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相见欢

第七十章 千里单骑

相见欢 Cindy浮辰L 2099 2012-01-13 11:38:44

  一直到冬日,西北战事依旧吃紧。客子儒屡屡得胜,不久也被封为总督,掌管整个西北的兵力。

自从墨冥泠离开朝廷之后便执意跟随于她的奕同许多暗卫转眼就被她派去了西北,如今更是频频传来客子儒的消息。哪场战役受了多少伤,每日几时入睡,见了什么人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她倒不是想要监视客子儒的一举一动,一是因为这人从来都是报喜不报忧的性子,他算得上是凭着新皇登基平步青云,起初并没有什么军工傍身就领军上阵,即便武功不错,但升迁如此之快只怕也会让人不少人怀恨在心,有奕他们在西北盯着,她也能放心一些。再者二人分别太久,即便书信往来不断,但仍旧如同饮鸩止渴,日日收到关于客子儒的消息,也放佛能让她的心境再平静一些,而不再因思念翻涌不止。

不过随着新春将至,客子儒那边依旧战事不断。墨冥泠便有些坐不住,留下墨冥月、万俟承平和格多在墨刘氏膝下承欢,自己则告了罪想赶去西北陪客子儒过个好年。白淇渊半是嘲笑半是感慨地说她这出千里寻夫的戏码着实感人泪下,只是大过年的还丢下一摊子生意给他一人承受又委实教人潸然泪下。

墨冥泠瞄他一眼,“年底薪资加一倍。”

白淇渊即刻表示,“你且安心去吧,鉴典这里有我打点上下,保证稳妥。”

墨冥泠点了点头,留下云微与他帮忙。带了干粮,马不停蹄地赶路去了。

一路不断收到客子儒的来信,即便军务缠身依旧十日一封,嘘寒问暖不断。想着那人军帐中提笔思虑时嘴角微微翘起的侧颜,沿途寒苦仿佛也没有那般难熬。

客子儒一行的军队驻扎在山脚下,山上大雪覆盖,墨冥泠没敢翻山,保险起见,骑马绕过山下,总算是在除夕当天到达,偷偷潜进了客子儒的帐子取暖。

不想这一路劳累,帐中温暖,惹人犯困,双眼睁睁合合,终究没撑到客子儒回来便裹着他的被子睡熟了,鼻息间全是客子儒的气息,莫名令人安心。

她是被吻醒的。

客子儒捏着她的鼻子让她在睡梦中张嘴换气,然后一举擒住双唇,长驱直入,舔弄得墨冥泠还未醒来就已经软在他怀中。墨冥泠嗯嗯哼哼地醒来,还未反应过来情况准备揉眼睛的时候就被人扣着脑后又是一记深吻,初醒的双眼湿漉漉地望了望眼客子儒,化了春水,舌尖勾住他的,闭眼缱绻。

客子儒看起来有些疲惫,青青的胡茬磨蹭着她的下巴,但是眼中却是满满的温柔情意,简直要将她溺毙其中。

她被看得有些不自在,磨蹭着想要下床穿鞋,却被客子儒一伸手连人带被子齐齐拥在怀中。额间落下轻吻,温暖坚韧的胸膛,能听到心跳的声音,她有些懒洋洋,索性不再挣扎,双手将被子紧了紧,靠上身后依傍。

一室烛光,岁月静好。

在万家团聚的佳节看到她带着一身疲惫赶来,裹着自己的被褥安静睡去的模样。客子儒的心中放佛古井落了颗石子,涟漪一圈圈散开,再无法平静。

他知道,纵使齐嫣是刻在他心中是一个不可触碰的禁区,因为愧疚也因为怜悯,可这辈子他真真正正爱上的怕只能是这个女子了。

“你能来,我很高兴。冥泠,我们一起守岁。”

“唔……原来只是高兴啊。”她从被子下头伸出只手来,半搭不理地指了指包袱,“里头有几件冬日御寒的棉衣,原是照着你的尺寸做的,不过看你样子仿佛是瘦了些,自己试试去吧。”

客子儒心里欣喜,不由得又在她脸上亲了一口,声音沙哑道,“不只是高兴,简直高兴疯了。”

没想到客子儒会这样回答,灼热的呼吸扑在耳畔,却让墨冥泠有些不好意思了,于是急忙推开他,“去去去,快试衣服去,在军营里怎么净学了些油嘴滑舌的伎俩,糊我一脸口水。”用被褥蹭蹭脸颊,嘟囔着,“没人在身边就不知道收拾自己,也不知道多久没刮胡子了。”说着便转了头去,只是目光还是忍不住往他那里打量起来。

原是因这帐中炭火温暖,客子儒竟将中衣领口大敞,坐在床边托着她的包袱挑衣服。他一边挑一边问她,“你看看,觉得哪件最好?”

“我做的当然都是好的。”她朝他瞥了一眼,正见他一脸戏谑地看着自己,忙又若无其事地收回视线,顺便在他敞开的胸前逡巡片刻,“随便挑一件,反正尺寸都一样,能套上就行。”嗯,好像又结实了一些,“快点穿上,我这次来顺路给你带了礼。”

“你能来就是最大的礼了,还带什么礼。”他套上衣服,又在包裹里翻了翻,并没有发现什么东西。

她眯了眯眼,往被子里一缩,略带得意,“别找了,东西太大,我带不过来,随便找个地方藏着了。”

“你这一说我倒有些好奇,什么东西?”

“我在雪山上摆了个阵,那些起义军的粮草正在里头兜圈,一时半会儿出不来,你趁早去把粮草收了,免得在雪山上冻得久了,口感不好。”

“我可从来不觉得军中粮草口感好过。”

“有的吃就不错了。”

“唉。”客子儒叹了口气,“不同于你在边疆打红典人,如今我在这里镇ya农民军,心里却也挺过意不去的,百姓过得不容易,天灾人祸不断,若是衣食不缺,税赋不严苛,谁会愿意走这条路。”

“有种朝廷鹰犬的感觉。”

“不错。”他倒了杯热茶给她,“拿着,雪山底下没有什么好茶叶,不过多少能暖暖身子。”

“嗯。”墨冥泠接过茶杯,裹掀开被子裹了棉衣坐过去,手捧着杯子小口小口地喝起来,“你安心睡会儿吧,累一天了。有什么事儿我叫你。”

客子儒闻言也没客气,三两下脱得只剩贴身的中衣就钻进了被子里。

“泠儿,这趟回去,我们就成亲吧。”

墨冥泠被他这突然蹦出的话说得一愣,回过神来却见他已经睡了过去。再烧了热水给他擦脸擦脚也都没有半分反应,想来当真也是累极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