚混进了大厅的人海中,便又从偏门出去,为了躲避万俟承怿便进了后院,在姑娘们的房子里头正碰见一个熄了灯准备出来的。

那女子方打开门栓,便被墨冥汐一把将门推开,紧接着一个手肘便已牢牢圈住了女子的脖颈。

“不用害怕,我是为躲避歹人才躲了进来,不会伤害姑娘。”墨冥汐低声道,“只是眼下还是要委屈姑娘一下,免得你发出什么不该发出的声音。”她看了面上惊恐的女子,一记手刀从颈侧干净利落地劈了下去。

然而正当墨冥汐将被劈晕了的女子拖到床上放好的时候,门口想起了丫鬟小心翼翼的声音,“鸾锦姑娘,外头等得急了,都弹了好几首曲子了,您要是再不去跳一曲的话怕是压不住场子了,您看……”

墨冥汐替鸾锦将身体放平,连忙道,“好了我知道了,你等等,我马上就出去。”随后便打开女子的衣柜,默默道一声,“得罪了。”翻出离自己最近的一件裙装就着惨淡的月光急急套上,便向门口走去,走了几步,又像是想起什么,转身小心取下鸾锦面上的白色面纱遮在脸上,拆了发带,随手挽了一个发髻,拿了一支红檀木的簪子固定好,踢掉自己的鞋子,换了一双绣花鞋,又在桌上放了几锭碎银子,一把推开了门,却不料直直推在了门口丫鬟的额头上,引得她“哎呦”一声,带了些泪花微微仰头,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端的是惹人怜爱。

墨冥汐下意识地想伸手去顺顺小丫鬟的毛,但是毕竟是冒充他人身份的时候,墨冥汐也只好秉承着少说少做的原则,对小丫鬟道,“不是说那边等急了么,快些带我过去罢。”

小丫鬟一边在前头引着路,一边揉了揉额头道,“姑娘不是说这一身看起来忒冷了些,大冬天的就不穿了么?奴婢这两日还正寻思着收拾起来,怎么今儿个又穿上了。”

墨冥汐低头看了看,原来是一身绿纱的罗裙,搁在冬日里看着确实有些凉薄,于是只好搪塞道,“今日看见了,又觉着不错,想着赶在你收拾之前再穿一回也就罢了。”言罢,便用实际行动催促着小丫鬟赶路。

小丫鬟隐隐约约觉着哪里有些不太对劲儿,但被墨冥汐这一催又想不大起来,只好收了欲言又止的表情,乖乖带着墨冥汐去了雅座。

里头坐着三个男子,几乎每人身边都有两人作陪,左首起第一位看起来一脸阴郁,一双眼袋周遭略显青黑的颜色显示着此人被酒色掏空了身体。中间的人腆着一个圆滚的肚子,笑得十分开怀,一看便是个脑满肠肥的家伙,只有最后一个看起来还算是正常,普普通通的样貌,将一个孤零零的女子被冷落在一旁,同其他二人饮酒畅怀,只是看起来年龄尚幼,怕是涉世未深。

墨冥汐扫了一眼三人身上靠左二人身上颜色艳丽价值不菲的戒指和腰带,基本已经可以确定这三人的商人身份了——从扑面而来的铜臭气儿中。

她站定后福了福身,柔声道,“鸾锦见过三位爷。”规规矩矩问道,“不知三位今儿想看什么舞?”

最右的男子抬眼看了看她,“你今儿这身绿色看着甚是清爽,那便是戚夫人的绿腰好了,不知你跳不跳得出楚地女子的妖娆。”

她应了一声,道,“那公子且先看看,奴家这番献丑可还入得了眼。”说着,便向一旁的乐伎使了个眼色,随着乐声侧腰弯了下去。随着节奏由慢到快飞袂舞袖,一把不盈一握的柳腰更是旋转非常,犹如凌雪之姿。

恰逢此时,房门被一把推开,万俟承怿搂着一个羞怯里夹杂着惊惧的女子冲在前头,后面还跟着两个守在外头没能拦住他的侍儿。

就在万俟承怿冲进来的时候,墨冥汐正是一个低旋,向后下腰,几乎是卧于地上,从倒立的人影中立即便看出了万俟承怿,不由得心中一紧,于是更提了万分的注意,借着膝盖轻轻弹起,划过一道悠扬的弧度,犹若湖畔的垂莲侧首。随即又抬起舞袖,做翠鸟之态,继续专心舞了起来。

而将将冲进来的万俟承怿见雅间里的人都不是自己所要寻找的,扯了怀中女子,转头便要出去,不料却被人拉住了衣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