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相见欢

第五十三章 自救不暇

相见欢 Cindy浮辰L 2055 2012-01-13 11:38:44

  女子秀美的脸庞上还带着隐约的泪痕,未等墨冥汐开口,便直直地撞进她怀中,一双手臂几乎将她近日来饿的愈发消瘦的腰肢勒断。

“大人怎么消瘦成这样了,叫奴家好生心疼。”那女子带着哭腔,关切道,“若是大人有个三长两短的,奴家也活不成了。”

“我不是叫人给你赎身了么,怎么又回来了?”墨冥汐一听,当下十分配合道。

同牢房的人看着墨冥汐的神情都带了些古怪。一是羡慕她身在天牢还有人肯花大价钱贿赂牢头来见她可能的最后一面,二则是,墨冥汐年纪不仅不大,且常常身在鉴典,便是这样,竟然还能将京城里头一个烟花女子的心赚了个十足十。

见得众人表情,墨冥汐抱歉一笑,“在下想同这位姑娘说几句私下的话,不知诸位大人可否能……”

林瑞听得此言,冲她笑了笑,其中促狭意味十足,“自然自然,我们这便去一旁。记得同你的小娘子多聊几句体己话。”

墨冥汐微微一哂,“林兄说笑了。”说着便拉了那女子到一旁角落,打开食盒,边吃边低声说了起来。

墨冥汐在牢里这几天没吃好,是真饿坏了,所以也就没客气,拿了筷子便开吃,边吃边示意女子赶紧交待。

“主子想必听过,暗卫里头只有在下一个女子。”她一壁拿着另一双筷子为墨冥汐布菜,一壁道。

“我知道,你是叫‘兰’对吧。”墨冥汐咬了一口鸡蛋,觉得人生十分满足,“让你们办的事儿办得怎么样了?”

“回主子,一切都办妥了,万俟承怿身边几个谋臣都开口相劝,再加上主子这次的罪状牵扯到源朝的司乐公主。这两日源军已经准备齐整了,就等明日开拔了。”她想了想问道,“用不用同凌将军说一声?”

“不用。”墨冥汐咬着饭菜,口齿有些不清楚,“他打不过万俟承怿的。世叔是个老实人,让他故意放过万俟承怿肯定会破绽百出,引人怀疑。所以,不如不说。”言罢。墨冥汐便不再说一个字,埋头专心对付饭菜。

直到要将兰送出牢房的时候才附在她耳边,看起来倒像是京城里的公子哥儿们的风流意态,她轻声道,“我若是终究死在这牢里头,你们愿意就回皇帝那儿去,只记得不该说的别乱说,剩下想要自由的就天高任鸟飞去,别一辈子都隐在暗处。这是命令,明白了吗?”

分开后,兰扶着墨冥汐的肩膀,带着盈盈泪光软声道,“明白。”连她自己也不明白这眼泪到底几分是戏,几分是真。

“嗯。”墨冥汐点点头,简短结尾,“那就去吧。”然后目送兰离开,在一片歆羡声里重又坐了回去。

而此时正被客子儒和尚未现身的白淇渊给气了个半死,想收拾墨冥汐却投鼠忌器一时不敢动她的皇帝,为了发泄自己心中的不平,准备让墨冥汐在牢里受点刑罚,最好在上刑的时候再出点什么意外,就算不要她的命,也不能由着她再翻出什么大浪来。

皇帝端的是好主意,却不料墨冥汐才刚挨了第一日的十鞭子,万俟承怿的大军已经行了几里的路,朝着鉴典而去了。

皇帝有点后悔,觉得自己半个月前主要是因为杀人的狠劲儿没过去,所以这回确实是有些操之过急,不光打草惊蛇了,还可能是在自毁长城,到底鸟未尽便藏弓是十分不好的行为。

于是深深自省过的皇帝,更坚定了往后要除去墨冥汐的决心,但同时也不敢太过用刑,只怕凌将军顶不住,还要墨冥汐继续献计。因而只好让墨冥汐在牢房里安心养了几天病。

果然,十天过去,万俟承怿从凌将军的手中便夺回了一座城池,遥遥向鉴典逼来。凌印钦被打地连连败退,只好躲进鉴典固若金汤的城墙,向皇帝请求援军。

另一边,客子儒因心中着实担心墨冥汐的伤势,所以简单易了容,拿着上好的金创药和自己常用的药箱进去准备给她上药。

客子儒没见过天牢的脏乱,自然不会想到墨冥汐此时因为没有伤药,竟只能发着烧趴在牢房里,一边的两个狱友帮她驱赶着蜂拥向她腐烂伤口的苍蝇以及其他不知名的爬虫。

他看了看窝在稻草堆上的墨冥汐,一瞬间几乎便要落下泪来。

随后他让那两个官员替他按住昏迷的墨冥汐,撕开她黏在伤口上的衣料,割去表层并不多的腐肉,清洗过后,将金创药细细敷上。

彼时那两个官员都已是累极,翻了个身边去一边睡着去了。墨冥汐倒像是在昏迷中也感受得到身上极大的痛楚,喃喃道,“娘……”

客子儒抚着她带了污秽的发丝,不出一声。

墨冥汐叫了几声,像是累极了,安静了片刻,才接着梦呓一声。

客子儒被这一声听得浑身一震,不由俯身下去,将耳朵贴在她的唇畔。

她病中的呼吸带着高于寻常的热量扑在他的耳廓上,令他瞬间耳根一红。

“子儒。”

他心中一颤。

“对不起。”客子儒将她单薄发烫的身体搂在怀中,“我绝不会让你就这么死在这儿的。”

睡梦中的墨冥汐眼珠子在沉重的眼皮底下缓慢地滚了一遭,只觉得一滴水跌落在自己的面颊上,清清凉凉的,甚是舒爽。

当晚镇宁王府上的管家便急匆匆地进了他家主子的书房。

老王爷在十分悠闲地泼墨作画,见他进来,皱了皱眉,“这样慌慌张张的作什么?”

“王爷,客子儒客大人求见。”

“不见。”老王爷狐疑地看他一眼,“不过就是个驸马爷,竟将你吓成这样了?”

老管家从袖中拿出一串黑曜石串成的手链递给老王爷,“王爷,这是客大人带来的。”

放下手中的毛笔,老王爷拿着那串手链端详起来,然后整个人都开始轻微地颤抖。

他定了定神,将手链收进袖底,阖了眼,缓声道,“带那孩子过来吧。”

客子儒进了镇宁王的书房,一句话没说,径直向前走了两步,跪在了他面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