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相见欢

第四十八章 了悟本心

相见欢 Cindy浮辰L 2269 2012-01-13 11:38:44

  同前世所有遇见过的相亲对象接吻的时候没有这样的感觉。

被万俟承怿抵在翠竹上隔着面纱舔吻的时候没有这样的感觉。

甚至今日两番被人提出要纳为贵妾时,都没有这样的感觉。

于是两辈子加起来活了三十多年的墨冥汐,第一次明白了所谓怦然心动的感觉。唯一遗憾的是,伴着这份怦然心动的,除了欣喜,还有着极深极深的悲哀。

所以在客子儒放开她,用从未见过的温柔眼神看着她的时候,她几乎是落荒而逃,转眼间便翻进了自家的后墙,神思恍惚地进了墨刘氏的屋子。

彼时墨刘氏正在替她补一件褐色的布衫,听见她敲门,便放下手中的衣物,将看来十分失魂落魄的她带进屋里。

墨冥汐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目无焦距地由着墨刘氏看她。却不知她如今脸色嫣红又仿佛离了魂的样子最是令墨刘氏忧心不已。

“泠儿,出什么事儿了,怎么穿这么一身回来?”

“啊?”闻言,被拉回思绪的墨冥汐随口应道,“娘这里可有孩儿的衣裳?今日办了点事儿,才换了这样一身的。”她向墨刘氏和暖一笑,“孩儿无事,母亲不必担心。”

墨刘氏不言,转身拿了刚刚缝补好的衣衫给墨冥汐换上,这才拉着她坐在床边,语重心长道,“你天生早慧不假,可父兄早逝,留你一人担起全府上下也是不假。因而才磨出你这么个性子,什么事情都要自己担着。可娘即便过着再富贵的日子,看你这样子,也不免要在心里头疼上一疼。到底不论你活到什么岁数,在娘心里,也都只是个孩子。”她摸了摸墨冥汐细软的头发,“有什么事情同娘说说,朝政上的事情娘不懂,但若是这儿女情长的事儿,娘见过和历过的,到底是比你多出许多的。”

她脸一红,“娘怎么知道是……”

墨刘氏笑着刮了刮她的鼻尖,调笑道,“看你今日的样子,便知道是十分中意人家的,只是不知,哪家的儿郎,竟能叫我的女儿惦记上。”

“娘……”她面带赧色,十分不确定地开口,“孩儿尚且不知自己心思几何,哪里算是十分中意的了。”

“当真不知?”墨刘氏问道,“看你的样子却不像,整张脸通红不说,从方才进来便是副神思恍惚的样子,还说不知?”

“娘……”她眼中原本晶亮的光彩暗下几分,“孩儿觉得兴许真是喜欢的,可我如今的身份,抽身之时尚且不知。还是不要拖累人家的大好韶光罢。何况,我与他同朝为官,关系过于密切,也会招了君王的猜疑,这般想来,怎样都算是得不偿失。”她停了停,垂下头道,“况且,泠儿从来想要的都只是如爹娘这般一生独为一人的日子,可他……已是娇妻在怀,传言亦算得伉俪情深。泠儿……泠儿。”她言语间已经带了几分哽咽,“娘,泠儿是断不会毁坏他人姻缘的啊。”

“是客子儒?”墨刘氏试探问道。

墨冥汐沉默了片刻,十分艰难地点了点头,不再言语,只扑在墨刘氏怀中,尝试着平复自己的心情。

“你这样思虑倒也不无道理,只是……”墨刘氏一边抚着墨冥汐的背部,一边沉吟道,“子儒却是难得一见的好孩子。娘虽也希望你能为人正妻,二人一生和睦。可如今这世道,三妻四妾也不算得什么事情,更何况,人家的正妻还是寻常人都越不过去的公主,他还肯给你平妻之位,已是极大的诚意。你们若是两情相悦。辞了官,恢复你的身份,同他处一辈子,这也不是不可以。”她带着些劝慰道,“孩儿啊,不可贪图太多。”

她埋在墨刘氏怀中的双眸猛地睁开,带着痛苦的神情。

是了,在这个时代,客子儒这般,已算得上是极大的诚意了。

“娘。”她从墨刘氏的怀中出来,“客子儒确是愿意许我以平妻之位。”她的声音带了些冷意,“可至少眼下,我绝不接受。”她认真道,“三省的百姓寄希望在我的身上,我不能就这样辜负他们。”

更不能违背自己的道德,去破坏别人的幸福。

“娘,孩儿先回屋了,您早些歇息。晚上少补些衣物,对眼睛不好。”言罢,行了礼,只道是回屋中处理军务去了。

然而只有墨冥汐自己才知道,整宿的心思百转,彻夜难眠。

此后,在客子儒归京之前,墨冥汐都想着法子避了他去,直到临走前最后一日,才被等在苏庭冀那处的客子儒逮了个正着。

墨冥汐对着他叹了口气,同去猗竹楼,寻了个临窗的位子。

两杯墨冥汐自己想了法子酿出的果酒盛在青瓷的杯子里放在二人面前,明艳的色泽衬着青翠的底色,看来分外可爱。

“尝尝看,这是用梨子酿的果酒,滋味香甜,却并不醉人,想来不会耽误你的行程的。”墨冥汐拿盛着果酒的酒瓶替客子儒斟了一杯。

他拿起酒杯晃了晃,看着金黄的液体在杯中泛起圈圈涟漪。又举起杯子放在鼻端轻嗅,感受来自自然的清新气息,随后小小呡了一口,品味香甜的口感。这才将杯子放下点评道,“这样东西确实新奇,味道也不错,想来用不了多久便能成为京都各位夫人小姐的嗜好之一。”

“多谢。”墨冥汐没有他那样多的手续,扬首便将杯中之酒一饮而尽,然后拿起酒瓶为自己续杯。

不料,酒杯才将将拿起,手腕便被一只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掌握住。客子儒幽蓝的眸子一动不动地盯着她,语气极为认真,“你到底是怎样想的?”他说,“我知你这几日明里暗里总避着我,可如今我即将归京,离去前,不论好坏,也总该听你一个答案。”他低了低眼,狭长的凤目微敛,长而卷曲的睫毛带着几乎无法察觉的颤抖,看着便有一种难以言说的脆弱。

他将握住她腕子的手紧了紧,就像是真的要握住什么不容失去的、极其重要的东西一般,一字一字道,“泠儿,你心中到底是如何想的?”

然而,从他微汗的手心里,他同样也能感受到自己握着的纤细手腕,在无法抑制地颤动。

“对不起。”墨冥汐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将这三个字说出口的。

客子儒定定地看着她,温雅的笑容几乎是一寸一寸地僵在他的面孔上,然而当他对上墨冥汐苍白的颜色时,那笑容又逐渐地恢复过来,“没关系,我等。”

他倾身在她额上落下一吻,十分笃定地道,“我知道,泠儿,你喜欢我。”

然后转身扬长而去。

待墨冥汐再次反应过来时,也只能望见猗竹楼下缓缓离去的背影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