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相见欢

第六十一章 纾解心结

相见欢 Cindy浮辰L 2153 2012-01-13 11:38:44

  墨冥泠不由得带着询问的眼神看向墨刘氏,却被她一拽,整个人拖走,“你这孩子,这个时候跑出来做什么?客人都快来了。”

墨刘氏一路没听,直直将她拉进了里屋,这才将门关上。

墨冥泠一手拉起长得要死的裙裾,一手还叉在腰间,忙不迭地问她,“我的好娘亲,什么叫做‘已经许了人家’?”

墨刘氏坦坦荡荡地坐在椅子上,全然不顾墨冥泠身上散发出的森森冷意,开口便道,“是啊,许了人家了。女子行笄礼的时候都是许了人家却还未出嫁的时候,你不知道?”

墨冥泠心中一惊,自己当男子的时候太多,竟已真的忘记了这件事情。

“那娘亲多少也该同孩儿商量商量再做决定……”她叹了口气,声音已经带了深深的焦急,只是当着母亲的面,不好发作。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本就无需同你商量,何况那段日子你还在牢里头,又让白公子把我们几个里三层外三层地护在深院子里,我上哪儿告诉你去?”墨刘氏叹了口气,“你当时生死未卜,也难为那孩子,说是你若不在了,便是娶你的牌位,他也愿意。这样的话,娘当日里听着都难过。怎好再难为人家。”她拉了墨冥泠坐下,“何况,人家孩子也是芝兰玉树一样的人儿。你带兵这么些年的事儿他也知道,肯包容你……泠儿,为你自个儿的将来着想,总不能将这事儿一直存在心里头,谁都不说,带到棺材里去吧?”

墨冥泠经她这么一劝,也约莫知道了是谁,一时之间,除却心中纠结,却也泛起了一丝淡淡的惊喜,“他竟说了肯娶我牌位这样的话……”

墨刘氏趁热打铁,接着道,“可见你也是中意他的,两情相悦,没道理不在一处。”

墨冥泠这回没答话,推了墨刘氏出去,“娘您还是去门口看看吧,世叔一个人怕也忙不过来,这事儿……再想想罢,回头我再和他说。”

墨刘氏看着她,欲言又止,最后还是轻叹一声,出门去了。

外面的吵闹喧嚣,挡不住屋里墨冥泠夹杂着莫名甜蜜的、渐渐冰冷下来的酸楚心情。

然而到此时,墨冥泠心中便是藏着再多的事儿,也只能打起精神,在奏乐声里走到了众人的面前。一袭华服,雍容而端雅。

她按部就班地度过了加笄,置醴,聆训,礼成的过程,头上簪着个檀木簪子,着深衣,进了东边早备下的暖阁。

甫一进去,便见得一人,穿着件青衫,坐在椅子上,低头饮着茶。

墨冥泠看了他半天,语气里带了些疲惫和叹息,“如今起义虽有所稳定,但仍旧不算根除。风口浪尖的时候,你怎么跑这儿来了?”

客子儒不答,端着杯茶问她,“你前些日子躲着我做什么?”

“没有的事。”墨冥泠当即抵死不认,“我这段时候忙的要死,没时间躲你,真的。”

客子儒看出纠结这个问题已然不会有结果了,于是叹了口气,对一屁股坐在旁边的墨冥泠道,“我也是偷着过来的,想法子找人在军中顶着了。”

她一惊跳起,“你胆子够大的!”

客子儒对此置若罔闻,“我就是想来看看你的笄礼,顺便问问你这样躲着我算什么事儿。”他刚从北地匆匆赶来,身上还带着异乡的气息,带了青青的,未及修剪的胡碴,风尘仆仆的,看起来十分疲惫的眉眼深深盯着她。

她那一瞬间几乎心疼地掉下泪来,话语在喉头堵了许久,又生生咽了下去,讷讷地问,“公主和孩子怎么样了?”

“这是什么风马牛不相及的回答。”他无奈地摇了摇头,“我一直没机会回京,听消息的话,怕是不太好……她和孩子的脉象看来都有些不稳。”说着,他猛地偏头看向她,“你是因为嫣儿的事儿才着恼的,是不是?”

墨冥泠顿时矢口否认,“怎么会……”却显得略微底气不足。

客子儒其实一直以来都无法确定墨冥泠的所想所思,是否如同自己在乎她一般在乎自己,毕竟在牢里的时候,墨冥泠面对的几乎是必死的局面,如今一切都过去了,她再翻出什么旧账来也不是不可能。因而在同墨刘氏提亲之后,他心中也总有一种隐隐的担忧。眼下见得墨冥泠几乎是下意识的反驳,却不由得泛上一种淡淡的忧伤。

他起身过去,从后头搂住墨冥泠的腰肢,忽略她烧的通红的耳根,轻缓却沉重道,“泠儿,起初我没有想过有朝一日能真的同你走到这一步,因而便用了能让陛下安心最直接的法子。这是我犯过最大的错误,可是现在……”他将她扳过身来面对自己,“我已经害了嫣儿半生,不能再对她有所亏欠,这是责任。”

她看着他的眼睛,半晌,幽幽叹了一声,“这些道理我都明白,只不过心里头多少也会有些难过,你若是连这些责任都负不起,我又如何敢将终生托付于你。”她伸手环住他劲瘦的腰身,语气冷静且镇定,“可你有没有想过,对于公主而言,我的存在,本身就足以让她痛不欲生。你若是为了责任抑或是补偿,又该如何取舍?”

客子儒一时无言,长长叹了口气,只将她环在怀中。

她的侧脸贴着他胸口的青衫,感受着他强劲的心跳,轻声道,“所以说,子儒,我从未逃避过你。我只是想,这一辈子还很长,我等得起。但是公主剩下的日子没有多少了,我不想你带着愧疚和遗憾过一辈子。”她起身,推开客子儒,“尽你所能去补偿她。给她,给自己,都要有一个交代,一个女人赌上半辈子和你在一起,不该落个这样凄凉的结局。”

客子儒张了张口,看着她低垂的侧脸,硬是一个字都没能说出来。

他站在那里许久,然后走过去打开门,站在门口,背对着她,含着些微的笑意道,“泠儿,今天我在帘子后看见了整个笄礼。”他笑了一声,“我从没见过这样美的你,不论是华服还是深衣,统统都只能做你的陪衬。”

他转头,手扶着门框,“对不起,等我。”

她霎那间红了眼圈,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你这一趟瘦了许多,黑了许多,胡茬也多长了一轮。我不在你面前,自己也要照顾周全。”

“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