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相见欢

第七十四章 雪域情浓

相见欢 Cindy浮辰L 2856 2012-01-13 11:38:44

  在雪山过去了三日,墨冥泠多次试图出山未果,被大雪封山搞得苦不堪言,而且她这次出来也没有带着暗卫此刻一个都联系不上,更是有些烦躁。客子儒这几日也是因为失血过多,一天的时间里,大半天都在睡觉养病,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放佛一点也不担心,总是趁着她不在的时候出来溜达,偏说自己是大夫,知道多走动走动对养病有好处。

她拦不住,只好给他打了件貂皮。山中狐狸虽多,只是有小狐狸在旁,她也不好动手打狐皮。

她方才回来的时候,正见他在洞口附近溜达,衣裳还穿得十分单薄,只披着貂皮。她只好恶狠狠地搀着他回洞里,半晌不肯说话,坐在一旁狠狠蹂躏手中的烤鸡。被她起名为胡团团的小狐狸就在她手边盯着烤鸡流了一地涎水。

客子儒看她这个样子,不禁笑了出来。

“你笑什么?”墨冥泠有点脸红,想着他这两日养伤没有事情做,端爱躺在那里,凤目含情脉脉地冲着自己抿唇静静地笑,笑里微羞还带着一点点狡黠,脸颊微红,看起来仿若画中人一般。若问他笑什么,他偏偏又不肯回答,仍旧笑得风情万种地摇摇头,青丝款摆,配上一张美人脸,简直摇曳生姿,又动静皆宜。

每每他这么目不转睛地笑,都让墨冥泠觉得像是勾魂摄魄的妖精,总之她的小心肝撞上这样的笑,免不得是要抖上一抖的。

不过他此番总算是开了口,墨冥泠算是松了口气,“算起来,如今我们也是难得有几天清闲日子作伴,这两天过得悠闲自在,你也该开心些才是。”

“你还带着伤呢,有什么好开心的。而且如今大雪封山,联系不上外头,在这冰天雪地里总归是有些憋闷。”

“谁说联系不上外头了?”客子儒道,“况且我的伤也好了许多了,陪你走动走动还是可以的,这两天总呆在山洞里,我也有些呆不住了。”

“你联系上了?”墨冥泠立即放下手里的烤鸡,转而握住客子儒的手臂,“什么时候的事情?”

“你先答应让我出去走走。”见墨冥泠故意避开他伤势的话题不说,客子儒笑道,“不答应我就不告诉你。”

“不行,你那是贯穿伤。外面这么冷,这才休养了几日,怎么能出去走动呢。”她看着客子儒转过头,抿紧唇线闭口不言,扑过去就要挠他的痒,誓要让他开口不可。

他待她伸过手来,侧身躲过。她扑了个空,反而被他从下盘一勾,摔倒在他怀里。

“看,我说过伤势已经好了许多了吧。”她看到上方一片阴影,客子儒笑得得意,俯身下来,贴着她耳朵说,“父王给了我一批暗卫,一共十八人,刚刚你出去捕猎的时候我已收到他们的信鸽,说是刘明秋的部下已经招安,兵不血刃地拿下了岩州。我也用炭笔回了信过去,大约有一个时辰了。估摸着用不上两天他们就能找到这里的位置。只是打通山路还是需要一些时间的。”

“你有暗卫,还要接手我的暗卫?”墨冥泠瞪他。

他接着说,“你那些暗卫是皇家暗卫吧,我叫人盯着了,免得他们回去报信。毕竟不是自己手下训练出来的,还是我分你几个暗卫吧,别人的,终究用着不安心。不过,你能让他们来替我打探军情,我还是很欢喜的。”

“我不要。”她一副毫不领情的样子。

“你若是要等刘明秋训练那帮孩子,还不知道要训练到什么时候去。听我的,先收下,我才能放心。”

她不怎么情愿地答应收下,这个姿势让她的耳朵不自觉地有点泛红,她推了推他,“好了,先放我起来。”

客子儒不回她,蹭了蹭她颈间,温热的呼吸扑在皮肤上,颈子上瞬时红了一片,她语音低沉暧昧,“泠儿,耳朵红了。”

她嗯了一声,一脸那又如何的表情。

他上前啄了啄她的唇,笑道,“很可爱,看着就想吃掉。”

