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围之城

第十四章

围之城 空灵73 2744 2011-10-31 10:16:05

  回去的路上,小静话多了起来,她不断的指给赵明,那里是她家的田,小时候还下过地,帮妈妈拔草,却分不出草和水稻,现在也分不出;哪里是她们小时候经常玩过的小水塘,她会和小伙伴玩和泥巴,会为了一块泥巴争的面红耳赤;哪里是她们的天堂,她和小伙伴摘野花,采一种叫“天天儿”的植物的果子吃,好过现在的任何一种水果;还会吃一种叫做野辣椒的东西,“酸娘娘”,想起都会酸出口水,说的赵明也咽了下口水,他平时最怕酸的,小静弯腰采了一片植物的叶子,拿给他,告诉他就是这个,看赵明酸酸的表情,顽皮的笑着,让赵明心中浮现出穿着花布裙子,扎个马尾的女孩的样子,青春飞扬,心静如水的年龄,让梦想如花,岁月如歌!

多年以后的千疮百孔的现实里,当记忆在心底再次清晰时,物是人非了,还有多少美好去擦亮迷茫的双眼?还有几分快乐抵御日日袭来的压抑和无奈?祈盼今天过的慢些,再慢些吧!

回到家里,小静妈妈已经做好了饭菜,干虾仁呛油菜、红烧豆干、红烧肉炖茄干、蒜味瓜条,看似简单,可每道菜都是用心的,赵明和小静也饿了,也不客气,上桌吃了起来,老人还特意上了一碟子自己做的腌菜,尤其下饭。赵明连吃了2碗饭,都有些不好意思了,老人笑眯眯的看着他们吃,看他吃空了饭碗,赶紧抢过饭碗,又给添了一碗饭,赵明有些不好意思了,看了看小静,小静刚吃完一碗饭,也把饭碗递给妈妈,“妈,再给我添半碗。”看着赵明,笑着说:“吃吧,我妈做的饭菜我每次都会吃撑的,可惜不能经常吃到!”看着小静馋馋的样子,赵明平时根本没见到过,原来她有这么真实可爱的一面,还是因为在自己母亲前,永远是最真实的呢?他们2个差不多把菜都吃光了,才放下筷子,静妈妈自己吃的不多,一直笑着看他们吃,看他们这么爱吃自己做的饭菜,高兴的不行,一直忙着夹菜盛饭的。看他们真吃饱了,才开始收拾桌子,小静忙按住了妈妈,让她歇着,自己去收拾碗筷,赵明刚要去帮助,小静也同样按住了他的手,说:“知道你在家做惯了,但在我家你是客人,不能用你动手的。”说完还故意的撇嘴笑笑,赵明知道她所指,嘿嘿的笑笑,就不再坚持,和老人家聊起了家常。老人问赵明和静儿老公志远是不是熟悉?赵明只好吞吞吐吐的说:“认识,吃过几次饭,但平时大家都很忙。”老太太见他们不熟悉,不再问了,说:“那孩子可是有心的人,我们静儿和他结婚以后,那真是找对了人了,对静儿那真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对我这个老婆子照顾的也是无微不至的,冬天冷不着,夏天热不着的,一年吃的用的都是姑爷帮张罗的。我常告诉静儿,要知道感恩,好好过日子,孝敬公婆,这样的人没处找去!”老太太脸上的皱纹随着满意的笑容堆起愈加深刻起来,“静儿的幸福是我这辈子唯一的愿望,我就是死了,也放心了!”老太太忽然悲戚的说。“妈。别说这样的话,”小静已经走了进来,刚好听到这个话,急忙走过来扶住妈的肩膀,“你会活100岁的,看着女儿的好日子呢!”说完这个话,赵明发现小静紧闭了嘴,眼睛向外看去,掩饰着欲出的泪,赵明注意到,小静手上的戒指不见了,小静也刚好回过头看到赵明的目光,见他在看自己的手指,知道他发现了戒指不见了,忙用中指在嘴上做了个噤声的动作,赵明明白了,只要不是丢了就好。老太太有拉着姑娘的手,问着外孙的学习情况,亲家的身体怎么样,邀请亲家有时间来农村住几天。又拉着女儿的手往里走了几步,特意压低了声音说:“志远要是短期不能回来。那你就想办法去看他,夫妻老分在两地不是事,现在的社会乱着呢。”赵明还是清楚的听到了老太太的话,老人家说的一点没错,只是不知道真实情况,可能告诉她吗?她满心的希望,满心的欢喜都在女儿身上,如果知道女儿过的是怎样的生活,如何能够承受?他也理解了小静维持这桩婚姻的苦心,哎,赵明无语了。

