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相见欢

第四十九章 未雨绸缪

相见欢 Cindy浮辰L 2061 2012-01-13 11:38:44

  墨冥汐自从当日眼睁睁看着客子儒就那么潇洒归京之后,心中不免总是有些怅惘,但转即又觉得自己如此这般当真是不懂知足,因而时常也会自责不已。几次三番下来,做什么事情都提不起半分精神。叫一旁的墨刘氏看在眼中,急在心中。但看着她面上强装的一副云淡风轻,又只觉得心中担忧全然无法开口。只得叹了口气,随她自己慢慢煎熬。

而这期间京中所传来的关于客子儒的消息皆如“青年得志,娇妻在怀,佳偶天成”一般,无端叫墨冥汐心中拧出一片酸涩。

好在她原本也是知轻重的人,半年未出,就已经能够将自己的心思全数放在边防事项上,只偶尔夜深难以入睡只是才会惦念起远在京都的客子儒,以及他半年不断的书信。

于是日子便在逐渐清简下来的军务中被一页页地翻过。

直到后半年云微的妹妹的病患彻底根除,墨冥汐便让她入了学堂和墨冥月他们一起念书,并且摆宴庆祝了一番。墨府才算是出了件还算大的事儿。

席间云微感激涕零之下,不顾阻拦硬是给墨冥汐行了大礼,还请求她给自己亲妹赐名。

墨冥汐见拦她不住,只好生受了,又说她这妹妹看着温温柔柔的一个人儿,十分招人喜爱,便叫做云柔好了。

此外,白淇渊待她缓过劲儿时,亦将自己的计划同她细细说来,甚至快的话,两年之内都可以在京城立足。

墨冥汐不言,用整整一夜的时间,将计划一步一步看完,一遍遍推演过来,也不过只挑出三处可改进的地方。因而连她这现代金融学的博士都已不得不感慨白淇渊心思之缜密,在行商之上的天赋之高。

之后除却军营里例行的事情,墨冥汐就一心扑在猗竹楼里同白淇渊经营越来越红火的生意。

白淇渊明里暗里接着墨冥汐的声望拉了不少达官贵人,同时也渐渐收拾起白家曾经的人脉,在鉴典混的风生水起。短短一年里,鉴典几乎所有的商人便都知道了白淇渊此人,借猗竹楼起家,因为独家秘制的菜色和果酒,抢去了许多鉴典酒楼的生意不说,还将这股舌尖上的热潮刮进了京城,在京城开起了第一家分店。此后这人也并未停止,而是将手伸向了玉行。开了家叫做玉生烟的首饰店。

此时开出的矿物里许多矿石并不为世人喜爱,但在现代珠宝行里却算是价值不菲。因而这直接性地打开了墨冥汐的思维,她将这些矿石低价购入,同金银或者玉器乃至瓷器搭配镶嵌在一起,混合出种种看来或灵动,或清雅,或冷艳,或端庄的首饰。直接性地满足了上层女子的猎奇心。很快,便在京都开起了玉生烟的分店。

随后,白淇渊找了几个玉雕师傅,解救了埋首在军务里用生命画图纸的墨冥汐——在她将见过的现代珠宝的样式画到山穷水尽之前。

于是墨冥汐很愉快地在府里辟出了一间屋子,又画了几个现代化学实验用具的样子附上一张该善琉璃色质的方子,同京都琉璃师父作为交换,免费将几个器材做出来,运回了鉴典。

至于后来那位琉璃师父因做出的琉璃几近透明而获幸于皇家,便也算得上是他自己的造化。

在实验室里重操旧业的墨冥汐忙试验忙得如火如荼的时候,甚至还找木匠做了风车,用自己可怜的物理知识企图依靠边疆每夜刮得凄厉的风来生电,积蓄在她造出的化学电池里。

所幸,在失败地十五次之后,迷你型的小风车终于造出了电,于是墨府后院的随即立起的高大风车,成为了鉴典的又一大奇景。

然而,即便是在实验室里上蹿下跳多日,墨冥汐也没有忘记自己叫白淇渊在郊外收留的大批孤儿。

除了照应他们的一日三餐和生活起居,以及请私塾先生为他们授课。每隔几日,她总会去那里一趟,教他们最基本的数学,以及英语。

至于这群孤儿日后的去处,白淇渊问过几回,墨冥汐却是半点消息也不肯透漏。甚至还被拉去一起学数学与英语。

好在数学这样东西极大地便利了白淇渊的记账和算账,他便也不再多问,乖乖地随着她听课去了。

但是,尽管墨冥汐已经将自己的生活安排得足够丰腴,但仍旧没能够逃脱苏庭冀的“荼毒”,将《墨经》学了个七七八八,又把音杀练得熟练流畅,最后在原有的基础上,箭术更上一层楼,连活兔子活鸡之类的移动靶子也少有不中——当然了,伴随着她箭术共同上升的,还有她在处理兔子以及各种鸟禽方面的厨艺,和苏庭冀愈发刁钻的口味。不过好在苏庭冀的肠胃得到满足之后经常会指导墨冥汐如何多箭连发,或者将自己的藏酒搬出来一坛同她共饮畅怀。

由于每一天的日子都过得紧密而充实,墨冥汐得以在每夜合眼之后几乎瞬间便能入睡,同样也使得她不再有任何的空余时间来想念那个身在京都、搅乱自己心中一池春水却几乎算得上是永远无法属于自己的人。

而甚至就连源朝也出乎意料地平静了这整整两年的时间来修养生息,就像是他们真的头一回将两国的契约放在了心上一般。

整个人间都仿佛弥漫着一种和乐而安稳的气氛。

自然,这需要除却大仪的京都。

因为停下来休整的大仪官员们总是无法控制自己的性子,非得要搞出点小游戏来活络活络自己永远都不会生锈的脑袋来才肯罢休。

因而,第二年将要翻向第三年的冬季的时候,白淇渊正是将自己的手伸向了中医行业,并在鉴典城中已经颇有些起色的时候。京城的政坛,终于被搅成了一滩浑水。

好在客子儒这几年虽说春风得意,但终究算是十分谨慎,又没有站在风口浪尖上,因而并未被这场祸事波及。

墨冥汐听暗卫报告之后便不再理会这些无聊的政事,重新回到了自己竖着几个大风车的庭院里,接着捣鼓起自己的实验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