这下她终究没忍住,整张脸腾地烧起来,甚至不敢同客子儒怒目而视,慌慌忙忙单手撑住地下就想起身。却被客子儒见机噙住双唇,闭了眼细细品尝,她挣扎了几下,又不敢动作太大扯着他伤口,只得在他舌上咬了一口。这一口不过是用作传递抗议,并没有使劲。客子儒被这么不痛不痒地咬了一口,像是欲拒还迎,反而更添了兴致,缠着她的唇舌攻势愈发猛烈。墨冥泠只觉得整个舌头都被他缠地发麻,这股酥麻不停顿地延伸到了每一个神经末梢,让她觉得整个大脑放佛都已经无法运转。她喉中发出一声十分舒服的低吟,伴着水渍声,被堵在口里,闷闷的带着一种慵懒的情致,开始回应他。

不知道过了多久,客子儒终于放开她,她攀着他的肩膀不住喘气,同时听见耳边的喘息声更胜,两者交织在空旷的山洞里,怎么听都叫人不免脸红心跳。她感觉到身下有什么正抵着自己的大腿,心里一抖,不动声色地往外头移了移,发现客子儒的双目也带了红色,眉目间神色放佛在极力控制。他放开她,由她爬起来,“……你过去些。”

“嗷嗷?”被忽略很久的胡团团有些迷茫地凑过来嗅了嗅,总觉得味道好像有些不对。

她看着他这副模样,笑了笑,把胡团团丢到一边去,拿貂皮一掷,将它罩在了底下。这才驱身向前,杏眼含笑,眼底还残留着方才逼出的红晕未曾消去,红润带着水泽的微肿菱唇勾起,声音低慢且轻缓,带着钩子,“时隔多日,客总督可是想起要验收成果了,嗯?”

只见他眉眼流转,薄唇荡出一抹微笑,“不曾,不过要多谢你提醒了。”说着,翻身压下。

地上铺着一层从粮草车上拆下来的木板,其上之人如玉面庞,巧笑倩兮,惑人心神。客子儒托着她后脑,作势恶狠狠地咬向她颈侧,落下却是只轻轻啮咬,温柔舔吻。

他扯了她腰带,炙热的吻一一落下。

不过半刻,墨冥泠双手无力地扶着他臂膀,面有飞霞,美目半合,菱唇轻启,已是嘤咛出声,黑发缠绕在微颤的臂膀间,缠上了心头。

客子儒满意地掩了她衣襟,又仔仔细细替她系好腰带,不禁感慨了一下自己的定力,在她颊边亲了一口,“山间野地,风景果然不同。”他笑道,“大婚在即,不急着验收,我且先小小探察一番,方不辜负这冰雪雕琢的人间仙境。”

直到被他一口亲在脸上,墨冥泠都没有反应过来,还懒洋洋地软在他怀中,此刻正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他,“你……你……”这样都能刹车?!

客子儒忍俊不禁,身下炙热在怀中人身上蹭了蹭,“你先出去会儿,带着小狐狸一起。”

墨冥泠愣了愣,才明白他要做什么,一骨碌从他怀里翻身起来,急忙抱着胡团团落荒而逃。

第二天午间客子儒终于说动墨冥泠同他一起出去走动,两人带着胡团团吃野味,在雪山上也采到了许多药材,寻常不寻常的都有,数量十分可观。傍晚回去,墨冥泠扯了他身上的布带换药。药效很好,已经结了一层极薄的痂,但需要将其中的脓血挤出重新上药。

身边没有酒,她将随身的匕首在火焰上烤过消毒,在客子儒口中塞了布免得他咬到自己,再将他手放在她腿上,以防他无意中伤了自己,这才准备下手。

他冲她颔首,示意她开始。

刀刃划破体表,脓血被一一挤出来,她连忙上了药,重新将布条裹上。客子儒转眼便昏了过去,头上满是虚汗,放在她腿上的那只手未曾使过一分力气,另一只手心却已经被他自己掐出了血痕。

她叹息一声,擦了汗,又给他手上上了药绑好。

之后四天,客子儒再也没被同意出山洞,而是在洞里养伤,直到雪山疏通,王府的暗卫来到这里。墨冥泠扶着客子儒出了雪山,在他的中军大帐里养病。

胡团团没了亲人,几日来都是墨冥泠在照顾它,此时也扒住她衣角不肯松爪,她只好也带着胡团团一起离开。

这病一养就是两个月,墨冥泠在一旁前前后后照顾了两个月,这才返程回鉴典。

只留下客子儒在大帐中一边养伤一边怀念雪山中夜夜软香温玉在怀的日子,心里想着还是早些定下婚期的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