时间过的很快,下午4点多了,老太太追他们回去,要不黑天以后开车不安全,她也不放心,又要给赵明带些她做的腌菜,因为她见赵明特别爱吃,小静没让,说赵明媳妇对腌菜过敏,老太太也就作罢。赵明看着小静呵呵笑着,他佩服小静的反应是这么快,而且她还有如此幽默的一面,更是赵明没想到的。老太太嘱咐赵明下次一定和小静闺蜜还有带着孩子一起来,听说赵明家里的是女孩,老太太更是喜欢,还叮嘱赵明给他母亲带好,邀她没事过来一起逛。说的赵明心里热热的,这样慈祥和蔼的老人,谁会不喜欢不惦念呢,要是他和小静不是这样的关系,他到真的希望把全家都带着,来这里住上几天,大家一起聊天,做饭,去田里,去河边,去草地……别样的天伦呀!

他们启程回来了,车后的老人久久伫立着,远望他们的去处,清爽麻利的老人,此刻却显出老态,赵明看得心里酸酸的,不知道是因为别离伤感,还是老人在女儿面前的勉强应付,不断拉远的距离暴露出最真实的一面,人怎么随时都需要伪装呢?善意的也有,故意的更多,特意的也不乏。

赵明犹豫了下,还是问她“戒指呢?”“戴戒指是给妈看的,不戴是因为和爸爸聊天后。”小静静静的说,“什么意思呀?”赵明一头雾水。“妈妈很注重这个,她希望我的婚姻幸福美满,当年她摘下父亲给她的那个老黄金戒指,是多么绝望而无奈,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婚姻是一生最重要的事情,在她看来,任何事都没有守住婚姻更重要。”“哦!”赵明眼睛紧盯着前方,久久未再说话。其实对于男人来说何尝不是呢,谁愿意在婚姻里外的跳呢?谁又不是爱家爱家人爱安定和谐的呢?可是这个社会太多诱惑,人内心又有太多浮躁,太多不可控的情感,太多无奈,哎!赵明右手离开方向盘,握住了小静的手,“静,我,我不能给你什么,还有你的家庭的事,我也不知道你该如何处理,但我希望你快乐是真的,我希望我的出现不会给你带来任何的不快,你需要我任何帮助我都会毫不犹豫的。”赵明也不知道怎么去表达他的心意,他想帮助小静,但害怕自己的出现会伤害了她,可又做不到不在意她,他很矛盾。“别说了,”小静制止了他,回握着他的手,“你的心意我明白,你有家,有可爱的孩子老婆,可你同样牵挂我,世间是没有双全的事的,呵呵,不说这些了。”她向后拢了笼头发,“你知道我跟爸爸说什么吗?”“嗯—说你最近涨工资了?”赵明故意说,“没正经的,”小静嗔怪他,“我和他说,我原本以为生活很无望了,我原来想等妈妈百年后我会和妈妈一起去陪他!”赵明心里还是一惊,小静果然有这样的想法,他一定要设法打消她的这个念头,“可是最近我的生活里出现了一个人,他的出现让我看到生活还有阳光,每天的漫漫长夜结束还有黎明,所以我还要好好走以后的路!”小静一直看着他说,赵明激动极了,握着小静的手心里竟然渗出了汗,小静轻轻的把他的手送回到方向盘上,微笑着说:“好好开车吧!”“得令,女士!”赵明加大了油门,车子箭一般窜了出去,扬起一路风尘……

落日的余晖染红了天边,美丽的云朵在空中绽放着灿烂,微风变幻着天边的画卷,将日子装点得精彩而魅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