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相见欢

第五十七章 鸟尽弓藏

相见欢 Cindy浮辰L 2307 2012-01-13 11:38:44

  墨冥汐到达鉴典之后立刻去见了皇帝。

彼时的皇帝坐在军营的主帐里,已经看得出他脸上的疲惫之色。周遭包括客子儒在内所有排得上号的武将都坐在粗漏简易的凳子上,等着墨冥汐或可一试的计策。

“你若此番能够退敌。”皇帝看着跪在自己脚下,一身布衣的墨冥汐,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不得不做出了让步,“朕便算你戴罪立功,让你官复原职。”

听得此言,客子儒方才想起齐治提点墨冥汐的那句让她及早抽身的话,因而不由带了些焦急向墨冥汐看去,却只见她垂首观心,全然不向这一边看来。

“臣自知德行有失。”她再向皇帝叩首,“决不敢忝居高位。若此役能侥幸得胜,臣请乞骸骨,云游四海。若陛下有召,定再为我大仪洒尽一腔热血。”

皇帝抬眼看了她半晌,点了点头,准奏。

墨冥汐谢主隆恩,起身之间同客子儒微笑相对,瞬间便大步出了主帐,径直回到刚刚车去封条的墨府门前。深吸口气,推开了门。

之后便是在自己不大的实验室里头不眠不休地捣鼓了起来。

因着她还是戴罪之身,皇帝派了两个人来盯着她以防不测。

被派来的人端了凳子,定定坐在墨冥汐的门口,目不转睛地看她折腾各种东西,却一点也没看懂。唯一看明白的便是墨冥汐严肃抿着的双唇和眼中周身都散发出的和朝中那群老学究一样认真严谨的气息。

于是二人带着些尊敬,带着些好奇地看墨冥汐不眠不休、不吃不喝地忙活了整整三天两夜,在巨大的琉璃罐子里做出了两大罐奇怪的液体,又在一旁放了四五个巨大的铁皮空桶,这才停了下来。小憩了一个时辰。

待她睁眼后,其中一人走到墨冥汐身边,企图用手指去触碰那盛在里面的东西,“墨大人,这是什么东西,能制敌……”

一句话没问完,被突然弹起的墨冥汐打掉了伸出的手。

“在下一介草民,当不起大人如此称呼。”墨冥汐冷笑道,“你去捉几只老鼠,要么想办法弄几个活物过来,我让你看看。”

那官员被她如此迅速的一下给吓住了,愣了足足十秒才转身出去,弄了两只耗子和两只老猫。

墨冥汐把两只耗子绑在一处,拿起实验剩余的液体,缓缓倒在老鼠的身上。

随着液体被墨冥汐均匀地洒在老鼠的身上,两位好奇心胜的官员已经震惊到说不出话来了。

因为伴随着他们的耳中从未在老鼠这东西口中听到过的凄厉叫声,和眼中瞬间变成黑色,干瘪下去的老鼠肉体,以及上头“兹兹”作响还时不时冒出又碎裂掉的泡。他们除了惊恐已经感受不到什么了。

墨冥汐在他们僵立的身体旁幽幽飘过,“现在知道我是如何制敌的了吧。”

她走到院门外,吩咐门口的士兵,让凌印钦又派来了大批的人手。不断地制作起了这种液体。

而她自己却命人搬着所有放在实验室里的液体,将它们放在了城墙上。观察着城下的战况。

被巫术控制的尸体虽说是杀人利器,但却四肢僵硬,不会爬云梯,因而只能在城墙下头撞门,好在墨冥汐几年前才命人重建了城门,甚至还同翻修城门的人商量实验着加入了许多现代总结出的经验,使得城门又远比一般的更为坚固。这样才让鉴典能够支撑这么久。

然而再坚固的城墙也经不住这样的折腾,不久前这群尸体其实就已经挖出了一圈洞,只不过被眼疾手快的工匠们给及时补上了。然而即便如此,临时修补的城墙也极易损坏,只能不停地加固,难有进展。

墨冥汐看了看底下,觉得有点生化危机的规模,不过就是这东西的智商略微偏低,但是也不影响他们令人头皮发麻的密度。

她将城墙上的守将叫来,对他道,“看好了。”面无表情的指了指身旁站着的两个士兵,让他们抬起那罐液体,均匀地撒了下去。

底下顿时乌黑一片。

守将咽了咽唾沫,压下胃里的不适,“末将记住了。”

墨冥汐点点头,又命人拿起那个装满气体,只是里面多了一个盛着不明液体的小袋子的铁皮桶。朝乌黑上又重新覆盖的新东西的中心扔了下去。

只听“轰”地一声,顿时遍地开花。

墨冥汐像是有些怕冷,拢了拢袖子,又缩了缩脖子,问道,“看明白了吗?”

守将收回瞪得极大的眼珠子,觉得夜里的墨冥汐遮着副面具,更显诡异,于是结巴道,“看……看明白了。”

“那就去吧。”她朝他扬了扬手,“那个空着的东西扔的时候小心一点,不要剧烈晃动,不然子在上头就会炸了。”言罢,自顾自转身下去了,然后回到墨府就直接上了床进入了梦乡。

她这一睡就是整整一夜。起来的时候,后院的东西已然造出来了许多,且都派上了用场,就连她昨日借着上茅厕派出去的暗卫都平安归来了,还为她带来了一个好消息。

他们摸到源朝的后方,循着声音找到了巫乐的位置,用墨冥汐做出来的乙醚,成功把他们给放倒了。

于是在悄无声息的黑夜里,墨冥汐趁着源朝没有警惕,既切断了源头,又将大片的尸体损毁了个干净。

万俟承怿气的跳脚,却也只能催促刚被唤醒的巫乐们继续上阵,但剩下的尸体到底不多,布阵的威力也少了许多。鉴典的士兵甚至一边优哉游哉地修城墙一边往下头泼强酸,扔可燃性气体。

墨冥汐听了听消息,心下大安,转头又再次补觉去了。

不过看到大好形势的不只是墨冥汐,还有大仪的皇帝。

此次御驾亲征没能解决的问题,让墨冥汐三两下收拾地一干二净,而且还用的是些连工部技术官员都看不懂的奇技淫巧。在某种程度上,的的确确地折了皇帝的面子,可是这样的人才,又是自己给过承诺的,皇帝却一点儿也不想放他辞官。于是他私下召集了自己的心腹,用隐晦地言语表达了自己的难处。

众位心腹猜了猜他的心思,一时都猜不大懂,但又不得不点着头,和稀泥一样恭维了几句。让皇帝心花怒放起来。

于是隔日弹劾墨冥汐的奏折再次出现,严重声明了放墨冥汐辞官的行为的危险性,称其为“放虎归山”,洋洋洒洒千字之后,总结一句,应当将她重新关回天牢,只是参考她此次功绩,可以考虑将凌迟改为斩首。

墨冥汐算了算,马不停蹄地赶回京城,兴许还真不会错过自己的行刑日期。

她抬起头,看了看皇帝,觉得自己终于切身地体会到了什么叫做“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

她没有说话,静静地跪在地上,等待皇帝的决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